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行業】 大小紙廠成本差異超1000元/噸,小紙廠被淘汰後紙價堪憂!

這段時間, 受到廢紙價等一系列的推動力, 全國的紙廠開啟了新一輪的漲價, 有很多人可能對這次的突然調漲感到意外, 但仔細一想, 今年以來外廢政策日益嚴格, 國內廢紙供給持續緊張, 國廢價格攀升, 紙廠壓力與日俱增!5月4日海關總署發文要求美廢進口實施100%開箱檢查一宣佈, 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將紙廠的恐慌心理激發了出來。 各大紙廠擔心虧本紛紛調漲, 中小紙廠跟風, 漲價潮愈演愈烈!可以說,

現在廢紙政策的收緊, 大型紙廠或是最大贏家, 因為從成本還是產能上, 中小型紙廠的生存空間都會被慢慢被擠壓, 逐步退出市場競爭。

廢紙政策刺激紙企加大國廢採購量, 廢紙價水漲船高

隨著國家對廢紙進口限制的日益嚴格, 整個產業已悄然發生了變化, 國廢價格地位日益上升, 紙廠開始漲價收購廢紙, 但即使是提高收購價格, 因為優質廢紙在市場上的緊缺, 僧多粥少也很難滿足全國這麼多紙廠的需求。 對於紙廠而言, 只要廢紙價格不掉, 成品紙也必然不會降價, 這種迴圈將在一段時期內一直存在。 所以, 很多幻想今年紙價必崩的行業人士也在這次的衝擊中清醒了, 市場太多不確定因素,

一個新的政策就可能改寫行情!

大家都知道最近發生了幾件大事:海關總署發文要求5月4日起廢紙進口實施100%開箱檢查, 且自5月4日暫停中國檢驗認證集團北美有限公司裝運前檢驗工作, 加強廢紙進口的單證審核。

美廢目前在我國進口廢紙中佔據絕對的主導地位, 此次新監管措施實施, 將直接提升美廢進口的風險與成本, 短期內對美廢進口的訂單很可能出現大面積延後, 再度縮減整體廢紙進口量。 同時, 為降低經營風險, 此前已經獲得外廢配額的包裝紙企業也將被迫加大國廢採購量。

可以預見

由於新的監管措施實施, 導致美廢進口量進一步縮減, 而歐廢和日廢短期難以彌補, 國廢價格短期內有望加速上漲。

以東莞玖龍為例, 華印小編查閱99廢紙之家資料發現, 其A級黃板紙價格在5月7日已高達3200元/噸。 而據中國證券網顯示, 2017年廢紙價格啟動上漲的時間點也是在當年5月, 此後幾乎漲了一倍。

即便後續美廢進口訂單恢復正常進口量開始回暖, 但為達到國家進口標準, 以及“100%開箱檢驗”後“僥倖”心理的消失, 美廢在回收環節的成本也必將顯著提升, 到港價格恐會再現上漲。 另一方面, 進入夏季包裝紙的需求開始逐漸旺盛, 下游食品飲料等行業進入備貨期, 疊加成本上漲包裝紙價格也將水漲船高進入上行通道。

在中國證券網報導中有提到, 成品紙的庫存緊張較去年已有所緩和, 紙價這一輪的上漲原因主要在於成本端價格的推動。

一紙業上市公司高管表示“現在公司的政策是款到發貨, 不接受隔月訂單。 供貨緊張時, 也很難直接全額供貨, 簡單講就是客戶想要100萬的貨, 可能只給他配到80萬。 公司本月也會把價格上調。 ”

其實紙的漲價也給下游印刷業帶來了成本上的壓力, 山東某中小型印刷企業高管表示:“近兩年僅紙價就翻了一倍, 這還不算這兩年環保政策變化給印刷廠帶來的搬遷、技改費用。 ”

大小紙廠生產成本差異巨大, 中小紙廠將逐步退出市場競爭

大家都知道, 其實大小紙廠的生產成本差異是有很大的, 大到多少呢?我們來看看國廢與外廢價差, 龍頭紙廠成本的優勢比較突出。 申萬宏源研究所曾計算過紙廠分別使用國廢和外廢生產原紙的兩個方面價差:

1、國廢與外廢的價差增加的成本, 紙廠使用國廢與外廢生產原紙, 噸紙所耗廢紙基本持平, 均為噸紙消耗1.1噸廢紙。 根據最新價格資料, 美廢OCC價格為205美元/噸, 按照美元兌人民幣6.3589的匯率折算, 美廢OCC折合1304元/噸, 最新國廢均價2763元/噸, 價差約1400元/噸。

2、使用國廢需添加原生木漿增加的成本, 由於國廢主要是由廢紙生產的箱板瓦楞紙所形成, 但外廢多為原生木漿生產的箱板瓦楞紙形成, 國廢纖維含量顯著低於外廢纖維含量。 在國廢使用比例高的情況下, 需添加原生紙漿提高原紙品質。 如果外廢占比由40%降至0%, 則噸紙需添加30-50kg的原生紙漿提高纖維含量。

基於上述假設, 認為如果龍頭紙廠外廢比例為50%, 而中小紙廠全部使用國廢,

則兩者在纖維原料成本差異為1050元/噸。 目前環保部已經公示2018年前11批外廢進口許可證, 合計核定進口量1101萬噸, 其中玖龍紙業、理文造紙、山鷹紙業(含聯盛)共獲得配額681萬噸, 占總核定量的61.8%(vs2017全年53.2%), 加之龍頭紙企擁有完善的海外廢紙收購管道, 能保證高品質廢紙需求。 2018年龍頭紙企也將憑藉外廢進口許可證和完善回收管道獲得成本比較優勢。

其實除了成本外, 廢紙政策的收緊, 從一定意義上也可以說有利於箱板瓦楞紙行業集中度提升。 因為無論是從成本壓力還是產能上, 中小型紙廠的生存空間都會被慢慢擠壓, 而逐步退出市場競爭。

1、短期中小紙廠因成本壓力退出競爭。 正如前述, 中小紙廠纖維成本不斷上漲, 加之下游需求不旺,原紙定價掌握在龍頭紙企手中,原紙價格提升幅度難以超過國廢提價幅度。中小紙廠盈利空間將進一步收窄,難以維持盈虧平衡,逐步退出市場競爭。

2、長期龍頭新產能投放,擠佔中小紙廠國廢回收管道,中小紙廠進一步被淘汰。據申萬宏源證券預計,2018年箱板瓦楞紙將實際投放產能500萬噸,其中龍頭紙廠占比較高。龍頭紙廠為保證廢紙供應,會主動建設國廢回收管道,建立與國廢回收商長期穩定合作關係。在國廢供應難以擴張滿足新增產能需求的情況下,中小紙廠將出現廢紙供應不足的狀況,同時難以獲得其他纖維替代方式(原生木漿成本過高、半化學漿供給不足),將逐步被擠出市場。

現在行業上下人心惶惶,廢紙商怕收不到廢紙、原紙廠怕收不到國廢、紙板紙箱廠怕沒紙,在這行情下,似乎只有漲價才是讓自己心安的措施,市場甚至出現了“人為”的供不應求,原紙廠、紙板廠紛紛漲價自保。兩面受夾擊的紙箱廠只能硬著頭皮跟客戶再次議價,通常旺季時,上游原紙廠就會漲價,而這時也是一年一度跟下游客戶投標和議價的關鍵期,想轉嫁成本壓力太難了。只能說,在這紛亂的行情之下,各有各的苦衷,能堅持下來的都是好漢!

加之下游需求不旺,原紙定價掌握在龍頭紙企手中,原紙價格提升幅度難以超過國廢提價幅度。中小紙廠盈利空間將進一步收窄,難以維持盈虧平衡,逐步退出市場競爭。

2、長期龍頭新產能投放,擠佔中小紙廠國廢回收管道,中小紙廠進一步被淘汰。據申萬宏源證券預計,2018年箱板瓦楞紙將實際投放產能500萬噸,其中龍頭紙廠占比較高。龍頭紙廠為保證廢紙供應,會主動建設國廢回收管道,建立與國廢回收商長期穩定合作關係。在國廢供應難以擴張滿足新增產能需求的情況下,中小紙廠將出現廢紙供應不足的狀況,同時難以獲得其他纖維替代方式(原生木漿成本過高、半化學漿供給不足),將逐步被擠出市場。

現在行業上下人心惶惶,廢紙商怕收不到廢紙、原紙廠怕收不到國廢、紙板紙箱廠怕沒紙,在這行情下,似乎只有漲價才是讓自己心安的措施,市場甚至出現了“人為”的供不應求,原紙廠、紙板廠紛紛漲價自保。兩面受夾擊的紙箱廠只能硬著頭皮跟客戶再次議價,通常旺季時,上游原紙廠就會漲價,而這時也是一年一度跟下游客戶投標和議價的關鍵期,想轉嫁成本壓力太難了。只能說,在這紛亂的行情之下,各有各的苦衷,能堅持下來的都是好漢!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