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從小就有的疑問:“四大名著”是誰在什麼時候定下的?

幾乎每一個中國人在上小學的時候就知道“四大名著”, 這四本書被稱為是中國古典文學小說中的巔峰之作, 就算你沒讀過全本書, 但也一定看過相應的電視劇。 的確, 《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和《紅樓夢》在中國文壇算是標杆一樣的存在, 書中所講幾乎都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堪稱經典。

但是, 符合這些標準的古典小說有很多, 特別是明清時期, 經典的小說更是數不勝數, 為何偏偏定了這四本成為代表呢?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四大名著珍藏版”

“四大名著”的前身是“四大奇書”, 中國素有封號加爵傳統, 尤其是文人墨客最愛排出各種榜單, 李贄讀完《水滸傳》後情不自禁地將它與《史記》、《杜子美集》、《蘇子瞻》、《李獻吉集》封為“宇宙內五大部文章”。 袁宏道則將《水滸傳》、《金瓶梅》與《左傳》、《莊子》、《離騷》、《杜詩》、韓柳歐蘇文章等相提並論, 列為“案頭不可少之書”, 在《觴政》中又將《西廂記》、《琵琶記》、《水滸傳》、《金瓶梅》稱為“逸典”,

並把是否讀此“逸典”作為區分雅俗的標準。

明末清初的金聖歎不僅將《莊子》、《離騷》、司馬遷、杜甫、《水滸傳》、《西廂記》稱為“六才子書”, 還發誓以平生之力將此六書一一批點。 因《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與《第六才子書西廂記》的光芒, “六才子書”之說深入人心。 後來, 毛綸、毛宗崗父子也對《三國演義》詳加批點, 並且推之為才子書第一。

而這“四大奇書”的說法, 則在明天啟年間就已經略有雛形。 天啟三年(1623)季夏朔日煙霞外史序《韓湘子全傳》, 把《全傳》與其它小說作品比較時說其:

後來, 馮夢龍也有提到這“四大奇書”, 但關於這個記載卻是在康熙年間的李漁筆下。

據現有文獻, 專指此四書的“四大奇書”之名首次出現於清康熙己未( 1679 年) 醉耕堂本《三國演義》及李漁為該本所作《古本三國志序》,

該書徑稱“四大奇書第一種”, 而署“康熙歲次己未年十有二月李漁笠翁氏題于吳山之層園之序”則曰:“昔弇州先生有宇宙四大奇書之目, 曰《史記》也, 《南華》也, 《水滸》與《西廂》也。 馮夢龍亦有四大奇書之目, 曰《三國》也, 《水滸》也, 《西遊》與《金瓶梅》也。 兩人之論各異。 ”

在明末清初那會兒, 還不止這一兩個人有這樣的說法, 明末的《禪真逸史》, 其爽閣主人夏履先寫的“凡例”一則亦把四部書並稱:此書舊本出自內府, 多方重購始得。 今編訂, 當與《水滸傳》、《三國演義》並垂不朽, 《西遊》、《金瓶梅》等方之劣矣。

大致上我們得知, 在當時社會上, “四大奇書”基本就是《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與《金瓶梅》這四本,

而且得到了廣泛認同。

明崇禎版《金瓶梅》插畫

但明末雖然大多數人將這四本書並列而談, 卻沒有一個人提出過明確的“四大奇書”這幾個字。

清初時, 曾有人把《三國志演義》去掉, 把另三書稱“三大奇書”。 順治間丁耀亢作《續金瓶梅》, 西湖釣史為之作序:

這種說法一直到李漁重新提到馮夢龍的記載, 正式樹立起了“四大奇書��的稱號。 李漁等人從數以百計的作品中挑此四書加冕, 毫無疑問是對此四書的崇高敬意,

在他們看來, 《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金瓶梅》乃新興奇書, 為稗史小說界的最高成就與代表。

若欲細分, 則《三國演義》是史傳小說代表, 《水滸傳》是英雄傳奇代表, 《西遊記》是神魔小說代表, 《金瓶梅》則是市井小說代表。

李漁之後, 以《三國志演義》等四部小說稱“四大奇書”已成定稱、習稱, 通俗小說的評論者以及小說作者朵拉來“四大奇書”評述, 有的往往把新的小說作品與“四大奇書”比, 以顯示新作之高。

康熙四十七年的滿文譯本《金瓶梅序》中有:“《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金瓶梅》等四部書, 在評話中稱為四大奇書, 而《金瓶梅》堪稱之最”。

但這四部書中的《三國演義》卻在清朝屢遭貶低, 差點被《封神》給替代, 乾隆時的《紅樓夢》出世後,

甚至也替代過《三國演義》。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二十七篇開頭就有這樣的記載:

雖說後來因為民間的喜愛, 《三國》仍然屢屢被提及, 但其地位卻遠不如《水滸》《西遊》穩固。

相比較《三國》, 後來的人更加不喜歡《金瓶梅》, 尤其是《紅樓夢》被後人覺得其部分繼承于《金瓶梅》且更加有內涵, 前者表達的更加有深度, 因此《紅樓夢》最終頂替掉了《金瓶梅》。

自此, 《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和《紅樓夢》的組合真正穩定下來。 這四本書在中國古典文學上的地位也愈發難以撼動, 世人皆以熟讀四本書為榮, 書商們也是樂於出版這四本。

新中國成立後不久的1951年, 人民文學出版社建社, 由馮雪峰任社長、總編輯。 他上任之初, 提出四項出版計畫, 其中包括“中國古典文學名著及民間文藝”。隨後,配有出版前言、注釋條目,並由沈尹默題寫書名的《水滸(七十回本)》(1952年9月)、《三國演義》(1953年11月)、《紅樓夢》(1953年12月)、《西遊記》(1954年6月)相繼問世。

1953年出版的《三國演義》,被列入“中國古典文學讀本叢書”,此時並不稱“四大名著”

據統計,從1949年10月到1966年4月年間,《水滸》印了267萬冊、《三國演義》印了646萬冊,《西遊記》印了379萬冊,《紅樓夢》印了284萬冊,是當時古典文學類圖書中印量最大的幾種。可見,當時這四本書的組合仍然是最主流的選擇。

直到上世紀80年代,“四大名著”的說法才開始流傳,在1981年出版的鄭國銓等編著《文學理論》一書中,有這樣的一番話:“中國古典長篇小說中的四大名著《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將紛紜繁複的生活事件……組織在一個完整的大廈之中。”

90年代以後,書商們開始以“四大名著”的名義出版這幾本小說,較早的有《漫畫四大名著》(長征出版社,1995年)、《中國古典四大名著(合訂珍藏本)》(海天出版社,1996年)等。從這以後,“四大名著”的說法開始定型,並且成為我們必須從小熟知的常識。

參考資料:《人民文學出版社六十年圖書總目(1951-2011)》,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年;《新中國暢銷書歷史嬗變及其與時代變遷關係研究(1949.10—1989.5)》易圖強;《四大奇書經典演變與名實變遷》羅書華;《“四大奇書”名稱的確立與演變》蘇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一本正經說歷史(ybzjlishi)

關注我:一本正經說歷史(ybzjlishi)

其中包括“中國古典文學名著及民間文藝”。隨後,配有出版前言、注釋條目,並由沈尹默題寫書名的《水滸(七十回本)》(1952年9月)、《三國演義》(1953年11月)、《紅樓夢》(1953年12月)、《西遊記》(1954年6月)相繼問世。

1953年出版的《三國演義》,被列入“中國古典文學讀本叢書”,此時並不稱“四大名著”

據統計,從1949年10月到1966年4月年間,《水滸》印了267萬冊、《三國演義》印了646萬冊,《西遊記》印了379萬冊,《紅樓夢》印了284萬冊,是當時古典文學類圖書中印量最大的幾種。可見,當時這四本書的組合仍然是最主流的選擇。

直到上世紀80年代,“四大名著”的說法才開始流傳,在1981年出版的鄭國銓等編著《文學理論》一書中,有這樣的一番話:“中國古典長篇小說中的四大名著《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將紛紜繁複的生活事件……組織在一個完整的大廈之中。”

90年代以後,書商們開始以“四大名著”的名義出版這幾本小說,較早的有《漫畫四大名著》(長征出版社,1995年)、《中國古典四大名著(合訂珍藏本)》(海天出版社,1996年)等。從這以後,“四大名著”的說法開始定型,並且成為我們必須從小熟知的常識。

參考資料:《人民文學出版社六十年圖書總目(1951-2011)》,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年;《新中國暢銷書歷史嬗變及其與時代變遷關係研究(1949.10—1989.5)》易圖強;《四大奇書經典演變與名實變遷》羅書華;《“四大奇書”名稱的確立與演變》蘇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一本正經說歷史(ybzjlishi)

關注我:一本正經說歷史(ybzjlishi)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