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夢想工程讓宋徽宗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夢想工程讓宋徽宗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自宋朝建立以來,收復被後晉石敬瑭出賣的燕雲地區,一直是自太祖皇帝以來歷代趙宋皇帝的夢想。宋徽宗好大喜功,也想完成祖宗未竟之業,實現祖宗的夢想工程,以建立“不朽功勳”。而斯時,蔡京、童貫等人正把國內搞得混亂無比,在這種形勢下,蔡京、童貫便極力慫恿宋徽宗收復燕雲十六州,用以轉移各種難以調和的社會矛盾。光復燕雲的夢想工程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出籠了。

早在政和元年(西元1111年)九月,宋徽宗派童貫出使遼國以窺探虛實,返程途經燕京時,結識了燕人馬植。此人品行惡劣,但他聲稱有滅遼的良策,��得童貫器重。童貫將他帶回,改其姓名為李良嗣。在童貫的舉薦下,李良嗣向宋徽宗全面介紹了遼國危機和金國的崛起,建議宋金聯合滅遼。在李良嗣看來,遼朝肯定會滅亡,宋朝應該抓住這千載難逢的良機,出兵收復中原王朝以前喪失的疆土。宋徽宗大喜,當即賜李良嗣姓趙,並授以官職。徽宗不僅花天酒地,而且好大喜功,虛榮心極強。如果僥倖滅遼,列祖列宗夢寐以求的燕雲之地不就可以收復了嗎?這樣,他就是彪炳千秋的一代明君了。從此,宋朝開始了聯金滅遼、光復燕雲之舉。

對宋徽宗這種投機取巧的愚蠢做法,朝廷內外許多有見識的大臣都不以為然,只有童貫、王黼、蔡攸等一幫奸臣異想天開,竭力支持。重和元年(西元1118年)春天,宋徽宗派遣馬政等人自登州渡海至金,策劃滅遼之事。隨後金也派使者到宋,研究攻遼之事,雙方展開了秘密外交。在幾經往返之後,雙方就共同出兵攻遼基本達成一致,金國攻取遼國的中京大定府,北宋負責攻取遼國的燕京析津府和西京大同府。滅遼後,燕雲之地歸宋,宋把過去每年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國,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宋金“海上之盟”。

不久,宋徽宗得知遼朝已經獲悉宋金盟約之事,非常後悔,擔心遭到遼的報復,便下令扣留金朝使者,遲遲不履行宋金協議,出兵攻遼,為後來金國毀約敗盟留下了把柄。在此期間,金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接連攻下遼朝的中京、西京,遼末帝天祚帝也逃入山中,遼朝的敗亡已成定局。在這種形勢下,宋徽宗才匆忙命童貫帶領十五萬大軍以巡邊為名,向燕京進發,打算坐收漁翁之利。但這批人馬一到燕京便遭到遼將耶律大石所部的襲擊,大敗而歸。

宣和四年(西元1122年)六月,遼燕王耶律淳死,宋徽宗見有機可乘,再命童貫、蔡攸出兵。此時,遼朝涿州知州郭藥師相繼歸降宋朝,打開了通向燕京之路。雖然宋軍一度攻入燕京城,與遼軍展開肉搏戰,但因後援未至,被迫撤退。宋徽宗親自部署的第二次攻燕之役,又以慘敗告終。

北宋朝廷的腐敗和軍事上的弱點,給金人以可乘之機。宣和五年(西元1123年)春,金太祖對宋徽宗派來的使者態度強硬傲慢,並責問趙良嗣,當初宋金兩國聯合攻遼,為什麼“到燕京城下,並不見(宋軍)一人一騎”。談到土地問題時,金太祖背棄前約,堅持只將當初議定的後晉石敬瑭割給遼朝的燕京地區歸宋,不同意將營州、平州、灤州還給宋朝。他辯稱,此三地是後唐劉仁恭獻給契丹的,並非後晉割讓。金人態度強硬,宋方毫無辦法。

幾經交涉,金國最終才答應將後晉割給遼朝的燕京及其附近六州之地歸還宋朝,條件是宋朝除每年把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外,另添每年一百萬貫的“代稅錢”。所謂“代稅錢”,是指金人規定的由宋朝繳納燕京地區的租稅,實際上是一種賠款。宣和五年(西元1123年)四月,宋徽宗派童貫、蔡攸代表朝廷,前去接收燕京地區。金兵撤退時,將燕京一帶的人口、金帛一併掠走,留下幾座空城還給了宋朝。童貫、蔡攸等人接收燕京還朝後,上了一道阿諛奉承的奏章,稱燕京地區的百姓,簞食壺漿,夾道歡迎王師,焚香以頌聖德。徽宗聞之大喜,即令班師。

收復燕雲後,宋徽宗分外得意,自以為建立了不世之功,宣佈大赦天下,命王安中作“複燕雲碑”,樹立在延壽寺中,以紀念這一功業,並對參與此次戰爭的一幫寵臣加官晉爵。朝廷上下都沉浸于勝利喜悅之中,殊不知末日即將降臨。

宣和七年(西元1125年),金兵在俘虜了遼天祚帝后,分東路軍和西路軍進攻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金兵已經打到太原與中山府,離汴京只剩十天路程。宋徽宗迫於寵倖“六賊”與執政失誤的壓力,下了“罪己詔”,之後,又在太常寺卿李綱和給事中吳敏的要求下“引咎禪位”于長子趙桓,是為宋欽宗,改年號為“靖康”。然而,八個多月後,六萬多金兵又沿著熟悉的路徑攻到汴京城下,北宋二十多萬勤王軍,因朝廷“和戰”決策失誤,已經回到全國各地。

兵臨城下的金人,首先讓北宋朝廷下令收繳汴京城裡的馬匹和武器,削去宋朝的反抗能力,然後又讓北宋朝廷為他們搜刮京城官府和民間的金銀財富,此外,還向北宋朝廷索要獻給金太宗的貢女三千餘名,犒賞金兵的少女一千五百名。

靖康二年(西元1127年)正月十日,金軍統帥宗翰和宗望將宋欽宗及其親王和朝廷大臣囚禁于金人軍營,二月六日,命令宋欽宗跪聽金太宗詔書:宣佈宋徽宗與宋欽宗被廢為百姓,然後,下令當場剝去宋欽宗的皇帝服裝。

在另立張邦昌傀儡政府之後,金人於四月一日押著大批俘虜和戰利品啟程北撤。

金人的俘虜包括北宋的兩位皇帝宋徽宗和宋欽宗,以及他們的皇后、嬪妃、皇子、公主(帝姬)、親王、宗室、外戚和朝廷大臣,甚至包括伎藝、工匠、廚師和娼優等各色人等,據史料記載,有十余萬人。戰利品包括一千萬兩金、二千萬兩銀、一千萬匹帛,甚至包括法駕、鹵簿、車輅、冠服、法物、禮器、祭器、樂器和文物圖書等不可勝計。

經過一年多的戰爭蹂躪,汴京城內早已形同廢墟,老百姓餓死者日以萬計,一隻老鼠都可以賣到���幾文錢,人吃人的慘劇時有發生。收復燕雲的夢想,汴京的繁華景象,都隨著金兵戰馬掀起的塵土,灰飛煙滅了。

北行的宋徽宗受盡屈辱折磨,最後死于五國城。南宋紹興十二年(西元1142年)八月,徽宗的梓宮(棺材)從金國運回臨安。

宋徽宗在北行途中,曾見杏花,悲從中來,賦《宴山亭》:“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燕脂勻注。新樣靚妝,豔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問院落淒涼,幾番春暮? 憑寄離恨重重,者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裡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這首詞曾被王國維稱為“血書”,相思極苦,哀情哽咽,令人不忍卒讀。這使人很容易聯想到南唐後主李煜,徽宗趙佶與後主李煜在藝術上都頗有成就,擅長書法、繪畫、詩詞,而在政治上都是昏聵之君、亡國之君,連最後結局也大致一樣,後主李煜被宋太宗毒死於開封,徽宗趙佶在囚禁中病死于五國城。徽宗與李後主兩人的個性、經歷,可謂相似至極。這中間,有沒有什麼轉世報應的因果關係?也令後人生出無限遐想與感慨。

(本篇完)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