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跟江西相比,湖南跟四川的辣都不咋行啊!


鳩摩智被段譽用北冥神功吸中後是什麼體驗?

江西菜瞭解一下?

如果把四川辣椒、湖南辣椒、江西辣椒以金庸小說中的武功派別來進行對比, 那川辣好比逍遙派,

招式飄逸靈秀、引人注目, 正如川菜的招牌菜色麻婆豆腐、毛血旺、辣子雞丁等, 色澤鮮豔、光看圖片就能令人食指大動。

湘辣就像是勁道剛猛的降龍十八掌, 純輸出流的招式, 只要你敢下筷, 就必然要做好辣覺充斥五臟六腑的心理準備。

而江西辣椒, 正如北冥神功, 聽起來平平無奇, 但卻走的是內功流, 初時不覺、但辣味猶如頂尖高手的掌力般綿綿不息, 等你回味過來時,

叫人想灌十桶2L的自來水。

比川菜辣得純粹, 比湘菜辣得徹底

都說四川人吃菜不怕辣, 湖南人吃菜怕不辣, 而江西人卻是吃菜不覺辣。 比起四川、湖南兩大早就以“辣”聞名的菜系, 江西的贛菜則稍微顯得有些籍籍無名。

川菜和湘菜的成名大菜多, 傳播廣, 且南北通吃, 不管是在純南方的宴席還是純北方的飯局, 都能見到這兩大菜系的個中精品。 而江西菜走的卻是與他們截然不同的路子, 在家常菜中下功夫。

《射雕英雄傳》裡, 黃蓉為了留住洪七公, 在接連做了叫花雞、好逑湯之後, 最後拿出壓箱底的絕活兒正是炒白菜、蒸豆腐、燉雞蛋、白切肉這樣的家常菜。 正所謂, 菜系之綺麗鬼怪無所不有, 但真正的烹調高手, 愈是在平常的菜肴中,

愈是能顯出奇妙功夫。

黃蓉靠自己精湛的廚藝征服了洪七公

川菜之辣七分辣在菜名, 三分味賜麻椒。 看著色澤鮮豔、垂涎欲滴, 但入口即散, 除了“麻”感,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湘菜之辣九分辣在湯底, 一分辣在嘴巴。 多數菜品尤以鮮辣為主, 一道剁椒魚頭, 辣椒不止要淋油, 更要保證辣椒還在“鮮”的那個勁兒上淋油, 圖的就是一個大汗淋漓的暢快。

而贛菜之辣的精髓,

十分全在菜裡, 不知不覺中散於肚腸之間, 後勁十足。 幹辣椒、辣椒粉、鮮辣椒、小辣椒、朝天椒, 但凡能叫得上名字的辣椒都能在江西人的家常菜品種看到。

江西篁嶺, 村民在曬辣椒

炒青菜不如放辣椒, 炒雞蛋不如放辣椒, 炒土豆絲不如放辣椒, 不求鹹淡到位, 但求一辣到底。 鹽放得到不到位沒要緊, 只要辣椒管夠, 大排檔都能讓江西人吃出五星級的滿足感。

太辣, 所以退出了“辣”系之王的battle

能被廣泛傳播的“辣”系都不能算真的“辣”系。

畢竟以接受度而言, 推廣最多的菜系往往也證明它們的辣度是最能被普遍接受的。 而真正的巔峰之辣, 往往曲高和寡, 鮮有人知。 這也是為什麼, 江湖上總飄著江西菜的傳說, 然而卻始終看不到贛菜館的影子。

大部分城市都很少有正宗的贛菜館

川菜館和湘菜館遍佈大江南北, 全國34個省市中要挑出一個沒有川、湘菜式的地方很難,

但要挑出幾個有贛菜館的地方, 那倒真是得費些功夫了。 在網路上, 川、湘之爭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時候, 贛菜由於辣得過分, 提前退出了這場辣味battle, 直接被送上了評委席。

在江西人眼裡, 能吃三瓶老乾媽的人根本不算能吃辣, 老乾媽那是屬於直接被歸為雞精類的調味品, 能幹嚼一整框朝天椒的人才叫真·漢子。 也正因為辣度過分, 導致不吃辣的人川菜、湘菜還能夾兩筷子, 但只要來到江西, 簡直無處下嘴。 畢竟, 這是一個連蒸蛋都要在碗裡鋪一層朝天椒的省份!

不比川菜和湘菜, 贛菜不僅在菜名上具有欺騙性, 在菜的品相上欺騙性更高。 光看菜名和圖片, 跟辣半點不沾邊。 但如果把辣子雞丁(川菜)、剁椒魚頭(湘菜)、江南小炒魚(贛菜)同時端上桌, 你會分別得出“好麻好辣,好過癮”;“好辣,我還是避開辣的地方吃菜吧”、“我根本沒夾有辣椒的地方啊,怎麼會辣成這樣啊?”

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江南小炒魚,可能辣到刺激神經

絕對讓你笑著點菜,哭著買單。

江西人的嗜辣傳說

辣椒的骨灰級粉絲、美國廚師馬克·米勒曾經有言:“全球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在平時做飯時會用到辣椒。”在江西,這個比率幾乎可以提高到覆蓋全省。

江西人到底有多嗜辣,參見以下:

1、 冰箱的冷藏空間裡永遠留著一層存放辣椒醬。當然是,純的,朝天椒。

2、早餐店默認加辣椒,不加辣椒都得特意提前打招呼、站在旁邊盯著老闆防手抖。

3、吃杭幫菜跑去後廚要辣椒醬的人,請一定不要大意地懷疑,是的,他一定就是江西人。

4、沙縣小吃裡,挖三勺辣椒還嫌沒有味的,十有八九都是江西人。

5、炒菜不放辣椒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不放辣椒的。

6、吃飯沒有菜可以,但是沒有辣椒?那飯還能吃嗎?

江西人除了消費辣椒,生產辣椒同樣也是一把好手。我國辣椒出口的主要產品為辣椒幹、辣椒粉、油辣椒、辣椒油、辣椒醬、辣椒罐頭等。日本進口辣椒的90%來自中國,韓國進口辣椒的50%來自中國,墨西哥進口辣椒的30%來自中國。

在我國種植辣椒的八大省份中,江西省以辣椒種植面積7萬公頃,產量130萬噸,約占全國辣椒產量的7%,辣椒是江西省非常重要的一種經濟支柱作物,其種植面積占到了全省蔬菜面積的10%。

一般來說,湖南人配菜常用尖椒和剁椒,四川人入味常用紅油和麻椒,但是大部分被江西菜辣哭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到底用了什麼神秘的辣椒,才辣得如此痛徹心扉。

依照自然界的基本定律,顏色越鮮豔的植物可能越毒。這個定律在辣椒界同樣適用,越大的辣椒越不辣,真正辣到胃疼的,都是看著毫不起眼的“小辣椒”,比如江西人最愛入菜剁醬的朝天椒,是一種連清洗一下都要再重洗八遍手才能揉眼睛的存在。

朝天椒自泰國傳入之後,經過了幾個變種後,如今在國內已經有了許多不同的品種。江西省正是國內朝天椒種植面積較多的地區。反觀四川、湖南,對朝天椒的引入則少之又少。這種辣椒,大多個頭小,色澤鮮豔,辣味纏綿,後勁十足。入口不化,辣味在身體裡流連徘徊的時長不下於一場梁祝十八相送。

江西菜之辣,從來不在擺盤的華麗配色,也不在配菜的精心挑選,而在於將辣子融入到每一根菜葉的細緻,潤辣細無聲。正如北冥神功,不發則已,一旦發動就會吸走你身上所有對於“辣”的抵抗力,辣味就如同滔滔江水滾滾襲來,再也無法回頭。

[1]藍勇.中國飲食辛辣口味的地理分佈及其成因研究[J].地理研究,2001,20(2):229-236.

[2]寫食主義:中國“辛辣文化”與“辣椒革命”.南方週末[EB/OL].

[3]我國辣椒市場品種分佈概況及產業問題剖析.[N].

[4]吳玉平.探訪“辣椒第一村”[N].上饒日報,2012-02-04(001).

你會分別得出“好麻好辣,好過癮”;“好辣,我還是避開辣的地方吃菜吧”、“我根本沒夾有辣椒的地方啊,怎麼會辣成這樣啊?”

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江南小炒魚,可能辣到刺激神經

絕對讓你笑著點菜,哭著買單。

江西人的嗜辣傳說

辣椒的骨灰級粉絲、美國廚師馬克·米勒曾經有言:“全球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在平時做飯時會用到辣椒。”在江西,這個比率幾乎可以提高到覆蓋全省。

江西人到底有多嗜辣,參見以下:

1、 冰箱的冷藏空間裡永遠留著一層存放辣椒醬。當然是,純的,朝天椒。

2、早餐店默認加辣椒,不加辣椒都得特意提前打招呼、站在旁邊盯著老闆防手抖。

3、吃杭幫菜跑去後廚要辣椒醬的人,請一定不要大意地懷疑,是的,他一定就是江西人。

4、沙縣小吃裡,挖三勺辣椒還嫌沒有味的,十有八九都是江西人。

5、炒菜不放辣椒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不放辣椒的。

6、吃飯沒有菜可以,但是沒有辣椒?那飯還能吃嗎?

江西人除了消費辣椒,生產辣椒同樣也是一把好手。我國辣椒出口的主要產品為辣椒幹、辣椒粉、油辣椒、辣椒油、辣椒醬、辣椒罐頭等。日本進口辣椒的90%來自中國,韓國進口辣椒的50%來自中國,墨西哥進口辣椒的30%來自中國。

在我國種植辣椒的八大省份中,江西省以辣椒種植面積7萬公頃,產量130萬噸,約占全國辣椒產量的7%,辣椒是江西省非常重要的一種經濟支柱作物,其種植面積占到了全省蔬菜面積的10%。

一般來說,湖南人配菜常用尖椒和剁椒,四川人入味常用紅油和麻椒,但是大部分被江西菜辣哭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到底用了什麼神秘的辣椒,才辣得如此痛徹心扉。

依照自然界的基本定律,顏色越鮮豔的植物可能越毒。這個定律在辣椒界同樣適用,越大的辣椒越不辣,真正辣到胃疼的,都是看著毫不起眼的“小辣椒”,比如江西人最愛入菜剁醬的朝天椒,是一種連清洗一下都要再重洗八遍手才能揉眼睛的存在。

朝天椒自泰國傳入之後,經過了幾個變種後,如今在國內已經有了許多不同的品種。江西省正是國內朝天椒種植面積較多的地區。反觀四川、湖南,對朝天椒的引入則少之又少。這種辣椒,大多個頭小,色澤鮮豔,辣味纏綿,後勁十足。入口不化,辣味在身體裡流連徘徊的時長不下於一場梁祝十八相送。

江西菜之辣,從來不在擺盤的華麗配色,也不在配菜的精心挑選,而在於將辣子融入到每一根菜葉的細緻,潤辣細無聲。正如北冥神功,不發則已,一旦發動就會吸走你身上所有對於“辣”的抵抗力,辣味就如同滔滔江水滾滾襲來,再也無法回頭。

[1]藍勇.中國飲食辛辣口味的地理分佈及其成因研究[J].地理研究,2001,20(2):229-236.

[2]寫食主義:中國“辛辣文化”與“辣椒革命”.南方週末[EB/OL].

[3]我國辣椒市場品種分佈概況及產業問題剖析.[N].

[4]吳玉平.探訪“辣椒第一村”[N].上饒日報,2012-02-04(001).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