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年羹堯不懂這幾個字,是雍正殺他的根本原因

年羹堯常說自己是個讀書的將軍, 這並非自吹。

他是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的進士, 書是沒少讀。

年羹堯和雍正的關係, 並非小說中的主僕, 但在正治上, 卻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年羹堯的妹妹是雍正在當王爺時納的側福晉, 也就是“年秋月”, 在老八胤禩看來, 年羹堯永遠是老四那邊的人。 不過, 年羹堯不是雍正私臣, 而是朝廷公臣, 他在康熙四十八年就已是四川巡撫, 在四川立下赫赫軍功, 五十七年(1718年)成為四川總督。

康熙這麼重用年羹堯, 是留給雍正當一代名輔的。 雍正即位, 朝中局勢並不穩定, 也急需年羹堯在西北打勝仗, 鞏固自己的權力。 年羹堯在軍事上沒問題, 羅卜藏丹津被年羹堯打得找不著北, 朝廷肅靖西北。 雍正雖然面冷, 卻是個性情中人。 看到年羹堯如此賣力, 恨不得抱起大舅子, 狠狠親上兩口。 雍正在給年羹堯的摺子御批, 這哪是御批啊, 分明就是情書!說的話簡直讓男人都會臉紅,

“朕實實疼你的心, 說不出來”。 。 。 雍正快把年羹堯給吹出了再世父母, 就差給年羹堯三鞠躬了。

但是, 雍正畢竟是皇帝, 伴君如伴虎, 鄔思道知道, 及早逃了。 年羹堯卻不知進退, 把雍正對自己的好感, 當成了自己對雍正的施捨。 認為沒有自己, 雍正一文錢都不值, 飄飄然起來。 特別是雍正二年, 年羹堯回京陛見時, 年羹堯膨脹到了極點, 他居然不顧朝廷禮儀, 接受直隸總督李維鈞等人的跪拜,

這是犯了大忌的。 不過, 雍正最反感的, 還不是這個, 而是年羹堯的作為, 已經嚴重威脅到了皇權。 在年羹堯周圍, 已經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年party, 年羹堯的勢力越來越大, 雍正豈能坐視?至於貪墨銀數百萬兩, 那都是尋常罪行了。

其實, 年羹堯未必有反心。 如果有, 他就沒必要在文官中扶植自己的能力, 而是重點把清軍培養自己的年家軍, 這才是逆襲根本。 可是, 年羹堯如此高調炫耀自己, 等於當眾打雍正的臉, 讓世人以為雍正的位置是年羹堯賞賜的, 皇帝威望何在?年羹堯覺得雍正對自己好, 那是以前需要他的時候。 當年羹堯肅清西北邊患之後, 雍正就基本不再需要他的, 一如平天下之後, 劉邦不再需要韓信。

這個時候, 年羹堯已沒有退路, 除非還有大仗。 年羹堯把自己當成了再造唐室的郭子儀, 可郭子儀為人謙讓, 知進知退, 給皇帝留給足夠面子, 而不是年羹堯這樣處處打皇帝的臉。 雍正能給年羹堯的, 也能收回去。 韓信沒有及時悟到”鳥盡弓藏“這幾個字的道理, 年羹堯也沒有。

打天下時, 君主會對能臣大加稱讚, 但越是如此, 到了定天下後, 君主越不能容忍能臣。 天下都是你平定的?我屁事沒有?我算啥?吃瓜皇帝?年羹堯這麼折騰,

給雍正巨大的心理陰影, 不扳倒年羹堯, 雍正在百官那裡就沒有威信。 久而久之, 雍正面臨被年羹堯架空的危險。 年羹堯想做的古人, 可能是霍光, 但雍正是漢宣帝, 不是漢昭帝。 更何況, 霍光“不學無術”, 年羹堯也如此。 霍光沒有想當皇帝, 但霍二代未必不想, 所以劉詢必除霍家。 同理, 年二代如果籍父之勢崛起, 他未必就不敢去想那個非份之望。 為了鞏固權力, 幾個親弟弟都被雍正給整死了, 何況年羹堯這個外人?

功高蓋主, 便是功臣受難之日。 當然, 前提條件是功臣居功自傲, 湯和就是個聰明人, 屏門而居, 躲過朱元璋的猜忌。 趙匡胤篡位後, 杯酒搶兵權, 還不是石守信這夥武夫不識趣所致。

是聰明人, 功勞再大, 也要把老闆推在聚光燈下, 接受萬眾歡呼, 而不是自己。 年羹堯平定西北, 就註定雍正必尋找機會倒年。 年羹堯倒好, 在皇帝面前“箕坐, 無人臣禮”, 白白送給雍正整肅自己的機會。 至於“夕惕朝乾”, 不過是雍正的一個由頭。

年羹堯沒有把軍隊籠在袖中, 雍正倒年自然就比較方便, 一道詔書而已。 92條大罪一古腦兒砸向年羹堯, 大逆罪排第一, 狂悖罪(不尊重皇帝)才排第四。 什麼是大逆,無非是年羹堯影響到了皇權,這才是自古君臣失和的根本所在。蕭何自汙以自保,張良隱退山林,韓信還在做春秋大夢,戀棧不去,不死才怪。

雍正殺年羹堯,多少還有在年羹堯面前有自卑心理的因素。功勞這麼大,卻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悠,自己這個老闆反而低三下四。

給老闆打工,是出了力,但老闆也沒虧你,該給的工資獎金一毛不少。在這種情況下,老闆自覺不欠員工什麼了,員工再蹬鼻子上臉,視老闆如漢獻帝呼來喝去,世上也沒有那麼多曹操。

平定西北後,雍正肯定要拿年羹堯開刀,無非是硬刀子還是軟刀子。軟刀子好些,弄個高級虛職,做個富家翁,低調做人,保子孫三代富貴。再有戰事,奉詔討之,功成交權,如寶劍收鞘。唐太宗李世民對名將李勣不太信任,李勣始終不給李世民以把柄,不貪功,不戀權,李世民殺無可殺。

史書前鑒諸多,年羹堯卻都沒有悟到。寶劍最安全的地方,是劍鞘。

《憑欄觀史》特約撰稿人:獨行客

什麼是大逆,無非是年羹堯影響到了皇權,這才是自古君臣失和的根本所在。蕭何自汙以自保,張良隱退山林,韓信還在做春秋大夢,戀棧不去,不死才怪。

雍正殺年羹堯,多少還有在年羹堯面前有自卑心理的因素。功勞這麼大,卻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悠,自己這個老闆反而低三下四。

給老闆打工,是出了力,但老闆也沒虧你,該給的工資獎金一毛不少。在這種情況下,老闆自覺不欠員工什麼了,員工再蹬鼻子上臉,視老闆如漢獻帝呼來喝去,世上也沒有那麼多曹操。

平定西北後,雍正肯定要拿年羹堯開刀,無非是硬刀子還是軟刀子。軟刀子好些,弄個高級虛職,做個富家翁,低調做人,保子孫三代富貴。再有戰事,奉詔討之,功成交權,如寶劍收鞘。唐太宗李世民對名將李勣不太信任,李勣始終不給李世民以把柄,不貪功,不戀權,李世民殺無可殺。

史書前鑒諸多,年羹堯卻都沒有悟到。寶劍最安全的地方,是劍鞘。

《憑欄觀史》特約撰稿人:獨行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