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我很懶,一生只想愛一個人”

01

紀梳沒想到, 會在醫院看到他們。

看到走廊盡頭相攜而立的兩人, 她忽然想起, 以前有人說過。 沈嘉遲和於央, 站在一起, 就是金童玉女, 天生一對。

紀梳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

卻沒注意到沈嘉遲在看到他的那一刻, 本來扶著於央的手立刻轉去摟住她的腰。

待兩人走近後, 紀梳才發現於央的腳踝處裹著厚厚的紗布, 怪不得能在這裡看見他們。

看到紀梳, 於央率先打破了沉默, 她笑得落落大方, 全然沒有應有的芥蒂:“紀梳, 好久不見。 ”

聽到問好, 紀梳想離開, 卻發現腳像生了根一樣, 一步都挪動不了。

她垂下眼眸, 把自己的情緒藏的滴水不漏, 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嗯, 確實很久了。 ”

她其實不太適應於央突如其來的熱情, 畢竟她們雖然大學時是一個寢室, 但兩人並不是那種可以見面毫無芥蒂問好的關係。

而這一切, 都是因為於央身邊那個男人——沈嘉遲。

於央像是沒有感受到她的疏離,

又繼續追問:“你回來多久了?”

“快一年了。 ”

話音剛落, 紀梳就感覺沈嘉遲的眼神冷冷地在她身上掃過, 頓時覺得如芒在背。

沈嘉遲冷笑, 真是瞞得好, 以前的同學一個都不聯繫, 為了躲開自己, 也真是難為她這麼煞費苦心。

沈嘉遲心裡暗惱, 惱她這麼狠心, 也惱自己一見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他摟著於央的那只手越收越緊, 導致最後於央只能被迫靠著他, 她感覺自己的腰快被折斷了, 心也開始疼痛起來。

八年了, 能讓他這麼失控的人, 卻還是就只有紀梳。

她再度開口, 語氣無比苦澀:“那你為什麼不聯繫我們?”

紀梳愣了一下, 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太忙了, 你也知道醫生這個行業, 幾乎沒有休息時間。 ”

說完,

她轉身再也沒看沈嘉遲一眼, 直接去了病房查房。

醫院門口, 於央立刻甩開了沈嘉遲的手, 她看著沈嘉遲, 冷冷地說:“沈嘉遲, 我確實喜歡你, 非常喜歡。 但是, 我不想成為你故意讓誰吃醋的工具, 我的尊嚴讓我無法忍受。 我寧願輸的徹徹底底, 也不願失去自我。 ”

沈嘉遲也知道自己今天做事有些過分, 他很誠懇地道歉, “對不起。 ”

於央突然轉頭看向四樓, 同時眼神變得犀利。

02

“不用說對不起, 你知道我想聽的不是這個。 我會和紀梳公平競爭, 八年前, 我輸給她, 我不認為八年後還會輸, 畢竟你們隔了八年。 ”
沈嘉遲的眼神黯淡下來, 他心裡也開始有了一絲不確定。 他和紀梳, 他們兩人之間隔得不只是一個八年, 還有許多人與事。
就算他的心一如既往,

那紀梳呢?這八年裡, 她沒有愛上別人?
一想到這個可能, 他就有種想毀滅一切的衝動。
“於央, 我們認識20多年……”
於央打斷他, 語氣堅定,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我都知道。 我只是, 不想這麼輕易放棄。 今天你不用送我回去了, 我們都需要冷靜冷靜。 ”
沈嘉遲看著於央慢慢離開, 背影竟讓他覺得有些蕭索, 自語道:“可我從來, 都只想走向她。 ”
他又回頭看了醫院4樓的方向, 眼裡暗湧翻騰:紀梳, 我們來日方長。
你不願意說, 沒關係, 我會弄清楚, 關於你突然離開的原因。


醫院中。

紀梳剛走出病房就馬不停蹄趕去手術室。
這台手術結束後已經是下午四點, 高度集中的精神一放鬆下來, 紀梳就渾身疲憊, 肚子也開始咕咕叫。 她這才想起自己忙的中飯還沒吃,

走進手術休息室, 拿起自己那份早已冷掉的外賣。
剛吃了兩口, 就有護士過來喊, “紀醫生, 下一台手術的病人已經送進手術室了。 ”
紀梳立刻放下手中的飯回答, “我們馬上過去, 麻煩你了。 ”
所有人立刻收拾好趕去手術室……
趕到手術室後, 麻醉師照例抱怨說他們來的太晚了, 紀梳抱歉地對他笑了笑, 開始做手術。
最後一台手術結束, 紀梳連水都沒來得及喝, 就去為患者換藥, 回訪今天手術的病人。
做完這一切, 交班結束後, 紀梳才下班。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 紀梳在玄關處蹬掉高跟鞋, 光著腳走進客廳。 她沒有開燈, 忙的時候沒時間想他, 現在一空下來, 他就突然闖進自己的腦海裡。
其實, 已經很久沒有想起他,
今天的相遇, 也是個意外。 冰冷的地板讓她更加清醒, 心中的疼痛卻也更加清晰。

沈嘉遲, 如今的我們, 不如不見。
她在沙發上坐下, 拿出手機, 翻出一張照片。 照片上兩人相互依偎, 身後是大片大片綠意盎然的爬山虎, 兩人的表情都很生動明亮, 仿佛擁有全世界般的幸福。
紀梳不敢再看, 合上手機, 眼角有淚滑過。 沈嘉遲, 為什麼是你, 為什麼偏偏是你, 愛是你, 恨也是你。
她閉了閉眼, 心裡濃稠的苦澀迅速蔓延。 原來所謂時間會慢慢淡化一切, 不過是自己騙自己。
所有的感情, 會在漫長的沒有他的時間裡, 慢慢沉澱, 漸漸變成一杯濃濃的苦咖啡, 讓人欲罷不能。

03

紀梳最近忙得暈頭轉向, 昨天她值夜班, 半夜突然來了個急診。 忙了幾個小時, 才將病人送進病房。

一直到清晨,她才有空回到辦公室泡了杯即溶咖啡。
她辦公室的窗戶正對著醫院門口那條馬路,此時已經六點多,天已經有些亮了,醫院門口有小商販在賣早點。紀梳一邊打哈欠一邊把杯子裡的咖啡一飲而盡,坐回椅子裡開始寫病歷報告。
交班的時候,來和紀梳換班的王醫生見她頂著兩個黑眼圈,不禁打趣道:“看來紀醫生昨晚過得挺充實。”
王醫生大名王笑宇,和紀梳年紀相當,比紀梳早幾年開始工作,經驗很豐富,和紀梳亦師亦友。兩人因為年紀差不多很談得來,平時經常互相開玩笑。
紀梳橫他一眼,“快別提了,昨晚半夜來個急診病人,累得夠嗆。我回去好好睡一覺,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啊。”他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紀梳背對著他比了個ok的手勢,身影很快消失在拐角處。
紀梳回到家洗個澡倒頭就睡,一直到下午才醒來。

紀梳走進咖啡店的時候,蘇荷坐在卡座裡,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正在放一部外國電影,旁邊是一杯藍山咖啡。
她看得入神,沒看見紀梳。現在店裡人很少,也很安靜,店裡放著美國鄉村音樂,空氣中流動著舒緩的音符和咖啡豆的香味。
紀梳點完餐後走過去坐在她面前,她看見是紀梳,笑著問:“今天怎麼有空來店裡?”
“昨晚夜班,剛睡醒。想你了,就來了啊。”
蘇荷把電影關了,端起咖啡輕啜一口,“就你會說話。”
紀梳只笑不語。
華燈初上,店裡人漸漸多了起來。紀梳走過去打算幫忙,蘇荷也不跟她客氣,指著桌上的咖啡豆,“你把這些咖啡豆研磨成咖啡粉。”
兩人一人磨粉,一人煮咖啡,配合默契。
“小梳,這杯咖啡是八號桌的。”
“哦,好。”
八號桌在咖啡廳拐角處,紀梳端著咖啡走過去,看到坐在卡座裡那個人後,眼神晃了一下。
她走到桌子邊,把咖啡放下,“曼巴咖啡,請慢用。”
沈嘉遲看著她的背影,啞然失笑。
紀梳,現在我離你這麼近,能看到你,能感受到你,不用再靠照片思念你,真好。
當沈嘉遲續到第三杯咖啡的時候,咖啡店要打烊了,蘇荷走到沈嘉遲身邊,“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店要打烊了。”
沈嘉遲立刻站起身,“好,她什麼時候走?”
順著他的眼神,蘇荷發現他指的那個人是紀梳,她略帶驚訝地看著紀梳,眼神裡滿是疑惑,紀梳沒說她認識這位元先生啊。
紀梳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眼神弄得一愣,沈嘉遲這是怎麼了?那天在醫院還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模樣,怎麼今天突然轉變這麼大,他想做什麼。
沈嘉遲見蘇荷沒回答,索性對紀梳說:“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就走了出去。
紀梳打算從後門溜走。

04

蘇荷走過去,陰險地看著紀梳,“小梳啊小梳,快說,你跟這個帥哥怎麼認識的,你剛才怎麼不說你認識他,這樣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會給他打個折……”
紀梳腦子裡都沈嘉遲剛才說的那句“我在門口等你。”,紀梳有些無奈,她不想再過多糾纏,但沈嘉遲似乎有備而來,從他在咖啡館坐了這麼久就知道今天他不會善罷甘休。
她想了一下,決定看看他想說什麼。
紀梳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沈嘉遲現在路燈旁,橘色的路燈在他周圍形成一圈光暈,把他本來銳利無比的臉部線條變得柔和。
她慢吞吞地挪過去,沈嘉遲看她一臉不情願,眼神不自覺暗了暗。雖然她故意走的很慢,但兩人離的比較近,所以沒多久她就走到沈嘉遲面前,隔了三四步就停住了。
她控制自己的語氣儘量平淡,不洩露一絲一毫心裡的想法,“請問有什麼事嗎?”
沈嘉遲低頭看著她,聲音很輕:“我以為這一次,你又會和當年一樣,不告而別。”
紀梳聽到他的話,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她開口:“沈嘉遲,你是來跟我說當年的嗎?如果是這樣,那麼很抱歉,我全都忘了,也沒興趣。”
沈嘉遲向前走了兩步,兩人的距離突然拉進,紀梳想後退,卻被他摟住了腰。
她抬頭,聲音驟然冷了下來,“放開!”
他都和於央在一起了,現在這樣,又算什麼?她不想當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更不想跟沈嘉遲繼續糾纏。
紀梳忍無可忍,狠狠踩了他一腳,“沈嘉遲!放開!我讓你放……”
她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來,就消音了,沈嘉遲低頭,堵住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紀梳眼裡全是憤怒,雙手抵住他的胸膛,抬腳想踢他,他卻早有防備,摟著她轉了個圈,把她抵在路燈杆上。
他撬開她的嘴唇,在她的口腔裡掃蕩,沒有一絲溫柔,仿佛是為了懲罰她的不告而別,她八年後的冷漠。
紀梳氣急,狠狠咬了他一口,沈嘉遲不但不放開她,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紀梳口腔裡充滿了鐵銹的味道。
直到紀梳快要虛脫,他才放開她,他用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語氣沙啞:“現在記起來了嗎?”
紀梳拼命喘氣,她低下頭,忽視心裡的悸動,她剛才差點就繳械投降。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找他,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卻控制不住自己心裡最深處對他的愛。
紀梳看著沈嘉遲現在的模樣,突然想起了什麼,可那總歸是不能告訴他。。

05


紀梳仿佛累極,有氣無力地說:“沈嘉遲,放了我吧。”
“紀梳,我等了你八年。”
他說話時,語氣很平淡,表情很平靜,紀梳卻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不可抑制地疼了起來。
她再次開口,聲音蒼涼如雪,“八年又如何呢?我們這輩子,不可能在一起。”
“給我一個理由。”
紀梳強自擠出一個笑容,“因為不愛了啊,所以不想再糾纏不清。”
“我不信!!!”沈嘉遲幾乎是憤怒著吼出來。
相比沈嘉遲的情緒激動,紀梳顯得很平靜,“沈嘉遲,你來要一個解釋,我也解釋了,至於你信不信,與我無關。現在已經很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就不奉陪了。”
紀梳說完這句話就想離開,沈嘉遲卻一把把她扯進懷裡,紀梳掙扎,他卻摟得更緊。
“沈嘉遲!放開我!”紀梳的聲音裡充滿了惱怒。
“不放!”
紀梳又掙扎了一會,見掙扎不過,安分下來。她聽見他胸膛裡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聲,聞到他身上特有的熟悉的檸檬香味,突然鼻尖有些發酸。已經多久,沒有感受到他的溫度。

紀梳趁沈嘉遲手臂稍微放鬆的時候狠狠推開他,她嘴唇都在顫抖,一字一頓地說:“沈嘉遲,我不愛你,從來沒愛過。”
沈嘉遲看著紀梳,眼裡的怒意像一團濃烈的火焰,似要把紀梳灼燒殆盡,“你再說一遍,看著我的眼睛。”
紀梳抬起頭,用無比肯定的語氣說:“我、從、沒、愛、過、你!夠清楚了嗎?”
沈嘉遲的眼睛刹那變得冰冷無比,他鬆開了她,雙手無力地垂在身側。他此刻真想笑,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八年來的等待與堅持,笑自己一直以為她有苦衷。
有一輛摩托車從拐角處沖出來,沈嘉遲說:“你不愛我是嗎,好的,我懂了。”
他推開紀梳,往前馬路中央跑去。
紀梳摔倒在地上,然後是摩托車緊急刹車與地面摩擦出尖銳的叫聲,她的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躺在不遠處一動不動的沈嘉遲,愣了兩秒。才爬起來跑過去,她跪倒在地上,看著雙眼緊閉的沈嘉遲,語氣急促地喊:“沈嘉遲,你醒醒?你別嚇我!”
摩托車車主罵罵咧咧地爬起來,紀梳對他大吼一聲,“你沒看到有人受傷了嗎?”
“是他自己撞上來的,關我什麼事,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遇到兩個神經病。”
他把車扶起來,一邊罵一邊騎遠了。
看著沈嘉遲毫無生氣地躺在馬路上,十歲時紛亂的記憶突然湧入紀梳的腦海。

06

當時的事,想起來感覺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清晰,躺在血泊裡的父親,她無助的哭喊。
她不敢再想下去,緊緊咬住下唇讓自己清醒過來。
她不敢去碰沈嘉遲,不知道他哪兒受傷了,她從地上撿起自己的手機,手抖得幾乎拿不住,艱難按出那三個數字,顫抖著放在耳邊。
那邊很久才接通,她哭著說:“這裡有人出車禍了……”
掛斷電話後,紀梳在沈嘉遲的周圍找到他的手機,看到有密碼,猜想了一下,輸入四個數字,打開了。
巨大的悲哀向她襲來,沈嘉遲的這份深情,她要不起,也還不起。
她在通訊錄裡找到於央,迅速發了個短信:沈嘉遲出車禍了,通知他的家人趕緊去二附院,等會可能手術需要家屬簽字。
發完短信後,紀梳平復了下心情,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只有冷靜才能救沈嘉遲。
她做了幾個深呼吸,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開始檢查他的嘴裡有沒有嘔吐物,心跳和呼吸是否正常,並給他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過了幾分鐘,沈嘉遲醒了過來,看到紀梳淚眼婆娑的樣子,他虛弱地笑了笑:“你還是擔心我的,不然怎麼會表情這麼慌亂。”
紀梳看到他醒來,松了一口氣,她一邊掉眼淚一邊吼:“你這個瘋子,你不要命了嗎?”
“對,我瘋了。”他咳了兩聲,“不過我知道了,你心裡還是有我的。”
只要知道她心裡也是有他的,他就有信心,繼續靠近她,找到她離開他的原因,然後再跟她在一起。
等救護車到時,她立刻對趕來的醫生說:“傷者被摩托車撞到,曾有短暫昏迷,全身多處擦傷,右腿小腿骨折,我已經進行了骨折固定處理。”
醫生看了下沈嘉遲被固定的小腿,對紀梳投去一個贊許的目光,“你做得很好。”
他記得她,是他們醫院骨科的骨幹,他以前看過她做手術的視頻,手術做得很漂亮。
他走近沈嘉遲問:“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他看了看紀梳,微笑著吐出兩個字:“紀梳”然後就暈了過去。
醫生轉過頭,驚訝地看著紀梳,發現紀梳緊盯著沈嘉遲,淚流滿面。
到達醫院後,沈嘉遲立刻被送進急診室,紀梳被攔在門外,有護士過來找她簽字繳費。
她問紀梳:“請問你是傷者什麼人?”
紀梳張了張口,最終說:“我是他的朋友。”
正在這時候,於央的聲音從紀梳後方傳來,“你好,我是沈嘉遲的家屬。”
紀梳轉過頭,於央挽著一個沈嘉遲的母親快步走過來,沈嘉遲曾經給她看過他母親的照片,照片上優雅無比的婦人現在臉上盡是焦急。
她們走上前,把紀梳擠到一邊,沈母語氣很慌亂,“護士,我兒子怎麼樣了?”
護士把手術同意書放在她的面前:“麻煩簽一下手術同意書,我們立刻安排手術,具體情況還要進一步檢查。”
“好。”她簽字的時候手一直抖,一度捏不起筆,掉了好幾次,簽完後她對那個護士說:“護士,麻煩你了。”
護士走後,沈母轉過頭,看著紀梳,“你就是紀梳?”
紀梳現在眼睛紅腫,頭髮散亂,衣服皺巴巴的,上面還有血跡,在藍色的衣服上顯得格外明顯。總的來說,她現在的形象,糟糕極了。
“嗯。”紀梳的答得很輕。
沈母聽到她肯定的回答,三步並作兩步朝她走過來。

07

沈母抬起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紀梳被打得頭偏向一邊。她腦子裡嗡嗡作響,左臉已經痛得沒有知覺,她覺得自己的左臉現在一定開始紅腫了。
沈母用盡全部力氣,現在還覺得手掌發麻。她把心裡所有的憤怒都放在這一巴掌上了,八年前,她就想這麼做了。這個女人害得她兒子變成這樣,她恨不得這個女人一輩子都不要再出現在她兒子面前。
“這一巴掌,是讓你認清現實,離他遠點。你以為是個什麼東西,八年前,你把他弄得不人不鬼,今天,你害得他出車禍。只要他跟你在一起,就沒什麼好事。我告訴你,我兒子今天要是有什麼萬一,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沈母氣極,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紀梳抬起頭,直視沈母,“那就請您管好自己的兒子,讓他不要再來找我了,他這樣,對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你!”沈母氣極,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知進退的人,抬起手想再給紀梳一巴掌。
紀梳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聲音冷冷的,“剛才那一巴掌,我敬你是個長輩,不想計較。可我不是你出氣筒,你要是變本加厲,我不介意跟你在法庭上見。”說罷就放開她。
沈母氣的臉都紅了,“真是伶牙俐齒,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這輩子,都別想進我沈家的門。”
於央扶住發抖的沈母,對紀梳說:“紀梳,你和他,好歹相愛一場,你何必這樣?”
紀梳真是無語,她無故被打了一巴掌,難道還要把另一邊臉伸過去讓她繼續打?

“我做什麼了,好像一直是你們在咄咄逼人吧?”
沈母眼神冰冷,厭惡地看著紀梳,“央央,我們走,別跟這種沒教養的人多說廢話。”
紀梳被沈母這句話氣笑了,“我有沒有教養,好像輪不到你來管。”
說完這句話她就轉身離開,沈母看著她的背影,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紀梳走到洗手間,照了照鏡子,左臉果然高高腫了起來。她用冷水洗了把臉,右臉頰一碰就疼,她想,看來明天不能消腫了。
她抬起頭,看著一臉狼狽的自己,嘲諷地笑了笑,卻扯得右臉生疼,疼得眼淚掉了下來。
她覺得心裡空空的,她今天把他母親氣成這樣,他大概是不會再來找她了。這樣也好,不用苦苦糾纏,因為見他一次,她中心的堅定就會動搖一分。
可是愛情於她,早就如同毒藥。
飲之則亡。
手術室的燈終於熄了,紀梳站在她們看不見的拐角處,默默守著。

沈母急切地走上前問:“醫生,我兒子怎麼樣?”

才將病人送進病房。

一直到清晨,她才有空回到辦公室泡了杯即溶咖啡。
她辦公室的窗戶正對著醫院門口那條馬路,此時已經六點多,天已經有些亮了,醫院門口有小商販在賣早點。紀梳一邊打哈欠一邊把杯子裡的咖啡一飲而盡,坐回椅子裡開始寫病歷報告。
交班的時候,來和紀梳換班的王醫生見她頂著兩個黑眼圈,不禁打趣道:“看來紀醫生昨晚過得挺充實。”
王醫生大名王笑宇,和紀梳年紀相當,比紀梳早幾年開始工作,經驗很豐富,和紀梳亦師亦友。兩人因為年紀差不多很談得來,平時經常互相開玩笑。
紀梳橫他一眼,“快別提了,昨晚半夜來個急診病人,累得夠嗆。我回去好好睡一覺,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啊。”他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紀梳背對著他比了個ok的手勢,身影很快消失在拐角處。
紀梳回到家洗個澡倒頭就睡,一直到下午才醒來。

紀梳走進咖啡店的時候,蘇荷坐在卡座裡,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正在放一部外國電影,旁邊是一杯藍山咖啡。
她看得入神,沒看見紀梳。現在店裡人很少,也很安靜,店裡放著美國鄉村音樂,空氣中流動著舒緩的音符和咖啡豆的香味。
紀梳點完餐後走過去坐在她面前,她看見是紀梳,笑著問:“今天怎麼有空來店裡?”
“昨晚夜班,剛睡醒。想你了,就來了啊。”
蘇荷把電影關了,端起咖啡輕啜一口,“就你會說話。”
紀梳只笑不語。
華燈初上,店裡人漸漸多了起來。紀梳走過去打算幫忙,蘇荷也不跟她客氣,指著桌上的咖啡豆,“你把這些咖啡豆研磨成咖啡粉。”
兩人一人磨粉,一人煮咖啡,配合默契。
“小梳,這杯咖啡是八號桌的。”
“哦,好。”
八號桌在咖啡廳拐角處,紀梳端著咖啡走過去,看到坐在卡座裡那個人後,眼神晃了一下。
她走到桌子邊,把咖啡放下,“曼巴咖啡,請慢用。”
沈嘉遲看著她的背影,啞然失笑。
紀梳,現在我離你這麼近,能看到你,能感受到你,不用再靠照片思念你,真好。
當沈嘉遲續到第三杯咖啡的時候,咖啡店要打烊了,蘇荷走到沈嘉遲身邊,“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店要打烊了。”
沈嘉遲立刻站起身,“好,她什麼時候走?”
順著他的眼神,蘇荷發現他指的那個人是紀梳,她略帶驚訝地看著紀梳,眼神裡滿是疑惑,紀梳沒說她認識這位元先生啊。
紀梳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眼神弄得一愣,沈嘉遲這是怎麼了?那天在醫院還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模樣,怎麼今天突然轉變這麼大,他想做什麼。
沈嘉遲見蘇荷沒回答,索性對紀梳說:“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就走了出去。
紀梳打算從後門溜走。

04

蘇荷走過去,陰險地看著紀梳,“小梳啊小梳,快說,你跟這個帥哥怎麼認識的,你剛才怎麼不說你認識他,這樣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會給他打個折……”
紀梳腦子裡都沈嘉遲剛才說的那句“我在門口等你。”,紀梳有些無奈,她不想再過多糾纏,但沈嘉遲似乎有備而來,從他在咖啡館坐了這麼久就知道今天他不會善罷甘休。
她想了一下,決定看看他想說什麼。
紀梳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沈嘉遲現在路燈旁,橘色的路燈在他周圍形成一圈光暈,把他本來銳利無比的臉部線條變得柔和。
她慢吞吞地挪過去,沈嘉遲看她一臉不情願,眼神不自覺暗了暗。雖然她故意走的很慢,但兩人離的比較近,所以沒多久她就走到沈嘉遲面前,隔了三四步就停住了。
她控制自己的語氣儘量平淡,不洩露一絲一毫心裡的想法,“請問有什麼事嗎?”
沈嘉遲低頭看著她,聲音很輕:“我以為這一次,你又會和當年一樣,不告而別。”
紀梳聽到他的話,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她開口:“沈嘉遲,你是來跟我說當年的嗎?如果是這樣,那麼很抱歉,我全都忘了,也沒興趣。”
沈嘉遲向前走了兩步,兩人的距離突然拉進,紀梳想後退,卻被他摟住了腰。
她抬頭,聲音驟然冷了下來,“放開!”
他都和於央在一起了,現在這樣,又算什麼?她不想當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更不想跟沈嘉遲繼續糾纏。
紀梳忍無可忍,狠狠踩了他一腳,“沈嘉遲!放開!我讓你放……”
她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來,就消音了,沈嘉遲低頭,堵住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紀梳眼裡全是憤怒,雙手抵住他的胸膛,抬腳想踢他,他卻早有防備,摟著她轉了個圈,把她抵在路燈杆上。
他撬開她的嘴唇,在她的口腔裡掃蕩,沒有一絲溫柔,仿佛是為了懲罰她的不告而別,她八年後的冷漠。
紀梳氣急,狠狠咬了他一口,沈嘉遲不但不放開她,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紀梳口腔裡充滿了鐵銹的味道。
直到紀梳快要虛脫,他才放開她,他用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語氣沙啞:“現在記起來了嗎?”
紀梳拼命喘氣,她低下頭,忽視心裡的悸動,她剛才差點就繳械投降。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找他,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卻控制不住自己心裡最深處對他的愛。
紀梳看著沈嘉遲現在的模樣,突然想起了什麼,可那總歸是不能告訴他。。

05


紀梳仿佛累極,有氣無力地說:“沈嘉遲,放了我吧。”
“紀梳,我等了你八年。”
他說話時,語氣很平淡,表情很平靜,紀梳卻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不可抑制地疼了起來。
她再次開口,聲音蒼涼如雪,“八年又如何呢?我們這輩子,不可能在一起。”
“給我一個理由。”
紀梳強自擠出一個笑容,“因為不愛了啊,所以不想再糾纏不清。”
“我不信!!!”沈嘉遲幾乎是憤怒著吼出來。
相比沈嘉遲的情緒激動,紀梳顯得很平靜,“沈嘉遲,你來要一個解釋,我也解釋了,至於你信不信,與我無關。現在已經很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就不奉陪了。”
紀梳說完這句話就想離開,沈嘉遲卻一把把她扯進懷裡,紀梳掙扎,他卻摟得更緊。
“沈嘉遲!放開我!”紀梳的聲音裡充滿了惱怒。
“不放!”
紀梳又掙扎了一會,見掙扎不過,安分下來。她聽見他胸膛裡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聲,聞到他身上特有的熟悉的檸檬香味,突然鼻尖有些發酸。已經多久,沒有感受到他的溫度。

紀梳趁沈嘉遲手臂稍微放鬆的時候狠狠推開他,她嘴唇都在顫抖,一字一頓地說:“沈嘉遲,我不愛你,從來沒愛過。”
沈嘉遲看著紀梳,眼裡的怒意像一團濃烈的火焰,似要把紀梳灼燒殆盡,“你再說一遍,看著我的眼睛。”
紀梳抬起頭,用無比肯定的語氣說:“我、從、沒、愛、過、你!夠清楚了嗎?”
沈嘉遲的眼睛刹那變得冰冷無比,他鬆開了她,雙手無力地垂在身側。他此刻真想笑,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八年來的等待與堅持,笑自己一直以為她有苦衷。
有一輛摩托車從拐角處沖出來,沈嘉遲說:“你不愛我是嗎,好的,我懂了。”
他推開紀梳,往前馬路中央跑去。
紀梳摔倒在地上,然後是摩托車緊急刹車與地面摩擦出尖銳的叫聲,她的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躺在不遠處一動不動的沈嘉遲,愣了兩秒。才爬起來跑過去,她跪倒在地上,看著雙眼緊閉的沈嘉遲,語氣急促地喊:“沈嘉遲,你醒醒?你別嚇我!”
摩托車車主罵罵咧咧地爬起來,紀梳對他大吼一聲,“你沒看到有人受傷了嗎?”
“是他自己撞上來的,關我什麼事,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遇到兩個神經病。”
他把車扶起來,一邊罵一邊騎遠了。
看著沈嘉遲毫無生氣地躺在馬路上,十歲時紛亂的記憶突然湧入紀梳的腦海。

06

當時的事,想起來感覺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清晰,躺在血泊裡的父親,她無助的哭喊。
她不敢再想下去,緊緊咬住下唇讓自己清醒過來。
她不敢去碰沈嘉遲,不知道他哪兒受傷了,她從地上撿起自己的手機,手抖得幾乎拿不住,艱難按出那三個數字,顫抖著放在耳邊。
那邊很久才接通,她哭著說:“這裡有人出車禍了……”
掛斷電話後,紀梳在沈嘉遲的周圍找到他的手機,看到有密碼,猜想了一下,輸入四個數字,打開了。
巨大的悲哀向她襲來,沈嘉遲的這份深情,她要不起,也還不起。
她在通訊錄裡找到於央,迅速發了個短信:沈嘉遲出車禍了,通知他的家人趕緊去二附院,等會可能手術需要家屬簽字。
發完短信後,紀梳平復了下心情,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只有冷靜才能救沈嘉遲。
她做了幾個深呼吸,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開始檢查他的嘴裡有沒有嘔吐物,心跳和呼吸是否正常,並給他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過了幾分鐘,沈嘉遲醒了過來,看到紀梳淚眼婆娑的樣子,他虛弱地笑了笑:“你還是擔心我的,不然怎麼會表情這麼慌亂。”
紀梳看到他醒來,松了一口氣,她一邊掉眼淚一邊吼:“你這個瘋子,你不要命了嗎?”
“對,我瘋了。”他咳了兩聲,“不過我知道了,你心裡還是有我的。”
只要知道她心裡也是有他的,他就有信心,繼續靠近她,找到她離開他的原因,然後再跟她在一起。
等救護車到時,她立刻對趕來的醫生說:“傷者被摩托車撞到,曾有短暫昏迷,全身多處擦傷,右腿小腿骨折,我已經進行了骨折固定處理。”
醫生看了下沈嘉遲被固定的小腿,對紀梳投去一個贊許的目光,“你做得很好。”
他記得她,是他們醫院骨科的骨幹,他以前看過她做手術的視頻,手術做得很漂亮。
他走近沈嘉遲問:“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他看了看紀梳,微笑著吐出兩個字:“紀梳”然後就暈了過去。
醫生轉過頭,驚訝地看著紀梳,發現紀梳緊盯著沈嘉遲,淚流滿面。
到達醫院後,沈嘉遲立刻被送進急診室,紀梳被攔在門外,有護士過來找她簽字繳費。
她問紀梳:“請問你是傷者什麼人?”
紀梳張了張口,最終說:“我是他的朋友。”
正在這時候,於央的聲音從紀梳後方傳來,“你好,我是沈嘉遲的家屬。”
紀梳轉過頭,於央挽著一個沈嘉遲的母親快步走過來,沈嘉遲曾經給她看過他母親的照片,照片上優雅無比的婦人現在臉上盡是焦急。
她們走上前,把紀梳擠到一邊,沈母語氣很慌亂,“護士,我兒子怎麼樣了?”
護士把手術同意書放在她的面前:“麻煩簽一下手術同意書,我們立刻安排手術,具體情況還要進一步檢查。”
“好。”她簽字的時候手一直抖,一度捏不起筆,掉了好幾次,簽完後她對那個護士說:“護士,麻煩你了。”
護士走後,沈母轉過頭,看著紀梳,“你就是紀梳?”
紀梳現在眼睛紅腫,頭髮散亂,衣服皺巴巴的,上面還有血跡,在藍色的衣服上顯得格外明顯。總的來說,她現在的形象,糟糕極了。
“嗯。”紀梳的答得很輕。
沈母聽到她肯定的回答,三步並作兩步朝她走過來。

07

沈母抬起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紀梳被打得頭偏向一邊。她腦子裡嗡嗡作響,左臉已經痛得沒有知覺,她覺得自己的左臉現在一定開始紅腫了。
沈母用盡全部力氣,現在還覺得手掌發麻。她把心裡所有的憤怒都放在這一巴掌上了,八年前,她就想這麼做了。這個女人害得她兒子變成這樣,她恨不得這個女人一輩子都不要再出現在她兒子面前。
“這一巴掌,是讓你認清現實,離他遠點。你以為是個什麼東西,八年前,你把他弄得不人不鬼,今天,你害得他出車禍。只要他跟你在一起,就沒什麼好事。我告訴你,我兒子今天要是有什麼萬一,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沈母氣極,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紀梳抬起頭,直視沈母,“那就請您管好自己的兒子,讓他不要再來找我了,他這樣,對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你!”沈母氣極,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知進退的人,抬起手想再給紀梳一巴掌。
紀梳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聲音冷冷的,“剛才那一巴掌,我敬你是個長輩,不想計較。可我不是你出氣筒,你要是變本加厲,我不介意跟你在法庭上見。”說罷就放開她。
沈母氣的臉都紅了,“真是伶牙俐齒,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這輩子,都別想進我沈家的門。”
於央扶住發抖的沈母,對紀梳說:“紀梳,你和他,好歹相愛一場,你何必這樣?”
紀梳真是無語,她無故被打了一巴掌,難道還要把另一邊臉伸過去讓她繼續打?

“我做什麼了,好像一直是你們在咄咄逼人吧?”
沈母眼神冰冷,厭惡地看著紀梳,“央央,我們走,別跟這種沒教養的人多說廢話。”
紀梳被沈母這句話氣笑了,“我有沒有教養,好像輪不到你來管。”
說完這句話她就轉身離開,沈母看著她的背影,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紀梳走到洗手間,照了照鏡子,左臉果然高高腫了起來。她用冷水洗了把臉,右臉頰一碰就疼,她想,看來明天不能消腫了。
她抬起頭,看著一臉狼狽的自己,嘲諷地笑了笑,卻扯得右臉生疼,疼得眼淚掉了下來。
她覺得心裡空空的,她今天把他母親氣成這樣,他大概是不會再來找她了。這樣也好,不用苦苦糾纏,因為見他一次,她中心的堅定就會動搖一分。
可是愛情於她,早就如同毒藥。
飲之則亡。
手術室的燈終於熄了,紀梳站在她們看不見的拐角處,默默守著。

沈母急切地走上前問:“醫生,我兒子怎麼樣?”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