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兩性>正文

我媽不讓我嫁的男人,跟我離婚了。

作者:甘北

來源:甘北(ID:ganbei1990)

01

媽媽不讓她嫁陳夏。

26歲的年輕人, 連份正經工作都沒有, 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家裡還有個生病的父親, 常年湯藥灌著, 這樣的家庭, 誰捨得把女兒嫁過去?

許家怡偏不信邪:“我只知道我愛他, 其他的我不在乎!”

富養的女兒就這點不好, 沒吃過世間的苦, 天真。

大鬧了幾回, 竟就買了安眠藥, 一口吞下幾十粒, 嚇得媽媽魂飛魄散, 再狠的心都化了。

算了, 嫁吧, 就當女兒白養了。

送親那天, 媽媽眼睛都哭腫了, 是真的傷心, 迎親的花車稀稀拉拉, 跟娘家送親的車隊一比, 天壤之別。

彩禮兩萬, 外加黃金首飾一套, 戒指、項鍊、手鐲, 都是最簡單的款式。

爸媽見不得這樣寒酸, 嫁妝就陪得多, 二指粗的龍鳳手鐲, 都足足��了八隻。

衣服、被子、家用電器, 但凡能給的, 都給了女兒。

庇護了她二十六年, 終是再護不住了。

婚禮上, 媽媽只說了一句:“你要是過得不好, 就回娘家來, 媽媽養你。 ”

陳夏趕緊賭咒發誓:“媽,

我發誓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

但願吧。

02

新婚第二天, 許家怡就受了委屈。

吃完早餐, 婆婆把她叫到跟前, 先是愧疚地道歉:“家怡, 婚禮簡陋了點, 你可別見怪呀。 ”

哪裡, 哪裡, 新媳婦趕緊擺明態度, 吃苦不怕的, 她早就做好準備了。

但婆婆接下來的話, 還是讓她心頭一顫:“我們家的條件, 你是清楚的。 這錢, 得用在刀刃上, 你說度蜜月吧, 出去玩一趟, 就花個三五萬, 多不值啊……”

這下, 她愣住了。

蜜月早就計畫好了, 一輩子就一次, 怎麼能不去?

她望向丈夫, 試圖找個臺階:“我們機票都買了, 陳夏, 對吧?”

陳夏坐在沙發上, 一邊按電視遙控, 一邊漫不經心地轉過頭來:“還沒呢, 我忘了。 ”

他那樣子, 好像只是出門忘了關燈。

許家怡頓時懵了, 按計劃,

過兩天就要出發了, 買票也早跟他確認過, 怎麼會忘?

婆婆笑了:“你看, 票也還沒買, 還來得及……”

她想據理力爭, 丈夫卻一貫地吊兒郎當, 去也行, 不去也行嘛。

他躺在沙發上伸懶腰, 油腔滑調地道:“北半球太熱, 南半球太冷, 家門口又沒意思, 在家蜜月不是更好嗎?”

就這樣, 蜜月落空了。

03

這事委屈, 越想越委屈。

回娘家那天, 許家怡跟媽媽痛哭了一場。

媽媽聽了勃然大怒, 當場就給婆婆打了電話:“我們家怡嫁過去, 什麼都沒要, 怎麼連蜜月都省呢?”

這下, 問題大了。 許家怡再回到婆家, 發現一屋子人拉長臉坐著。

婆婆冷眼看她:“嫁過來了, 就是我們家的人, 有什麼事不能在家商量, 非得跑去娘家訴苦?”

公公是個藥罐子, 原本臉色就不好, 這下更陰沉了。

陳夏呢, 低著頭玩遊戲, 嘴上卻不饒人:“屁大點事, 怎麼搞得雞飛狗跳?”

直到那一刻, 許家怡才恍然大悟, 原來, 不管是在這個家, 還是在陳夏心裡, 她都不過是個外人罷了。

蜜月是沒了, 一家人的嫌隙卻產生了。

婆婆總是對她冷嘲熱諷:“我們家條件不好, 配不上你, 可當初是你自己哭著要嫁進來的啊。 ”

一個屋簷下是沒法呆了。

許家怡只得動員陳夏:“我們自己買房, 搬出去住吧!”

現在住的房子, 還是公婆十幾年前分的員工宿舍。

早幾年, 陳夏一家想過買房, 爸爸卻查出了糖尿病, 治療起來就耽誤了, 如今房價水漲船高, 再也買不起了。

“買房?好啊, 但是我家可拿不出錢。 ”陳夏死豬不怕開水燙地道。

04

沒辦法, 還是得回娘家要錢。

許家怡剛把話說完,

媽媽心裡就明白了一半。 她的傻女兒, 被吃得死死的, 這不明擺著, 一家人聯起手欺負她嗎?

結婚以來, 她成了砧板上的一塊肥肉。

這個家, 人人稀缺油腥, 誰都虎視眈眈地垂涎。

婆婆總能順其自然地, 從她兜裡把錢掏出來。

換季要買衣服了, 買菜沒有零錢, 就連小姑子跟男友約會, 都能光明正大地找她要錢。

現在倒好, 就連買房, 都來娘家要錢了。

媽媽堅定地回絕:“我們是不可能給錢的, 家裡還有一套閒置的房子, 你們要住, 可以搬進去, 每月交租金。 ”

許家怡把母親的話轉告陳夏, 陳夏卻冷冷一笑:“你娘家可真有意思, 那麼多錢, 也捨不得給女兒買房。 ”

陳夏不肯搬出去, 他的工資才三千多塊, 買煙、喝酒、請客, 每月都要借信用卡,

哪還有錢交房租。

“那怎麼辦啊?”許家怡問道。

“一起住唄, 我們家不收你房租。 ”他懶洋洋地答道, 又繼續玩遊戲去了。

05

許家怡這才相信, 戀愛和結婚, 天壤之別。

陳夏的吊兒郎當, 婚前她就知道的。

他什麼都不在乎。

工作換了四、五份, 愛上班就上, 不愛上班就不上。

有朋友介紹生意, 一年下來能掙個十幾萬, 但得先考個資格證, 他一聽這麼麻煩, 立馬搖頭拒絕了。

活了二十幾年, 他唯一用過心的, 就是追許家怡。

給她買早餐, 陪她去旅遊, 還說服了整棟宿舍樓的同事, 用燈光拼出了一個“520”, 把許家怡感動得涕淚直下。

他對什麼都不在意, 唯獨對她在意, 這不是愛是什麼?

光憑著這一點, 許家怡就鬼迷心竅, 非他不可了。

直到如今, 柴米油鹽迎頭來, 她才發現,甜言蜜語連屁都不是——陳夏根本承擔不了一個丈夫的責任。

他懶。太懶了。

屁股一挨沙發就站不起來,不是看電視就是玩網游,連頭都懶得抬一下。

她拖地到他跟前,他就抬抬腿。眼睛都沒從手機螢幕挪開,嘴上卻無比煽情:“老婆,你真是太勤快了。”

可不是麼。

她不僅承包家務,還承包了家裡的一切開支。

陳夏最近一份工作,前兩天又丟了。

客戶來詢價,他理都不理,繼續玩遊戲,客戶投訴到經理那裡,他滿臉不在乎,把工牌一摘:“多大件事啊,大不了不幹唄。”

06

許家怡後悔過。

很多爭吵過後的深夜,媽媽的話迴響耳邊,字字句句都猶如預言,只是當初的她,怎麼就偏偏不信呢?

她到底愛他什麼?

如今想想,即便是熱戀時期,陳夏也不過是耍點小浪漫,嘴上說得天花亂墜,又有什麼實際的行動呢?

她海鮮過敏,被同事送到醫院,他打了通電話過來,安慰幾句就完事。

她為了跟他一起,吵得天都翻了,甚至不惜吞安眠藥自殺。

他呢,嘴上承諾會好好待她,卻連考個資格證,都嫌太累太苦。

怪不得婆婆要說,是她自己哭著要嫁進來的。可不是麼。

所有人都瞧不起她。婆婆每回吃飯,都要奚落她:“我們家窮,可不比你娘家,你挑食也沒用……”

她實在忍不下,就會頂嘴兩句,這時候,陳夏倒來勁了,他拍下筷子就指責她:“你怎麼能這樣跟我媽說話?”

他為了母親,敢動手打她。

那天,許家怡剛洗完澡,婆婆就來找茬,指著還沒來得及拿出來的髒衣服:“大小姐,你的衣服要我幫你洗嗎?”

她趕緊去浴室把衣服拿出來,婆婆卻不依不饒,繼續在背後數落她。

她沒忍住,當場把髒衣服砸在地上。

婆婆嚇了一跳,浴室地板又滑,一下就撲倒在她跟前。

陳夏聽見一聲尖叫,二話不說就沖過來:“你推我媽了?你是不是推我媽了?”

她慌了,還未來得及張嘴,臉上就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竟敢打她!

07

許家怡是哭著回娘家的。

媽媽也哭了。

自己的女兒,她比誰都清楚。從小蜜罐裡泡著,沒吃過苦,天真,單純,人情世故一塌糊塗,嫁了這麼個人,遲早得離一次婚。

“離婚吧,媽媽求你了。”那是媽媽第一次求她。

從前,她不准她嫁他,是家長式的,命令式的,可這一年,她眼見女兒受的委屈,哪個母親不心如刀割。

她幾乎就快跪下求她了:“你回家來,大不了,爸媽養你。”

可是,沒用。

當初執意要嫁的許家怡,如今同樣執意不肯離婚。

她哭了一場,又心軟了,又回到了那個家,重新接受來自婆家的冷遇和奚落。

婆婆越來越愛挑刺,丈夫越來越反感她。

對於陳夏而言,這個家二十幾年的平靜,全被妻子破壞了。

他不明白,妻子怎麼就這麼作,怎麼就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訴求,整天不是哭啼啼,就是鬧翻天,他夾在兩個女人間,煩都煩死了。

他對她,連嘴上的敷衍,都不願意給了。

他開始沖她發火,開始夜不歸宿,開始把那些甜言蜜語,說給別的女人聽……

許家怡這才發現,就連陳夏追她的用心,都是假的。

他把那些甜言蜜語,又用在另一個女人身上—— 一個比她大了好幾歲的離異女人。

她比許家怡成熟,願意寵著陳夏,縱容他的小性子,還願意為他花錢。

她叫陳夏“寶寶”,陳夏叫她“毛毛”。

這稱呼可真噁心。

許家怡看著那些聊天記錄,終於承認,這場她以死相逼換來的婚姻,是時候結束了。

08

離婚那天,媽媽陪她一起去的。

兩年的光陰,竹籃打水,空留笑柄。

直到離婚前夜,婆婆還在不停罵她:“我還以為真是什麼千金小姐,嫁過來這麼久,我可一分錢好處都沒拿到……”

她甚至還心存幻想,妄想陳夏回頭是岸,她想好了一肚子的詞,想說給陳夏聽,但對方的電話,始終關機。

她這才明白,從來沒有人真心待她,他們接納她,不過念在她娘家的陪嫁豐厚。

也對啊,她這樣的傻姑娘,又有誰會瞧得上呢。

在民政局裡,她見到了那個“毛毛”,一個五官像被擠壓過的女人,她依偎在陳夏身旁,示威似的朝她招手。

她想笑,瞧呀,自己愛上的,是個什麼人呀。

她真的就笑了。笑得五臟六腑擰在了一起,鑽心地疼。

倒是自己的母親,眼淚斷線似地掉落。

她聽見她在喃喃自語:“都是媽不好,是媽沒攔住你……”

“媽,對不起。”她拿著離婚證,從民政局走出來,一直壓在心頭的話,終於脫口而出。

自始至終,深愛她的人,從來都不是陳夏。

作者:甘北,文藝微博 她才發現,甜言蜜語連屁都不是——陳夏根本承擔不了一個丈夫的責任。

他懶。太懶了。

屁股一挨沙發就站不起來,不是看電視就是玩網游,連頭都懶得抬一下。

她拖地到他跟前,他就抬抬腿。眼睛都沒從手機螢幕挪開,嘴上卻無比煽情:“老婆,你真是太勤快了。”

可不是麼。

她不僅承包家務,還承包了家裡的一切開支。

陳夏最近一份工作,前兩天又丟了。

客戶來詢價,他理都不理,繼續玩遊戲,客戶投訴到經理那裡,他滿臉不在乎,把工牌一摘:“多大件事啊,大不了不幹唄。”

06

許家怡後悔過。

很多爭吵過後的深夜,媽媽的話迴響耳邊,字字句句都猶如預言,只是當初的她,怎麼就偏偏不信呢?

她到底愛他什麼?

如今想想,即便是熱戀時期,陳夏也不過是耍點小浪漫,嘴上說得天花亂墜,又有什麼實際的行動呢?

她海鮮過敏,被同事送到醫院,他打了通電話過來,安慰幾句就完事。

她為了跟他一起,吵得天都翻了,甚至不惜吞安眠藥自殺。

他呢,嘴上承諾會好好待她,卻連考個資格證,都嫌太累太苦。

怪不得婆婆要說,是她自己哭著要嫁進來的。可不是麼。

所有人都瞧不起她。婆婆每回吃飯,都要奚落她:“我們家窮,可不比你娘家,你挑食也沒用……”

她實在忍不下,就會頂嘴兩句,這時候,陳夏倒來勁了,他拍下筷子就指責她:“你怎麼能這樣跟我媽說話?”

他為了母親,敢動手打她。

那天,許家怡剛洗完澡,婆婆就來找茬,指著還沒來得及拿出來的髒衣服:“大小姐,你的衣服要我幫你洗嗎?”

她趕緊去浴室把衣服拿出來,婆婆卻不依不饒,繼續在背後數落她。

她沒忍住,當場把髒衣服砸在地上。

婆婆嚇了一跳,浴室地板又滑,一下就撲倒在她跟前。

陳夏聽見一聲尖叫,二話不說就沖過來:“你推我媽了?你是不是推我媽了?”

她慌了,還未來得及張嘴,臉上就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竟敢打她!

07

許家怡是哭著回娘家的。

媽媽也哭了。

自己的女兒,她比誰都清楚。從小蜜罐裡泡著,沒吃過苦,天真,單純,人情世故一塌糊塗,嫁了這麼個人,遲早得離一次婚。

“離婚吧,媽媽求你了。”那是媽媽第一次求她。

從前,她不准她嫁他,是家長式的,命令式的,可這一年,她眼見女兒受的委屈,哪個母親不心如刀割。

她幾乎就快跪下求她了:“你回家來,大不了,爸媽養你。”

可是,沒用。

當初執意要嫁的許家怡,如今同樣執意不肯離婚。

她哭了一場,又心軟了,又回到了那個家,重新接受來自婆家的冷遇和奚落。

婆婆越來越愛挑刺,丈夫越來越反感她。

對於陳夏而言,這個家二十幾年的平靜,全被妻子破壞了。

他不明白,妻子怎麼就這麼作,怎麼就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訴求,整天不是哭啼啼,就是鬧翻天,他夾在兩個女人間,煩都煩死了。

他對她,連嘴上的敷衍,都不願意給了。

他開始沖她發火,開始夜不歸宿,開始把那些甜言蜜語,說給別的女人聽……

許家怡這才發現,就連陳夏追她的用心,都是假的。

他把那些甜言蜜語,又用在另一個女人身上—— 一個比她大了好幾歲的離異女人。

她比許家怡成熟,願意寵著陳夏,縱容他的小性子,還願意為他花錢。

她叫陳夏“寶寶”,陳夏叫她“毛毛”。

這稱呼可真噁心。

許家怡看著那些聊天記錄,終於承認,這場她以死相逼換來的婚姻,是時候結束了。

08

離婚那天,媽媽陪她一起去的。

兩年的光陰,竹籃打水,空留笑柄。

直到離婚前夜,婆婆還在不停罵她:“我還以為真是什麼千金小姐,嫁過來這麼久,我可一分錢好處都沒拿到……”

她甚至還心存幻想,妄想陳夏回頭是岸,她想好了一肚子的詞,想說給陳夏聽,但對方的電話,始終關機。

她這才明白,從來沒有人真心待她,他們接納她,不過念在她娘家的陪嫁豐厚。

也對啊,她這樣的傻姑娘,又有誰會瞧得上呢。

在民政局裡,她見到了那個“毛毛”,一個五官像被擠壓過的女人,她依偎在陳夏身旁,示威似的朝她招手。

她想笑,瞧呀,自己愛上的,是個什麼人呀。

她真的就笑了。笑得五臟六腑擰在了一起,鑽心地疼。

倒是自己的母親,眼淚斷線似地掉落。

她聽見她在喃喃自語:“都是媽不好,是媽沒攔住你……”

“媽,對不起。”她拿著離婚證,從民政局走出來,一直壓在心頭的話,終於脫口而出。

自始至終,深愛她的人,從來都不是陳夏。

作者:甘北,文藝微博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