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泰坦尼克”中國倖存者百年蒙冤,揭開被刻意掩蓋的歷史

作者: 候 濤 何可堯

在西方世界, 1912年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客輪是個持久的文化遺產, 新聞和娛樂媒體經常探討船上乘客的命運。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 在這艘被厄運吞噬的巨輪上搭載有8名中國乘客, 其中6人倖存下來。 以這6名中國人為主題的紀錄片《六人》(The Six)將在今年晚些時候上映。 最近, 美國《華盛頓郵報》、《赫芬頓郵報》和英國《每日郵報》等媒體紛紛撰文披露這段被刻意掩蓋的歷史。

這是“泰坦尼克”上其中一名中國乘客的照片

8位“傑克”

根據英國導演羅飛(Arthur Jones)為拍攝紀錄片《六人》而進行的調查, 一共有8名中國人在英國南安普敦登上“泰坦尼克”號, 他們的名字出現在三等艙乘客名單上, 分別是Ah Lam、Fang Lang、Len Lam、Cheong Foo、Chang Chip、Ling Hee、Lee Bing和Lee Ling。 按照慣例, 這張船票可供8個人共同使用, 價格為59英鎊9先令11便士, 編號1601。 這8名中國人年齡最小的24歲, 最大的37歲。 香港海員工會副主席黃國健分析稱, 1912年前後, 香港海員基本來自廣東、寧波和海南等地,

當時中國沒有遠洋輪船, 所以他們都受雇於外國輪船, 擔任低級海員, 主要工作是燒煤、加油和掃地等, 工資只有外國海員的1/5。

這8名中國人可能在登上“泰坦尼克”號前就彼此認識, 在英國多艘船上作為職業水手一道工作過。 由於當時英國國內持續進行煤礦罷工, 英國公司安排他們先搭乘“泰坦尼克”號到美國紐約, 接著再轉乘其他船隻前往古巴。


這是“泰坦尼克”號上8名中國乘客共用的船票

1912年4月10日, “泰坦尼克”號從英國起航展開首航之旅, 船上總計有2229名乘客和船員。 8名中國人上船後, 住在跟好萊塢電影《泰坦尼克號》裡男主角“傑克”相同的最低等客艙——三等艙。 據後來統計, “泰坦尼克”號沉沒後, 三等艙的非英國人乘客只有約20%獲救。

眾所周知, 4月14日晚間11時30分, “泰坦尼克”號在紐芬蘭島沿海撞上冰山, 接下來數小時內, 這艘巨大的客輪裂成兩半, 隨後被寒冷的海水吞噬。 這時, 船上8名中國人的命運如何呢?

死裡逃生

4月15日淩晨, 一艘救生船在北大西洋寒冷的海域航行, 救生船上的骨幹船員搜索著黑暗、殘骸散落的海面, 尋找任何可能的生命跡象。 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此時已經消失在海裡, 數以百計的乘客逃到數艘救生船上,

更多人與“泰坦尼克”號一起沉入海底或在冰冷的海中被凍死。 僅有這艘救生船決定返回事發地點搜尋倖存者。 終於, 船上的水手發現緊抱著木板漂在水上的一個年輕人, 這名昏迷的男子是“泰坦尼克”號6名倖存中國乘客之一。

開始時, 救生船指揮官哈樂德·洛對救助中國乘客猶豫不定, 救生船乘員夏洛特·科利爾回憶稱, 洛當時說:“有什麼用呢?他可能死了, 如果沒死, 還有比中國人更值得救的人。 ”最終, 救生船上的其他人說服了洛。 這名叫做Fang Lang的中國乘客被拖上救生船, 難友們圍上去按摩他的胸口和四肢。 5分鐘後, 他終於恢復過來。 科利爾回憶說, Fang Lang恢復體力後, 發現身邊一名船員因勞累過度快要暈倒,

於是他接過船槳用力劃起船來。 “他像英雄一樣不停划船, 直到我們獲救”。 救生船指揮官洛不久也收回了對中國人的歧視性看法。

Fang Lang只是船上8名中國乘客的幸運代表。 儘管8名中國乘客在“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時如何反應, 並沒有可靠的資料記載, 但調查顯示他們都從即將沉沒的“泰坦尼克”號成功逃生。 這可能歸功於他們是海員, 知道客輪的內部結構。 根據記載, 除Fang Lang被救生船救起外, 另有5人逃入救生船, 其中4人乘上“可折疊C”備用逃生船, 它是從“泰坦尼克”號降下的最後逃生船之一。 這4名中國人與擁有“泰坦尼克”號的白星航運公司主席約瑟夫·布魯斯·伊斯梅在同一艘救生船上, 伊斯梅後來在官方調查時作證稱,

4名中國人跟他在同一艘救生船上。

蒙受屈辱

由於20世紀初西方世界對中國人的種族敵視氛圍, 中國乘客在“泰坦尼克”號沉沒後的經歷被掩蓋或扭曲。 尤其是中國乘客75%的生還率, 在災難整體的高死亡率以及“女性兒童逃生優先”原則的襯托下, 顯得尤為扎眼, 觸動了不少西方媒體的神經。 一時間, 謠言四起, 倖存下來的中國人成了媒體的眾矢之的。 中國人“偽裝成女性”占取救生艇座位、為了生存“不擇手段”……類似的指責頻見報端。 在排華情緒的薰染下, 6名中國人成了唯一不受歡迎的災難生還者。

據《赫芬頓郵報》報導, 1912年的《布魯克林鷹報》在一篇題為《英勇的盎格魯-撒克遜水手在災難中脫穎而出》的報導中, 將中國乘客描繪成不近人情的野蠻人, “他們是前往紐約的生物,一有危險的跡象,他們就跳上救生船”。還有歧視性說法稱,遇難的兩名中國乘客躲在救生船的板子下,被坐在上面的其他乘客壓死。但新調查認為,這兩名中國乘客很可能是死於體溫過低。

在當時的媒體報導中,“猥瑣”的中國乘客成為“西方紳士”的參照物。“可折疊C”救生船上的女乘客艾蜜莉·艾麗絲·戈德史密斯當時聲稱,危急關頭西方紳士們讓“女士和兒童先走”,但4名中國人拒絕離開救生船,他們躲藏在女性乘客中間,指揮人員由於怕傷到婦女所以沒有朝他們開槍。然而調查顯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乘客佔據“可折疊C”上婦女兒童的位置,當這艘救生船被發現時,船上並沒有坐滿人,而且這種救生船也不可能有空間讓4個大男人躲藏。羅飛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我們查證了所有的證據,沒有任何一條證據可以證明6名中國人做了任何不光彩的事,這些指責都是不實言論。”

4月15日清晨,英國“卡帕西亞”號郵輪救走包括6名中國人在內的約700名倖存者。即使在“卡帕西亞”號4月18日抵達紐約之後,6名中國人的麻煩仍未結束。其他倖存者被允許繞過入境檢查,並得到醫療救助,但中國乘客不在此列。根據1882年美國頒佈的《排華法案》,倖存的中國乘客不被允許進入美國,他們被扣留在“卡帕西亞”號接受盤問,第二天更是被直接帶到一艘貨輪上送往古巴,此後他們的去向成謎。

羅飛和他的團隊追隨著6名倖存者的足跡,多次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和中國尋找倖存者的後代。他們發現這些倖存者後來在世界各地安了家,但令他驚訝的是,這些命運多舛的倖存者大多對自己的遭遇保持緘默,即使對家人也少有提及。“他們的後代對祖輩在‘泰坦尼克’號的經歷知之甚少,這出乎我的意料。他們那一代人非常內斂,與我們現代資訊共用的理念不同。”百年已逝,沒人知曉當初他們是在多麼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堅持下來,度過被人排斥和誤解的灰色歲月,更沒人知曉他們對當初那段慘痛經歷絕口不提,這背後是怎樣的一種心酸。

1997年,詹姆斯·卡梅隆執導的《泰坦尼克號》播出後,西方仍不願在這個浪漫故事中添加“中國元素”。據稱,卡梅隆曾在影片中拍攝過一名中國男子從浮在海面的木板上被救起的片段,但該片段上映時被刪除。

“他們是前往紐約的生物,一有危險的跡象,他們就跳上救生船”。還有歧視性說法稱,遇難的兩名中國乘客躲在救生船的板子下,被坐在上面的其他乘客壓死。但新調查認為,這兩名中國乘客很可能是死於體溫過低。

在當時的媒體報導中,“猥瑣”的中國乘客成為“西方紳士”的參照物。“可折疊C”救生船上的女乘客艾蜜莉·艾麗絲·戈德史密斯當時聲稱,危急關頭西方紳士們讓“女士和兒童先走”,但4名中國人拒絕離開救生船,他們躲藏在女性乘客中間,指揮人員由於怕傷到婦女所以沒有朝他們開槍。然而調查顯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乘客佔據“可折疊C”上婦女兒童的位置,當這艘救生船被發現時,船上並沒有坐滿人,而且這種救生船也不可能有空間讓4個大男人躲藏。羅飛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我們查證了所有的證據,沒有任何一條證據可以證明6名中國人做了任何不光彩的事,這些指責都是不實言論。”

4月15日清晨,英國“卡帕西亞”號郵輪救走包括6名中國人在內的約700名倖存者。即使在“卡帕西亞”號4月18日抵達紐約之後,6名中國人的麻煩仍未結束。其他倖存者被允許繞過入境檢查,並得到醫療救助,但中國乘客不在此列。根據1882年美國頒佈的《排華法案》,倖存的中國乘客不被允許進入美國,他們被扣留在“卡帕西亞”號接受盤問,第二天更是被直接帶到一艘貨輪上送往古巴,此後他們的去向成謎。

羅飛和他的團隊追隨著6名倖存者的足跡,多次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和中國尋找倖存者的後代。他們發現這些倖存者後來在世界各地安了家,但令他驚訝的是,這些命運多舛的倖存者大多對自己的遭遇保持緘默,即使對家人也少有提及。“他們的後代對祖輩在‘泰坦尼克’號的經歷知之甚少,這出乎我的意料。他們那一代人非常內斂,與我們現代資訊共用的理念不同。”百年已逝,沒人知曉當初他們是在多麼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堅持下來,度過被人排斥和誤解的灰色歲月,更沒人知曉他們對當初那段慘痛經歷絕口不提,這背後是怎樣的一種心酸。

1997年,詹姆斯·卡梅隆執導的《泰坦尼克號》播出後,西方仍不願在這個浪漫故事中添加“中國元素”。據稱,卡梅隆曾在影片中拍攝過一名中國男子從浮在海面的木板上被救起的片段,但該片段上映時被刪除。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