您的位置:首頁>兩性>正文

離婚一年後,婆婆帶著前夫上門求和


章蕾和前夫陳達談戀愛的時候, 他帶她去見父母。 一共買了五樣禮品, 有婆婆戴的首飾, 公公喝的酒, 還有水果和衣服。

婆婆自動章蕾邁進她家的門, 開始從頭到腳打量她。

嘴裡說著:來就來了, 買什麼禮物呢, 一邊笑盈盈地接了去放在了客廳裡。

第一餐飯, 章蕾的媽媽對女兒有交代, 要多觀察陳達的家庭氛圍, 父母性格, 要懂禮貌, 不要太把自己當客人。

章蕾記著媽媽的叮嚀, 在陳達家落落大方。 不旦幫著婆婆做菜, 還主動收拾了飯後狼藉一片的碗筷。

當晚離開時, 公婆送她到門口, 並沒有給章蕾紅包, 只是讓她有空多來玩。

後來章蕾才知道, 婆婆並不是很喜歡她, 覺得她太瘦弱了, 屁股沒點肉, 不好生孩子。 關於紅包的事情, 也是故意的, 想著還沒訂婚, 誰知道能不能談成。

陳達是愛章蕾的, 他不管婆婆如何反對, 還是堅持和女朋友在一起, 關於紅包的事情他悄悄拿自己的薪水給補上了,

說是婆婆送的, 後來又多次去見了章蕾的媽媽, 幾乎是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

戀愛談了2年, 除了婆婆對章蕾淡淡的, 其餘都還好, 陳達家裡最後熬不過兒子的堅持, 答應了他娶章蕾的婚事。


結婚第一年, 章蕾生了一個女兒, 正需要婆婆幫襯的時候, 婆婆找了個腰椎不舒服, 帶不了孩子為理由給拒絕了。 章蕾沒辦法只好自己帶。 幾個月大的女兒一直很難養, 章蕾忙得焦頭爛額,

常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老公陳達本來還可以搭把手, 但公司開設分公司, 他被暫時外調到其他城市, 一個月最多回來兩次, 每次帶上2天。 根本解決不了章蕾的辛苦。

陳達給婆婆打電話, 讓她偶爾過來照顧一下章蕾和寶寶, 畢竟她還是孩子的奶奶。 但婆婆的意思是, 過來幫忙是沒問題的, 家務她做不了, 孩子只能幫著看看, 關鍵是希望章蕾答應, 儘快二胎。 最好是等孫女2周歲時, 可以在懷孫子了。

章蕾一聽, 幫忙就幫忙, 還帶著那麼多要求, 再辛苦的日子也熬過來, 不差婆婆的那幾天幫忙, 一氣之下她給回絕了。 因為她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再生二胎。 婆婆也是倔脾氣, 媳婦的臉色她算是記在心裡了, 回去就到兒子陳達面前,

告了章蕾如何如何不孝順頂撞老人的話。

陳達在外地, 一單業務黃了, 剛被老闆批了一頓, 心裡正堵得慌, 接到婆婆的電話, 心裡升騰起一股惱怒的火, 直接燒到了老婆章蕾地方。 他不問青紅皂白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數落。

我媽, 幫你帶孩子, 你還有什麼好矯情的, 回頭二胎就二胎, 不就是在肚裡再待上了十月, 卸貨了不就好了。

章蕾聽到這些話, 氣得臉色慘白, 她質問老公陳達:什麼叫做你媽幫我帶孩子, 那女兒不是你的嗎?什麼是我矯情, 我一定要生二胎嗎?你家有王位要繼承?什麼叫做肚子了待十個月卸貨就好了, 那現在女兒卸貨了, 誰養著?章蕾真的是氣到了, 覺得婆婆無理取鬧不講理強勢也就算了, 老公陳達也那麼糊塗,

這不就是人們口裡說的媽寶男嗎?

但陳達聽到章蕾罵他媽寶男後, 更氣了, 啪的掛了電話。 婚姻圍城內, 她和他第一次這麼激烈的吵。 吵的誰也不理誰。


婚姻第二年, 章蕾請了個阿姨4000元一個月在家帶女兒, 晚上她自己帶, 她回到了職場, 整個人才復原點元氣。 這時陳達也調回來原來的公司, 連個人不再聚少離多。

從前吵過的架, 冷過的戰, 陳達早就忘記了, 章蕾也不再翻舊賬。

日子好不容易恢復到婚前的那點恩愛, 婆婆這個老妖精又來攪屎棍了。

這回她覺得, 請人太花錢了, 說章蕾沒賺多少, 竟知道享福。

章蕾哪有什麼享福, 不要太受委屈已經很謝天謝地了, 她覺得婆婆不幫忙就不該管她的婚姻家事。

可是婆婆偏偏就管定了。 她常常趁著章蕾和陳達上班, 白天溜過來, 總是嫌看孩子的阿姨這裡不好, 那裡不對, 很挑鼻子豎挑眼, 終於把人氣跑了。 章蕾問婆婆:你幫我帶孩子嗎?

婆婆說:帶, 你生二胎生個兒子我天天給你帶。 你還年輕, 現在生最好了。 以前的事情我都可以既往不咎的。

章蕾笑了, 誰要你既往不咎了。 這個班她寧願不上也不要任由擺佈。 婆婆冷笑著說:那就看誰僵的過誰?

那一年,陳達和章蕾經常就婆媳問題吵架,誰也沒有姿態讓一步,誰也不覺得自己錯了。陳達是護著婆婆的,他說拿好歹是他的媽,說起來也就是生個孩子的事。沒有別的矛盾,他哪知道婆婆從章蕾第一次進門就是不愛的。


結婚不到三年,陳達因為家裡的雞飛狗跳,在外面出差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人,兩個人去酒店開了幾次房,慢慢地從打發寂寞發展成了感情寄託。章蕾發現姦情的時候,陳達供認不諱。說是一時糊塗求她原諒。

章蕾是個有性子的女人,她眼裡容不得沙子,何況陳達已經和那女人有半年的露水夫妻情緣。這事不是小事,她請來了父母共同協商,公公婆婆假意罵陳達糊塗,其實眼裡都是我兒子也不賴的表情,當得知我執意要離婚時,婆婆馬上露出了早就嫌棄章蕾的嘴臉。

她說:既然要離婚,陳達如果挽回不了,那我們也沒辦法。但是房子是我們的名下,你也拿不走,孩子你也帶不走。

孩子是我生的是我帶的,你們都沒花心思,怎麼我就帶不走?婆婆說:要帶走,那得2年後,法院同意離婚,你們就離吧。

婆婆還說:你一個結過婚生個孩子離過婚的女人以後也不好找男人的,你自己又沒什麼本事。我看這是還說原諒陳達的,男人哪一個不偷腥?

章蕾最終打了離婚官司,上訴法庭兩次,孩子判給了章蕾。離婚了!這場婚姻裡,婆婆始終是不喜歡她的,那個曾經愛她的老公陳達也早已迷失在沒有責任的世界裡。


離婚時,婆婆和前夫一直以為章蕾會過得很差,會自己帶著孩子回去,會要求重婚。

但離婚一年了,章蕾連個電話都不會打給錢前夫,她不僅沒有帶著孩子活得很糟糕,而且憑藉著自己的聰慧在職場有了突破,孩子交給了媽媽帶,自己和好友合夥還開朗一家服裝精品店,生意也越做越大,業餘還做點烘焙。

章蕾讀大學時,就對茶藝很感興趣,又報了個茶藝般,雖然日子過得兵荒馬亂的,但也充實。人一旦忙起來,什麼毛病都能治癒,根本沒有時間去傷春秋悲。

倒是陳達離婚後,整個人還沒調整過來,那個和她好的女人也斷了和他的聯繫。周圍的人知道婆婆的脾氣,知道章蕾離婚的原因,也沒人給陳達介紹物件。誰願意嫁給一個婆婆不放手的人家。

她後悔萬分地表示是自己錯了,不該逼她二胎,說什麼以後只要你們好好的過日子,她啥也不操心了。

章蕾受過委屈好不容易擺脫了離婚的痛,怎麼可能再回到過去重蹈覆轍,直接就給拒絕了。

沒幾天,婆婆就帶著前夫,上門來求和。那次,婆婆像章蕾第一次去她家一樣,買了五樣東西,還沒進門,就被章蕾父母趕出去了。婆婆讓陳達在門外等,一等一個白天和黑夜。

婆婆電話給章蕾,哭著說:蕾啊,你們好歹有孩子,不能讓孩子以後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這對她學習和生活都不好。你們重婚,一切來得及。

陳達也給章蕾打電話,求她回去那個家裡。一切重頭來過。

章蕾說:去年的我,你們笑我離婚後,過不好日子,今年的我日子過好了,你們又來煩我,有些事情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了。沒有那麼多回頭。

婉清語:章蕾的故事裡,是個很典型的婆婆介入兒女婚姻,老公愚孝的案例。一場婚姻的組合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場婚姻的離散一個人就可以決定,但整個婚姻圍城的經營中,若婆家的人不懂得保持一碗湯的距離,還要干涉的話,多少好婚姻也會遭遇摧殘。但章蕾作為現代女性,我還說看到了她身上的堅強,那種活出自我的個性,面對婆婆不養孩子,她選擇自己養,面對婆婆逼生二胎,她堅持了自己的底線,子宮是自己的。面對老公出軌,她及時的斷舍離,面對婆婆對她離婚後生活的不看好,她有活出了更精彩的自己。所以你若是清風就好。也希望天下的父母在兒女結婚後懂得得體退位,也需要每一個老公可以孝,但千萬別愚孝。

端木婉清:情感專欄作者,自媒體人,專注愛情和婚姻感悟,用一支筆書寫塵世的情,已出版書籍《懂,是塵世最美的情話》一書。我願意做你的樹洞和你一起成為更好的自己

那一年,陳達和章蕾經常就婆媳問題吵架,誰也沒有姿態讓一步,誰也不覺得自己錯了。陳達是護著婆婆的,他說拿好歹是他的媽,說起來也就是生個孩子的事。沒有別的矛盾,他哪知道婆婆從章蕾第一次進門就是不愛的。


結婚不到三年,陳達因為家裡的雞飛狗跳,在外面出差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人,兩個人去酒店開了幾次房,慢慢地從打發寂寞發展成了感情寄託。章蕾發現姦情的時候,陳達供認不諱。說是一時糊塗求她原諒。

章蕾是個有性子的女人,她眼裡容不得沙子,何況陳達已經和那女人有半年的露水夫妻情緣。這事不是小事,她請來了父母共同協商,公公婆婆假意罵陳達糊塗,其實眼裡都是我兒子也不賴的表情,當得知我執意要離婚時,婆婆馬上露出了早就嫌棄章蕾的嘴臉。

她說:既然要離婚,陳達如果挽回不了,那我們也沒辦法。但是房子是我們的名下,你也拿不走,孩子你也帶不走。

孩子是我生的是我帶的,你們都沒花心思,怎麼我就帶不走?婆婆說:要帶走,那得2年後,法院同意離婚,你們就離吧。

婆婆還說:你一個結過婚生個孩子離過婚的女人以後也不好找男人的,你自己又沒什麼本事。我看這是還說原諒陳達的,男人哪一個不偷腥?

章蕾最終打了離婚官司,上訴法庭兩次,孩子判給了章蕾。離婚了!這場婚姻裡,婆婆始終是不喜歡她的,那個曾經愛她的老公陳達也早已迷失在沒有責任的世界裡。


離婚時,婆婆和前夫一直以為章蕾會過得很差,會自己帶著孩子回去,會要求重婚。

但離婚一年了,章蕾連個電話都不會打給錢前夫,她不僅沒有帶著孩子活得很糟糕,而且憑藉著自己的聰慧在職場有了突破,孩子交給了媽媽帶,自己和好友合夥還開朗一家服裝精品店,生意也越做越大,業餘還做點烘焙。

章蕾讀大學時,就對茶藝很感興趣,又報了個茶藝般,雖然日子過得兵荒馬亂的,但也充實。人一旦忙起來,什麼毛病都能治癒,根本沒有時間去傷春秋悲。

倒是陳達離婚後,整個人還沒調整過來,那個和她好的女人也斷了和他的聯繫。周圍的人知道婆婆的脾氣,知道章蕾離婚的原因,也沒人給陳達介紹物件。誰願意嫁給一個婆婆不放手的人家。

她後悔萬分地表示是自己錯了,不該逼她二胎,說什麼以後只要你們好好的過日子,她啥也不操心了。

章蕾受過委屈好不容易擺脫了離婚的痛,怎麼可能再回到過去重蹈覆轍,直接就給拒絕了。

沒幾天,婆婆就帶著前夫,上門來求和。那次,婆婆像章蕾第一次去她家一樣,買了五樣東西,還沒進門,就被章蕾父母趕出去了。婆婆讓陳達在門外等,一等一個白天和黑夜。

婆婆電話給章蕾,哭著說:蕾啊,你們好歹有孩子,不能讓孩子以後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這對她學習和生活都不好。你們重婚,一切來得及。

陳達也給章蕾打電話,求她回去那個家裡。一切重頭來過。

章蕾說:去年的我,你們笑我離婚後,過不好日子,今年的我日子過好了,你們又來煩我,有些事情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了。沒有那麼多回頭。

婉清語:章蕾的故事裡,是個很典型的婆婆介入兒女婚姻,老公愚孝的案例。一場婚姻的組合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場婚姻的離散一個人就可以決定,但整個婚姻圍城的經營中,若婆家的人不懂得保持一碗湯的距離,還要干涉的話,多少好婚姻也會遭遇摧殘。但章蕾作為現代女性,我還說看到了她身上的堅強,那種活出自我的個性,面對婆婆不養孩子,她選擇自己養,面對婆婆逼生二胎,她堅持了自己的底線,子宮是自己的。面對老公出軌,她及時的斷舍離,面對婆婆對她離婚後生活的不看好,她有活出了更精彩的自己。所以你若是清風就好。也希望天下的父母在兒女結婚後懂得得體退位,也需要每一個老公可以孝,但千萬別愚孝。

端木婉清:情感專欄作者,自媒體人,專注愛情和婚姻感悟,用一支筆書寫塵世的情,已出版書籍《懂,是塵世最美的情話》一書。我願意做你的樹洞和你一起成為更好的自己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