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文>正文

給央視節目糾錯:《春有百花》作者不是紹曇

導語:“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是一首廣為流傳的禪門金曲, 最為佛門弟子所愛頌。 有點佛教常識的都知道這是宋朝無門慧開禪師所作, 但前不久央視《經典詠流傳》播出由王懷堅作曲、齊豫演唱的《春有百花》時, 卻將《春有百花》原作者說成是“宋朝高僧釋紹曇”。 鳳凰網佛教特邀中國社會科學���榮譽學部委員、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楊曾文教授撰文給央視糾個錯。

央視是大媒體, 北大是著名學府, 謹望再介紹《春有百花》作者時加以糾正。 楊曾文教授文章如下:


繪圖:H.Z.studio

央視的著名節目最近犯了一個張冠李戴的錯誤。

2018年3月24日, 今年度央視最受關注的節目之一《經典詠流傳》節目播出王懷堅作曲、齊豫演唱的《春有百花》。 節目很好, 但將“頌古”《春有百花》原作者說成是“宋朝高僧釋紹曇”, 卻屬於張冠李戴的錯誤。

錯究竟出在哪裡呢?從報導可知,

錯不在作曲者王懷堅先生, 而是出在所依據的《全宋詩》記載。 王懷堅先生只是“將歌名定位《春有百花》”, 並為之作曲。

經查, 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編、傅璿琮等人主編、1998年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全宋詩》第三四二九卷在所載“釋紹曇頌古五十五首”之中, 在“舉: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之下, 載有“春有百花”這首“頌古”詩。

但于作者看來, 北大版《全宋詩》在這一細節上錯了!《春有百花》的真正作者,

應是南宋臨濟宗禪僧無門慧開禪師。

慧開(1183~1260)宋代臨濟宗楊岐下七世, 杭州人, 俗姓梁, 嗣法于臨濟宗楊岐派五祖法演下四世月林師觀。 自南宋嘉定十一年(1218)住持安吉報國寺始, 相繼住持隆興天寧、黃龍翠岩寺、蘇州開元寺與靈岩寺、鎮江焦山寺、金陵保寧寺, 最後於淳佑六年(1246)奉旨住持杭州護國仁王寺。 並曾受宋理宗賜“佛眼”之號。 (據明文琇編《增集續傳燈錄》卷二等)

《春有百花》的作詞時間, 則在宋理宗紹定二年(1229)正月, 慧開為恭賀皇帝生日, 特將年前所印《禪宗無門關》進獻朝廷。

《禪宗無門關》, 簡稱《無門關》。 在佛教史上的價值非常大, 由慧開弟子彌衍宗紹編, 收錄“拈提佛祖機緣四十八則”。 每則包含內容十分豐富, 列舉如下:

四字題目

舉古(舉前人語錄公案事例, 慧開在前未加“舉”字)

拈古(也稱拈提、拈則、拈語, 對所舉前人語錄公案之後所作的評量、論議, 慧開稱“無門曰”)

頌古(以詩偈文體加以讚頌, 或四言、五言、七言不等, 慧開加“頌曰”)。

所謂“春有百花”的偈頌, 在《無門關》中原題是“平常是道”, 是對第十九則舉古、拈語所作的“頌”。 請看原文:

平常是道

南泉因趙州問:如何是道?泉雲:平常心是道。 州雲:還可趣向否?泉雲:擬向即乖。

州雲:不擬, 爭知是道?泉雲:道不屬知, 不屬不知。 知是妄覺, 不知是無記。 若真達不擬之道, 猶如太虛廓然洞豁, 豈可強是非也?州於言下頓悟。

無門曰:南泉被趙州發問, 直得瓦解冰消, 分疏不下。 趙州縱饒悟去, 更參三十年始得。

頌曰: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南泉, 即普願(748-834), 嗣法于唐代禪宗慧能下二世馬祖道一(709-788), 因長期在池州(治所在今安徽池州)南泉山傳法,

故以“南泉”為號。

趙州, 即趙州和尚(778-897), 名從諗, 是南泉的弟子。

趙州和尚在南泉門下時曾問:“如何是道?”南泉答之以“平常心是道”。 這一禪語源自馬祖禪師。 所謂“平常心”, 意為在心中消除一切是非、取捨、凡聖等等意念, 進入“無念”的心境。 南泉表示, 這一“平常心”就是解脫之道, 超言絕相, 不宜以語言文字加以揣摸和思慮。

而慧開的偈頌, 正是借此表達思想:春夏秋冬皆有美好風景, 如果在心中不再牽掛那些惱人的“閒事”, 豈不是隨時皆為人間好時節嗎?

對這樣一首作者十分明確的頌古, 自傳世以來從未有人懷疑過, 為什麼在今天竟出現將作者說成是紹曇的錯誤呢?問題出在《全宋詩》編纂者一時的疏漏。

南宋紹曇禪師,確有其人。據明文琇編《增集續傳燈錄》卷四所載本傳及其弟子自悟等人編《希叟紹曇禪師語錄》一卷、法澄等人編《希叟紹曇禪師廣錄》七卷等資料,紹曇,字希叟,西蜀人,嗣法于臨濟宗楊岐下八世徑山無准師範(1177-1249),從淳佑九年(1249)住持慶元府佛隴 禪寺開始,相繼住持平江府法華禪寺、慶元府雪竇資聖禪寺和瑞岩山開善禪寺等。各種文獻雖未明記紹曇的生卒年代,然而在《希叟紹曇禪師語錄》前面所載“歲在屠維單閼(即己卯,元至元十六年,1279)”趙孟何寫的序,其中有“闍維(即荼毗,火化)舍利流珠”的語句。這表明,紹曇在1279年以前前已經去世。從他首次出任住持及死年來的推定,希叟紹曇的年齡應小於無門慧開。

那麼,所謂《春有百花》的偈頌與紹曇有關係嗎?有,是他上堂說法時確實引用過,卻不是作者。《希叟紹曇禪師廣錄》第五卷載錄是紹曇的“拈古並頌”,體例有三種情況:(一)有“舉”(即舉古,引證前人禪語公案)、“拈雲”(評述)、“頌”(即頌古,偈頌);(二)在“舉”之後雖有偈頌,卻不加“頌”字;(三)有“舉”和“拈雲”兩項而沒有“頌”。“春有百花”這首偈沒有在明確標明是“頌”的63首之中,而是屬於上述第二種情況,列在他的“舉”語之後:

舉:居一切時,不起妄念。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莫將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紹曇所舉之語“居一切時,不起妄念”,出自唐佛陀多羅譯《圓覺經》,原句是:“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于諸妄心,亦不息滅”。在後面所加“春有百花”之偈,正是慧開《無門關》中對“平常是道”禪語所作的頌古,絕不是紹曇作品。由此至少可以推斷,上述第二種場合中的偈頌不全是紹曇所作。

據以上考述,將無門慧開用來讚頌唐南泉禪師“平常心是道”的“春有百花”的偈頌說成是紹曇的作品,確實是張冠李戴,謹望有關方面再介紹時加以糾正。

南宋紹曇禪師,確有其人。據明文琇編《增集續傳燈錄》卷四所載本傳及其弟子自悟等人編《希叟紹曇禪師語錄》一卷、法澄等人編《希叟紹曇禪師廣錄》七卷等資料,紹曇,字希叟,西蜀人,嗣法于臨濟宗楊岐下八世徑山無准師範(1177-1249),從淳佑九年(1249)住持慶元府佛隴 禪寺開始,相繼住持平江府法華禪寺、慶元府雪竇資聖禪寺和瑞岩山開善禪寺等。各種文獻雖未明記紹曇的生卒年代,然而在《希叟紹曇禪師語錄》前面所載“歲在屠維單閼(即己卯,元至元十六年,1279)”趙孟何寫的序,其中有“闍維(即荼毗,火化)舍利流珠”的語句。這表明,紹曇在1279年以前前已經去世。從他首次出任住持及死年來的推定,希叟紹曇的年齡應小於無門慧開。

那麼,所謂《春有百花》的偈頌與紹曇有關係嗎?有,是他上堂說法時確實引用過,卻不是作者。《希叟紹曇禪師廣錄》第五卷載錄是紹曇的“拈古並頌”,體例有三種情況:(一)有“舉”(即舉古,引證前人禪語公案)、“拈雲”(評述)、“頌”(即頌古,偈頌);(二)在“舉”之後雖有偈頌,卻不加“頌”字;(三)有“舉”和“拈雲”兩項而沒有“頌”。“春有百花”這首偈沒有在明確標明是“頌”的63首之中,而是屬於上述第二種情況,列在他的“舉”語之後:

舉:居一切時,不起妄念。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莫將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紹曇所舉之語“居一切時,不起妄念”,出自唐佛陀多羅譯《圓覺經》,原句是:“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于諸妄心,亦不息滅”。在後面所加“春有百花”之偈,正是慧開《無門關》中對“平常是道”禪語所作的頌古,絕不是紹曇作品。由此至少可以推斷,上述第二種場合中的偈頌不全是紹曇所作。

據以上考述,將無門慧開用來讚頌唐南泉禪師“平常心是道”的“春有百花”的偈頌說成是紹曇的作品,確實是張冠李戴,謹望有關方面再介紹時加以糾正。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