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起跑線》熱映背後,是教育觀的統一?還是對於教育方式的順從?

點擊上方

編者按

國外的教育是一種“嘗試教育”, 讓學生嘗試進行學習探究, 在實踐中發現問題和難點, 繼而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積累經驗, 並得出屬於自己的知識結論,

其注重對於學生邏輯思維、動手能力以及創造力等綜合素質的培養。

而中國的教育是有一種“灌輸式”的傳統, 先將經驗和知識教授給學生, 學生按部就班, 在老師的指導下學習實踐, 得到的結論是書本知識, 在這種固定學習模式下, 中國學生普遍動手實踐能力較弱, 缺乏創造力。

印度電影《起跑線》近期在國內熱映, 引發國人諸多評論與思考, 是教育觀的統一?還是對於教育方式的順從?究竟是怎樣的教育體系, 使印度裔高管“佔領”矽谷?

經常聽到有人感歎矽谷的高科技公司都被印度人“佔領”了, 具體到什麼程度了呢?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在矽谷的1/3工程師是印度裔, 矽谷高科技公司裡7%的CEO是印度人;印度人創建的工程和科技公司比英國人、華人和日本人所創建的總和還多。

噢, 對不起, 這還只是一份十年前(2008年)的報告。

今天, 三大矽谷IT公司:蘋果、穀歌、微軟, 後兩個的CEO都是印度裔。 除了穀歌與微軟, 摩托羅拉、諾基亞、軟銀、Adobe、SanDisk、百事可樂、聯合利華、萬事達卡、標準普爾……這些知名國際巨頭的CEO都已經被印度人拿下。

即使在整體商業領域:全美500強企業中, 外籍CEO有75位, 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印度裔(籍)10位。 英國裔(籍)9位。 另有來自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亞、巴西、土耳其等在內的其他國家的人士。 中國香港華裔(籍)和中國臺灣華裔(籍)分別有1位, 中國大陸華裔(籍)0人。

從1999~2012年, 雖然印度雇員只占矽谷整體雇員人數的6%, 但印度人在矽谷創建的公司占全矽谷的比例從7%飆升到了15.5%!

而且不同于華人矽谷高管往往本科甚至更早前就來到美國的情況(陳士俊8歲開始, 李開複11歲開始接受美國教育), 印度裔的矽谷高管幾乎全部是本科甚至念完研究生才來的美國。

這其中最著名的要算是印度理工學院(IIT)了。 據說是世界上第一難考大學:

好吧, 你說清華北大的資料是全國高考錄取率和IIT是自主招生考試, 那我們來比較清華北大的自主招生:

(因為第一條顯示初審通過的為2446, 通過率不到10%, 所以估計)申請自招的人數應該在25000~28000。 最後錄取778人, 錄取率=778/25000~778/28000=3.1%~2.8%

從這個資料看, IIT和清、北相比並沒有明顯更難考。

而且我們不要忘了, 能去參加清華北大自主招生的已經是各省精英中的精英了, 和IIT這種45萬人可以參加的報考門檻, 要已經精挑細選得多了!

另一方面, 在教育撥款上:

即使用最誇張的演算法, IIT是每個學生每年30萬盧比, 折合2.9萬人民幣。

而清華2017年的教育經費撥款30億元、科研撥款50億元, 全校學生3.6萬人。 如果算總撥款的話是平均一個學生80/3.6=22.2萬!即使只算教育撥款也高達30/3.6=8.3萬元。

可以說從任何角度都碾壓印度理工。

換句話說, 清華的錄取往最寬裡面算也不比IIT容易, 清華每個學生的教育資源用最嚴格的方法算也比IIT最寬的演算法高得多。 結果是, “留美預備學堂”在美國被人家全線碾壓。 這不得不讓人深思啊。

說到印度理工, 其實最早我並不是從關於矽谷的新聞上瞭解到的, 而是一部經典的電影:

《三個傻瓜》3 IDIOTS

雖然這部電影描寫的這所原型為印度理工的大學, 教條、壓抑、呆板,毫無創新精神,但你得想想美國人電影還天天黑自己政府最爛呢。作為電影總要樹立一個衝突、一個反面,往往並不反映真實情況。或許影片中弘揚的價值觀,出彩的情節,才真正反映了印度教育所推崇的理念。

用一句臺詞來說就是:Alliswell(哦裡斯歪兒)。翻譯過來就是,喜歡窮折騰。不論是開頭的電擊門口小便者,還是最危機關頭的緊急助產裡的臨時網路教助產、自製發電機、自製吸塵器吸胎兒……完全體現了影片對智慧的概括:敢於窮折騰、動手能力、理論轉化為實踐的能力。

考慮到IIT相比中國大學要少得多的資源來說,喜歡窮折騰真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一直在搜集關於青少年科技製作、實驗類的資料。一次我看到一本《愛上製作》,是從美國引進的製作類的書,裡面講到一個印度的老師,教授孩子用各種廉價的材料甚至是回收的垃圾製作科學玩具,其中有一張這樣的圖片:

一支鉛筆不依靠任何豎直方向的接觸而懸浮在半空中。如此神奇,同時又如此簡單和質樸。文章說,2006年一個印度小女生籍由這個小製作所撰寫的科學報告參加了美國印弟安納波里斯的因特爾國際科學和工程展(ISEF),並獲得了第二名。又因為這次的獲獎,被英國的大學錄取,甚至在2010年麻省理工林肯實驗室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顆小行星。

真是一個很美好的故事,然後我記下了這老師的網站。一過就是幾天。

一天我又需要尋找實驗資料,所以想起了那個記下還沒有查的網站,於是我打開了這個網站。真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網站。簡直讓人懷疑是90年代的產物。

這就是網站的主頁。但是打開裡面的“來自垃圾的玩具”連結,我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廢自行車內胎做的打氣筒、吸管做的水泵、只剩一半的籃球做的數學模型、廢光碟做的發電機、自行車氣芯橡皮和火柴棍做的原子模型、飲料瓶做的肺部呼吸模型……

應有盡有,我當時興奮地給友人在qq上推薦“無盡的資源啊!!!”然後我就搜索了這個老師的名字,發現他竟然是印度理工學院畢業的,就更加敬佩了。我又給朋友留言:“IIT引領科學青年!”

我還搜到了他在TED上的演講,後來發現,這是TED上最好的5段教育演講之一。

“看這傢伙用沙啞的聲音展示這些玩具,簡直讓人想哭。”我一邊看一邊和友人說。

6分鐘後,在關於盲童玩具畫筆那裡。我說:“最後還是沒忍住。偉大的人生啊。”

一位世界上頂尖理工院校的畢業生用科技帶給人快樂和智慧,教給孩子竭盡所能地創造而不僅僅是使用現成的科技產品。然後看著這些學生一個個閃爍著忘我的眼神,作為一個工科生這或許就是人生最完美的景象了吧。

因為知道IIT完全是因為電影《三個傻瓜》。於是我當時半開玩笑半憧憬地說:“我強烈懷疑做這個的人就是三傻的原型。”

當然這不是真的,我查過了。但在我心中他就是那個蘭徹:信手拈來變廢為寶,用自己的雙手實踐自己的價值觀。雖然GUPUTA不是三傻的原型,但他的事業本身就已經足夠震撼人心,而且他還放棄了所有專利,從這點來說,他比電影還牛逼。他有一段話講得特別好:

(大意是:)科學教育的器材應該是任何階層的孩子能負擔得起並且能參與制作的。如果你去看許多大型的科技館(科學博物館),你會發現大多數的專案都是僅供展示的。如果一個孩子在這樣的博物館花了3個小時,看那些鐳射裝置、那些玻璃儀器、和各種發光,然後三小時以後這個(普通階層的)孩子會感到完完全全的無助、深深的無力感。因為當他或她回家以後,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無法延伸。這些巨型的機構,更像是權力和財富的炫耀品,而不是親近這些孩子的教育載體。

其實,一份報紙或雜誌,我們就能切割成小方塊,孩子們可以做許許多多幾何形狀。這張紙就事實上變成了一個幾何實驗室。通過一些折疊,他們可以製作出扇翅膀的小鳥、會彈跳的青蛙、孔雀或者扇尾魚。這些就是幾何學的實踐,而無需過多的言辭。

——Arvind Guputa

你說這樣的教育太low了,太寒磣了,玩玩還可以,能有什麼實際的技術推動、商業價值?

那好,我來介紹另一個TED大熱的視頻:

《對抗全球瘧疾的新利器——50美分的顯微鏡》

簡單地講,斯坦福大學研究人員發現非洲瘧疾檢測的重大問題是,顯微鏡過於昂貴,以至於當地人根本不敢輕易使用,因為一旦損壞的結果是數月甚至數年的工資。

於是開發出的一種基於折紙技術的顯微鏡Foldscope,這種極其低成本、方便運輸和維護的顯微鏡正越來越在貧困地區的瘧疾防治中發揮出無與倫比的作用。

它甚至被開發出設計者沒有設想到的用途,比如在盧旺達,當地植物病理學家用它來檢測香蕉作物上的真菌,而坦尚尼亞的孩子們用它來檢測牛糞中的寄生蟲。更因為它的低廉價格,它越來越多地成為世界各國生物、科學課上每個學生可以擁有的學習設備。大大促進了科學教育的熱情和普及。

他的設計者是斯坦福大學的生物工程教授Manu Prakash(馬努·普拉卡什)博士:

他手裡拿的那張紙就是一個折紙顯微鏡Foldscope的全部材料

他是哪裡人呢?——哈哈,你猜對了。印度人。

他是哪個大學讀的本科呢?——哈哈,你又猜對了。印度理工(坎普爾分校)。

2015年,印度生物技術部啟動一項計畫:將在全印度80個大學和機構推廣折紙顯微鏡(Foldscope),用作為學生學習生物、化學和物理的教學工具。

從古普塔的垃圾玩具到普拉卡什的折紙顯微鏡,似乎真的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讓人看到那種深入核心的“窮折騰”精神。在我看來這就是正在印度發生的科技教育實踐。我相信這樣的實踐正在為印度更強大的科技人才培育發揮著重要作用。我衷心地希望我們的學生也能夠接受這樣的教育,去動手、去創造、去窮折騰,而不是一想到科技教育,就是做題,就是專門的實驗室、昂貴的器材和按部就班的實驗報告。科學教育應該是好玩的,應該是可以親手實踐的,應該是讓我們的青少年擁有創造的眼光和動手能力的。

或許我們今天的學校還無法如我所願般的快速轉變,但我們每一個物理、化學、自然、科學……老師、甚至是每一個家長都可以行動起來,去讓孩子擁有這樣快樂有益的科學教育。

以上內容轉自埃爾特 Arete_edu

歡迎分享,留言交流。

猜你喜歡

百億級市場背後少兒輪滑培訓又將如何分羹?| 教育部發佈《民促法實施條例》徵求意見稿 | 啟行營地教育如何面對行業發展挑戰?| 教育部印發《教育資訊化2.0行動計畫》通知 | 少兒馬術的廣闊市場在哪裡? | 少年商學院的發展與佈局為何受資本親睞?| 兩年內獲3輪高額融資,線上素質教育平臺成長保究竟有何優勢?|

教條、壓抑、呆板,毫無創新精神,但你得想想美國人電影還天天黑自己政府最爛呢。作為電影總要樹立一個衝突、一個反面,往往並不反映真實情況。或許影片中弘揚的價值觀,出彩的情節,才真正反映了印度教育所推崇的理念。

用一句臺詞來說就是:Alliswell(哦裡斯歪兒)。翻譯過來就是,喜歡窮折騰。不論是開頭的電擊門口小便者,還是最危機關頭的緊急助產裡的臨時網路教助產、自製發電機、自製吸塵器吸胎兒……完全體現了影片對智慧的概括:敢於窮折騰、動手能力、理論轉化為實踐的能力。

考慮到IIT相比中國大學要少得多的資源來說,喜歡窮折騰真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一直在搜集關於青少年科技製作、實驗類的資料。一次我看到一本《愛上製作》,是從美國引進的製作類的書,裡面講到一個印度的老師,教授孩子用各種廉價的材料甚至是回收的垃圾製作科學玩具,其中有一張這樣的圖片:

一支鉛筆不依靠任何豎直方向的接觸而懸浮在半空中。如此神奇,同時又如此簡單和質樸。文章說,2006年一個印度小女生籍由這個小製作所撰寫的科學報告參加了美國印弟安納波里斯的因特爾國際科學和工程展(ISEF),並獲得了第二名。又因為這次的獲獎,被英國的大學錄取,甚至在2010年麻省理工林肯實驗室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顆小行星。

真是一個很美好的故事,然後我記下了這老師的網站。一過就是幾天。

一天我又需要尋找實驗資料,所以想起了那個記下還沒有查的網站,於是我打開了這個網站。真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網站。簡直讓人懷疑是90年代的產物。

這就是網站的主頁。但是打開裡面的“來自垃圾的玩具”連結,我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廢自行車內胎做的打氣筒、吸管做的水泵、只剩一半的籃球做的數學模型、廢光碟做的發電機、自行車氣芯橡皮和火柴棍做的原子模型、飲料瓶做的肺部呼吸模型……

應有盡有,我當時興奮地給友人在qq上推薦“無盡的資源啊!!!”然後我就搜索了這個老師的名字,發現他竟然是印度理工學院畢業的,就更加敬佩了。我又給朋友留言:“IIT引領科學青年!”

我還搜到了他在TED上的演講,後來發現,這是TED上最好的5段教育演講之一。

“看這傢伙用沙啞的聲音展示這些玩具,簡直讓人想哭。”我一邊看一邊和友人說。

6分鐘後,在關於盲童玩具畫筆那裡。我說:“最後還是沒忍住。偉大的人生啊。”

一位世界上頂尖理工院校的畢業生用科技帶給人快樂和智慧,教給孩子竭盡所能地創造而不僅僅是使用現成的科技產品。然後看著這些學生一個個閃爍著忘我的眼神,作為一個工科生這或許就是人生最完美的景象了吧。

因為知道IIT完全是因為電影《三個傻瓜》。於是我當時半開玩笑半憧憬地說:“我強烈懷疑做這個的人就是三傻的原型。”

當然這不是真的,我查過了。但在我心中他就是那個蘭徹:信手拈來變廢為寶,用自己的雙手實踐自己的價值觀。雖然GUPUTA不是三傻的原型,但他的事業本身就已經足夠震撼人心,而且他還放棄了所有專利,從這點來說,他比電影還牛逼。他有一段話講得特別好:

(大意是:)科學教育的器材應該是任何階層的孩子能負擔得起並且能參與制作的。如果你去看許多大型的科技館(科學博物館),你會發現大多數的專案都是僅供展示的。如果一個孩子在這樣的博物館花了3個小時,看那些鐳射裝置、那些玻璃儀器、和各種發光,然後三小時以後這個(普通階層的)孩子會感到完完全全的無助、深深的無力感。因為當他或她回家以後,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無法延伸。這些巨型的機構,更像是權力和財富的炫耀品,而不是親近這些孩子的教育載體。

其實,一份報紙或雜誌,我們就能切割成小方塊,孩子們可以做許許多多幾何形狀。這張紙就事實上變成了一個幾何實驗室。通過一些折疊,他們可以製作出扇翅膀的小鳥、會彈跳的青蛙、孔雀或者扇尾魚。這些就是幾何學的實踐,而無需過多的言辭。

——Arvind Guputa

你說這樣的教育太low了,太寒磣了,玩玩還可以,能有什麼實際的技術推動、商業價值?

那好,我來介紹另一個TED大熱的視頻:

《對抗全球瘧疾的新利器——50美分的顯微鏡》

簡單地講,斯坦福大學研究人員發現非洲瘧疾檢測的重大問題是,顯微鏡過於昂貴,以至於當地人根本不敢輕易使用,因為一旦損壞的結果是數月甚至數年的工資。

於是開發出的一種基於折紙技術的顯微鏡Foldscope,這種極其低成本、方便運輸和維護的顯微鏡正越來越在貧困地區的瘧疾防治中發揮出無與倫比的作用。

它甚至被開發出設計者沒有設想到的用途,比如在盧旺達,當地植物病理學家用它來檢測香蕉作物上的真菌,而坦尚尼亞的孩子們用它來檢測牛糞中的寄生蟲。更因為它的低廉價格,它越來越多地成為世界各國生物、科學課上每個學生可以擁有的學習設備。大大促進了科學教育的熱情和普及。

他的設計者是斯坦福大學的生物工程教授Manu Prakash(馬努·普拉卡什)博士:

他手裡拿的那張紙就是一個折紙顯微鏡Foldscope的全部材料

他是哪裡人呢?——哈哈,你猜對了。印度人。

他是哪個大學讀的本科呢?——哈哈,你又猜對了。印度理工(坎普爾分校)。

2015年,印度生物技術部啟動一項計畫:將在全印度80個大學和機構推廣折紙顯微鏡(Foldscope),用作為學生學習生物、化學和物理的教學工具。

從古普塔的垃圾玩具到普拉卡什的折紙顯微鏡,似乎真的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讓人看到那種深入核心的“窮折騰”精神。在我看來這就是正在印度發生的科技教育實踐。我相信這樣的實踐正在為印度更強大的科技人才培育發揮著重要作用。我衷心地希望我們的學生也能夠接受這樣的教育,去動手、去創造、去窮折騰,而不是一想到科技教育,就是做題,就是專門的實驗室、昂貴的器材和按部就班的實驗報告。科學教育應該是好玩的,應該是可以親手實踐的,應該是讓我們的青少年擁有創造的眼光和動手能力的。

或許我們今天的學校還無法如我所願般的快速轉變,但我們每一個物理、化學、自然、科學……老師、甚至是每一個家長都可以行動起來,去讓孩子擁有這樣快樂有益的科學教育。

以上內容轉自埃爾特 Arete_edu

歡迎分享,留言交流。

猜你喜歡

百億級市場背後少兒輪滑培訓又將如何分羹?| 教育部發佈《民促法實施條例》徵求意見稿 | 啟行營地教育如何面對行業發展挑戰?| 教育部印發《教育資訊化2.0行動計畫》通知 | 少兒馬術的廣闊市場在哪裡? | 少年商學院的發展與佈局為何受資本親睞?| 兩年內獲3輪高額融資,線上素質教育平臺成長保究竟有何優勢?|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