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西漢諸呂之亂是一場正義之戰嗎?謀反細節漏洞百出

西元前180年, 呂雉走到了她的人生終點。

無論後人或褒或貶, 但沒人否認, 這是一個偉大的女性——她同他的丈夫劉邦一道創造了一個新的朝代。 劉邦在稱帝七年後便因病去世, 皇二代劉盈又軟弱無能, 又是呂雉靠著自己的智慧與手腕維繫著大漢天下, 讓這個新政權度過了最危險的新生期。

不過, 在人生的最後時刻, 充塞在呂雉心中的並不是過往的輝煌, 而是深深的不安與憂慮。 於是, 她任命自家侄子呂祿為上將軍,

掌控北軍, 又命另一個侄子呂產掌控南軍。 南北軍是國家的野戰部隊, 駐紮在京師, 掌控了這兩支力量, 任何陰謀都很難有用武之地。

呂雉(西元前241年-西元前180年8月18日)_圖​

但呂雉仍不放心, 在病榻之上, 她對自家侄子呂產、呂祿告誡到:

“高皇帝平定天下後, 曾與大臣有過盟約, 說‘非劉氏子弟而稱王的, 天下共擊之’。 如今呂氏封王, 大臣肯定有所不滿。 我將死之人, 皇帝又年幼,

大臣們恐怕會作亂, 所以一定要掌控軍隊保衛皇宮, 同時不要為我送喪, 以免讓人有可乘之機。 ”

呂雉死後, 又遺詔任命呂產為相國, 於是, 帝國的行政、軍事全在呂氏一門手中。 按理說, 還會出什麼亂子呢?

然而, 正如墨菲定律所言, 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錯, 就終將會出錯。 就在呂雉去世僅僅兩個月後, 周勃、陳平等開國功臣便與齊王劉襄裡應外合, 將呂氏一門不分男女老幼全部誅殺殆盡。 史書上稱為漢平諸呂之亂。

​呂後擅權_圖

1.諸呂之亂

對於這場內戰的細節, 西漢官方的版本如下:

呂祿等人隨著權勢的擴張, 漸漸生出不臣之心, 只是畏懼周勃、灌嬰等老將猶在, 還不敢公開作亂, 只在私下裡圖謀, 但沒想到他們中間出了一個早已對呂氏心懷不滿的人, 陰謀就這樣被人知曉。

齊王率先以討伐諸呂的名義起兵, 這是明。 周勃、陳平等人則在暗地裡謀劃, 先是設計解除了上將軍呂祿的北軍指揮權, 而以周勃統領北軍。

其後, 周勃得知呂產入宮意圖謀亂的消息後, 趕緊派朱虛侯劉章帶著千余名士兵去保衛皇帝安危, 當場將只帶著隨從官員的相國呂產殺死在了郎中令府衙的廁所內。

呂產死後,

呂祿、呂嬃、燕王呂通相繼被捕殺, 呂家被族滅, 至此, 呂氏集團一網打盡, 權力終於重新回到了劉氏子弟的手中。

按照此種說法, 這是一場蕩除叛亂的正義之戰。

但是, 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認為, 真相遠非如此, 因為上述故事漏洞太大, 無法自圓其說。

陳平(?-前178年) 曲逆侯_圖​

首先是對呂氏擅權的指責。

過去通常指責呂雉專權, 認為她在主政時期採用了各種陰謀手段殘酷地消滅劉氏宗親--劉如意、劉友、劉恢相繼被殺,

前少帝被幽廢等。

其中, 大家最熟悉便是趙王劉如意之死於睡懶覺, 以及齊王劉肥因為被惠帝換了酒杯而僥倖免於被鴆殺的兩個故事。 與此同時, 她又大肆分封呂氏為王侯, 其以諸呂取劉氏而代之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且不論三王之死各有緣由——趙王劉如意之被殺源于當年的奪嫡之爭, 劉友、劉恢之死則是因為其與出自呂家的妻子關係不融洽, 至於劉肥, 因為謀殺橋段太過離奇, 不足為信;而前少帝則是因為他說出“後安能殺吾母而名我?我未壯, 壯即為變”這番話, 使得呂後深感擔憂, 所以搶先下手。

那種認為呂雉只是一味打壓劉氏宗親的說法也顯然罔顧事實。 她雖然前後封了諸呂5王,

但同一時期, 劉氏子弟被封的則有8王7侯, 呂雉還同時撫養了淮南王劉長。

況且諸呂被封, 要麼是在劉邦時期以軍功封侯, 要麼是在惠帝死後。 當惠帝在位時, 呂雉非但沒有分封過外戚, 也沒有讓他們進入權力核心。

所以, 呂雉以呂代劉的意圖到底從哪裡可以看出呢?

周勃(?—前169年), 西漢開國將領_圖​

再者便是謀反的相關細節不合邏輯。

其一, 彼時呂祿掌握北軍, 呂產掌握南軍。 然而,呂祿竟然聽信朋友的幾句勸告,說退一步可以海闊天空,便自己主動解除了兵權,打算回到封地做個富家翁。

解除兵權後,呂祿卻都沒有想到要知會呂產一聲。他心怎麼這麼大?更奇怪的是,呂產進宮作亂之時卻沒帶軍隊,身邊只有少數的隨從官員,進而導致自己被劉章輕而易舉地殺死。

如何理解呂氏兄弟這種種無厘頭的舉動?

其二,呂氏被滅族後,周勃等人並未停止屠殺行為,不但將在位的小皇帝廢黜,而且聲稱少帝與惠帝的其餘三個兒子並非惠帝的親生兒子,乃是假冒偽劣產品,並最後將這四人統統殺死,也就是將劉盈一系全部消滅了。

這是平亂嗎?又如何解釋這些屠殺呢?

不難看出,所謂的諸呂之亂極可能只是一個事後扣的罪名,而事情的真相可能是因為不滿呂氏當政,開國功臣聯合藩王所發動了一場政變,將呂氏外戚趕下了台去。同時,為了避免小皇帝的未來報復,只能斬草除根,將與呂氏關係密切的惠帝一支全部斬殺。

但問題到此並沒有結束。既然呂氏並沒有篡權的想法與動作,這場政變為什麼還會發生呢?

楚漢之爭_圖​

2.與功臣共天下

陳勝吳廣一聲“王侯將相甯有種乎”的呐喊,掀起了反秦的浪潮,揭竿而起的人群雖然身份不同,既有貴族後裔項梁項羽,又有處在社會基層的劉邦一夥,但有一個共同的觀念指導大家一同合作去打天下,這便是以軍功而非血統來賞罰任職。

楚漢之爭後,韓信、英布、彭越等人共同上疏擁立劉邦稱帝,疏文的內容如下:

“先時,秦為亡道,天下誅之。大王先得秦王,定關中,於天下功最多。存亡定危,救敗繼絕,以安萬民,功盛德厚。又加惠于諸侯王有功者,使得立社稷。地分已定,而位號比擬,亡上下之分,大王功德之著,于後世不宣。昧死再拜上皇帝尊號。”(《漢書·高帝紀》)

劉邦自然要推脫一番。各位諸侯又說:

“大王起于細微,滅亂秦,威動海內。又以辟陋之地,自漢中行威德,誅不義,立有功,平定海內,功臣皆受地食邑,非私之地。大王德施四海,諸侯王不足以道之,居帝位甚實宜,願大王以幸天下。”(《漢書·高帝紀》)

“大王起微細,誅暴逆,平定四海,有功者輒裂地而封為王侯。大王不尊號,皆疑不信。臣等以死守之。”(《史記·高祖本紀》)

最後,劉邦被說服了,在定陶即了皇帝位。

漢太祖高皇帝劉邦(西元前256年—前195年)_圖​

眾人為何擁立劉邦當皇帝?上述已然講的清楚明白,原因有兩條:

其一是他功勞最大,這包括最早平定關中招降秦王,以及後來的滅掉項羽,讓天下安定;其二是他切實執行了論功行賞的原則,讓所有的功臣都有封地食邑。

這兩條標準秉承同樣的邏輯:功勞。

在此之後,劉邦與群臣間又有白馬之盟,我們最熟悉的版本為“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但這並非全文,《漢書·外戚恩澤侯表》有一個更詳細的版本:

“故誓曰:非劉氏不王,若有亡功非上所置而侯者,天下共誅之。”

根據這一盟約,要封王,只能是劉氏子弟,而要封侯,只能是針對有功之人。這一方面保證了劉氏的皇權,另一方面又確保了功臣階級的利益,防止被任意稀釋。借助這一盟約,王陵反駁了呂後封呂產等人的意圖,周亞夫則力諫漢景帝不可封皇后兄長,兩個人的行為既是為了國家,也同時是為了自身階層的利益。

西漢版圖_圖​

從以上種種可以看出兩點:其一,以功任職是時人的基本信念,其二,劉邦所建立的西漢,並非一人獨裁的專制政權,而是皇帝與功臣共天下。

所以,當呂雉大封諸呂時,無論她是出自於何種居心,都違背了時人的信念,並且使開國功臣群體的利益大大受損。而臨終前讓呂祿掌北軍、呂產掌南軍並兼相國一職的安排,更是將這一衝突急劇加大。

當呂雉在位期間,迫于她的權威,沒人敢做動作,而一旦這個強人去世,功臣群體便不願再做沉默的羔羊,於是,一場政變在所難免了。

文:江河散人

參考文獻:《漢書》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然而,呂祿竟然聽信朋友的幾句勸告,說退一步可以海闊天空,便自己主動解除了兵權,打算回到封地做個富家翁。

解除兵權後,呂祿卻都沒有想到要知會呂產一聲。他心怎麼這麼大?更奇怪的是,呂產進宮作亂之時卻沒帶軍隊,身邊只有少數的隨從官員,進而導致自己被劉章輕而易舉地殺死。

如何理解呂氏兄弟這種種無厘頭的舉動?

其二,呂氏被滅族後,周勃等人並未停止屠殺行為,不但將在位的小皇帝廢黜,而且聲稱少帝與惠帝的其餘三個兒子並非惠帝的親生兒子,乃是假冒偽劣產品,並最後將這四人統統殺死,也就是將劉盈一系全部消滅了。

這是平亂嗎?又如何解釋這些屠殺呢?

不難看出,所謂的諸呂之亂極可能只是一個事後扣的罪名,而事情的真相可能是因為不滿呂氏當政,開國功臣聯合藩王所發動了一場政變,將呂氏外戚趕下了台去。同時,為了避免小皇帝的未來報復,只能斬草除根,將與呂氏關係密切的惠帝一支全部斬殺。

但問題到此並沒有結束。既然呂氏並沒有篡權的想法與動作,這場政變為什麼還會發生呢?

楚漢之爭_圖​

2.與功臣共天下

陳勝吳廣一聲“王侯將相甯有種乎”的呐喊,掀起了反秦的浪潮,揭竿而起的人群雖然身份不同,既有貴族後裔項梁項羽,又有處在社會基層的劉邦一夥,但有一個共同的觀念指導大家一同合作去打天下,這便是以軍功而非血統來賞罰任職。

楚漢之爭後,韓信、英布、彭越等人共同上疏擁立劉邦稱帝,疏文的內容如下:

“先時,秦為亡道,天下誅之。大王先得秦王,定關中,於天下功最多。存亡定危,救敗繼絕,以安萬民,功盛德厚。又加惠于諸侯王有功者,使得立社稷。地分已定,而位號比擬,亡上下之分,大王功德之著,于後世不宣。昧死再拜上皇帝尊號。”(《漢書·高帝紀》)

劉邦自然要推脫一番。各位諸侯又說:

“大王起于細微,滅亂秦,威動海內。又以辟陋之地,自漢中行威德,誅不義,立有功,平定海內,功臣皆受地食邑,非私之地。大王德施四海,諸侯王不足以道之,居帝位甚實宜,願大王以幸天下。”(《漢書·高帝紀》)

“大王起微細,誅暴逆,平定四海,有功者輒裂地而封為王侯。大王不尊號,皆疑不信。臣等以死守之。”(《史記·高祖本紀》)

最後,劉邦被說服了,在定陶即了皇帝位。

漢太祖高皇帝劉邦(西元前256年—前195年)_圖​

眾人為何擁立劉邦當皇帝?上述已然講的清楚明白,原因有兩條:

其一是他功勞最大,這包括最早平定關中招降秦王,以及後來的滅掉項羽,讓天下安定;其二是他切實執行了論功行賞的原則,讓所有的功臣都有封地食邑。

這兩條標準秉承同樣的邏輯:功勞。

在此之後,劉邦與群臣間又有白馬之盟,我們最熟悉的版本為“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但這並非全文,《漢書·外戚恩澤侯表》有一個更詳細的版本:

“故誓曰:非劉氏不王,若有亡功非上所置而侯者,天下共誅之。”

根據這一盟約,要封王,只能是劉氏子弟,而要封侯,只能是針對有功之人。這一方面保證了劉氏的皇權,另一方面又確保了功臣階級的利益,防止被任意稀釋。借助這一盟約,王陵反駁了呂後封呂產等人的意圖,周亞夫則力諫漢景帝不可封皇后兄長,兩個人的行為既是為了國家,也同時是為了自身階層的利益。

西漢版圖_圖​

從以上種種可以看出兩點:其一,以功任職是時人的基本信念,其二,劉邦所建立的西漢,並非一人獨裁的專制政權,而是皇帝與功臣共天下。

所以,當呂雉大封諸呂時,無論她是出自於何種居心,都違背了時人的信念,並且使開國功臣群體的利益大大受損。而臨終前讓呂祿掌北軍、呂產掌南軍並兼相國一職的安排,更是將這一衝突急劇加大。

當呂雉在位期間,迫于她的權威,沒人敢做動作,而一旦這個強人去世,功臣群體便不願再做沉默的羔羊,於是,一場政變在所難免了。

文:江河散人

參考文獻:《漢書》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