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解讀 | 火電虧損形勢蔓延 五大發電陷求生泥潭 轉型路漫漫

4月17日, 隨著國電電力發佈2017年業績報告, 五大發電旗下主要上市公司至2017年業績報告披露工作畫上句號。 經歷了“狂歡2015”和“心跳2016”, 幾家龍頭發電企業艱難度過了“求生2017”:營業收入均獲增長的情況下,
除大唐發電扭虧為盈外, 其餘四家2017年淨利潤分別銳減五至八成不等, 且全部出現單季度虧損。 火電虧損形勢蔓延“五大發電主要上市公司”均為其所在集團的火電資產整合平臺, 火電業務的經營情況在公司整體業績中權重頗高。 作為火電行業經營成本的主要構成部分, 電煤價格在2017年全年保持高位運行, 絕大多數時間處於“紅色區間”, 火電行業2016年出現的局部地區虧損演變為行業普遍情況, 並蔓延到資產優質的五大發電上市公司。
△五大上市公司營業收入2017年, 全國火電發電量同比增長5.2%, 2017年7月, 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資金的取消也變相提高了發電企業整體上網電價。 而根據中電聯發佈的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 CECI沿海指數綜合價5500持續走高, 2017年底已高達614元/噸(見表1)。 火電“量價雙升”帶來的收益, 仍難敵電煤價格的“一意孤行”。 以煤炭銷售為主業的中國神華, 2017年淨利潤較上年同期近乎翻倍, 煤價漲幅可見一斑。 △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沿海指數, 截至2017年底單位:元/噸國電電力年度業績報告中指出, 2017年, 該公司下屬部分火電子公司產生大額經營虧損。 中國電力火電業務經營利潤錄得2.4億元,
但財務費用頗高, 最終其火電業務年度虧損約1.9億元, 而其2016年火電業務利潤約為15.28億元。 其他三家雖未在業績報告中指明旗下火電業務的虧損情況, 但普遍存在的單季度業績虧損問題已將經營壓力展現無疑。 華電國際2017年二、三季度連續出現小幅虧損;2017-2018供暖季, 由於天氣等因素影響, 電煤供應形勢緊張, 電煤價格持續攀高, 在保供應與高煤價壓力下, 除華電國際外, 其餘四家均於2017年第四季度出現虧損。 大唐發電在解除了煤化工業務對業績的影響後, 于2017年成功扭虧, 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 該公司淨利潤較上年同期下降48.08%, 同樣因高煤價影響了火電業務盈利。 清潔能源收益穩增火電業務全年整體虧損的中國電力,
依靠水電扳回一城。 2017年, 中國電力水電業務總利潤接近14.50億元, 對該公司總利潤的貢獻超過113%。 實際上, 中國電力水電業務利潤總額較上年同期降低近4.4億元, 利潤占比的提升主要由於火電收益大幅下降。 但風電、光伏業務的盈利能力持續增強, 清潔能源發電在幾大上市公司的利潤占比均穩步增加。 在政策、市場等多種因素驅動下, 風電、光伏發電的設備成本近年來已有明顯降低, 對補貼的依賴也開始減弱, 棄電問題也有所好轉。 根據北京電力交易中心統計, 2017年, 國家電網經營範圍內風電、光伏發電交易電量分別達到2300億千瓦時和930億千瓦時, 分別較上年同期增長29.6%和76.6%。 省間非水可再生能源交易達到490億千瓦時以上。
棄風棄光總電量從2016年的464億千瓦時下降至412億千瓦時, 下降了11.3%, 棄電率也同比下降5.3個百分點, 達到11%, 成功實現了“雙降”。 華能集團董事長曹培璽在今年“兩會”期間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 在當前電力產能比較富裕的情況下, 調整裝機結構, 進一步推動清潔能源發展, 對發電企業來說是趨勢也是機遇。 各上市公司雖然是所屬集團火電資產的整合平臺, 但出於產業政策要求與自身發展需求, 均持續提高清潔能源裝機占比。 截至2017年底, 華能國際清潔能源發電裝機占比達15.49%, 華電國際約為20%, 中國電力27.54%, 大唐發電約為30%, 國電電力清潔能源發電裝機最高, 為37.54%。 整合或致格局生變3月1日, 國電電力、中國神華發佈公告,
雙方擬以各自所持相關火電公司股權及資產, 共同組建合資公司。 這一合資公司註冊資本100億元, 由國電電力控股, 雙方將向其中注入合計34家火電公司與6家聯營公司的權益, 上述資產涉及在運、在建裝機容量超過7600萬千瓦。 有業內人士指出, 在整體經營環境暫未出現大幅變化的情形下, 此次資產整合將對五大發電主要上市公司原有格局產生影響。 由於採用權益法進行核算, 合資公司的成立並不會直接對兩家上市公司造成財務報表層面的影響, 但數千萬千瓦裝機的火電資產整合, 將有效避免同業競爭, 擴大市場競爭優勢。 中國神華旗下火電資產多集中於浙江、安徽、江蘇等地, 結合中國神華在煤炭業務方面的優勢, 國電電力在上述地區乃至全國範圍內的競爭力與影響力將得到加強。根據中國神華2017年業績報告,該公司2017年發電業務利潤同比減少36.7%,低於上述五家上市公司,煤電一體化運作在煤電互保方面的優勢較為明顯。而隨著神華集團與國電集團合併,國電電力與中國神華火電業務進一步整合,這項優勢也將逐漸在國電電力未來的經營情況得到體現。國電電力憑藉較高的清潔能源裝機占比,近年來經營情況好於體量相近的華電國際與大唐發電,2017年淨利潤在五家公司中居第一位。上述合資公司的成立,讓國電電力在控股裝機容量上大幅提高,在市場規模上得以縮小與華能國際的差距,此外,資產整合後的協同效應,將使其資產在盈利能力方面的優勢進一步擴大。夾縫中持續轉型2017年,尤其是年底供暖季期間的高煤價,對五大上市公司經營造成巨大衝擊。各分析機構紛紛寄望於煤電聯動與煤價下跌,能拉動各公司火電業績的復蘇。4月19日,國家發改委發佈了《關於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有關事項的通知》,調整用電價格的同時,並未提及燃煤發電上網標杆電價的調整,繼2017年初“由於未達到聯動要求暫不調整”後,上調上網電價的期望或將再次落空。而電煤價格雖在今年一季度明顯回落,但整體仍處於高位,中電聯相關負責人則認為,煤炭價格的下行僅是階段性、季節性現象,日前進口煤政策的再度收緊,也將限制煤價下跌空間。另一方面,能效、環保等政策要求趨嚴,市場電量占比不斷提升,火電盈利空間承受多方擠壓。2017年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發佈,電力行業率先進入碳交易市場。碳排放作為化石能源的“原罪”,目前仍缺乏真正經濟實用的控制手段,現階段想要通過電力行業實現減排目標,只能繼續在成本上施壓,火電行業經營壓力又將加大。提高清潔能源占比的同時,各上市公司持續做強火電主業,力求機組清潔、高效。根據業績報告,截至2017年底,華電國際60萬千瓦及以上的裝機比例達到51%,30萬千瓦及以下機組絕大多數完成供熱改造,87台需要進行超低排放改造的機組已改造完成82台。華能國際煤電機組全部實現超低排放,60萬千瓦以上機組超過50%,包括14台百萬千瓦級超超臨界機組。國電電力6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占比61.5%,超低排放改造完成71.56%。大唐發電超低排放改造完成95.1%。中國電力19台煤電機組均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在已有的外部壓力下,發電企業為了達到政策要求、履行市場電量,在機組安全、能效、環保等方面還要繼續自我加壓。 國電電力在上述地區乃至全國範圍內的競爭力與影響力將得到加強。根據中國神華2017年業績報告,該公司2017年發電業務利潤同比減少36.7%,低於上述五家上市公司,煤電一體化運作在煤電互保方面的優勢較為明顯。而隨著神華集團與國電集團合併,國電電力與中國神華火電業務進一步整合,這項優勢也將逐漸在國電電力未來的經營情況得到體現。國電電力憑藉較高的清潔能源裝機占比,近年來經營情況好於體量相近的華電國際與大唐發電,2017年淨利潤在五家公司中居第一位。上述合資公司的成立,讓國電電力在控股裝機容量上大幅提高,在市場規模上得以縮小與華能國際的差距,此外,資產整合後的協同效應,將使其資產在盈利能力方面的優勢進一步擴大。夾縫中持續轉型2017年,尤其是年底供暖季期間的高煤價,對五大上市公司經營造成巨大衝擊。各分析機構紛紛寄望於煤電聯動與煤價下跌,能拉動各公司火電業績的復蘇。4月19日,國家發改委發佈了《關於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有關事項的通知》,調整用電價格的同時,並未提及燃煤發電上網標杆電價的調整,繼2017年初“由於未達到聯動要求暫不調整”後,上調上網電價的期望或將再次落空。而電煤價格雖在今年一季度明顯回落,但整體仍處於高位,中電聯相關負責人則認為,煤炭價格的下行僅是階段性、季節性現象,日前進口煤政策的再度收緊,也將限制煤價下跌空間。另一方面,能效、環保等政策要求趨嚴,市場電量占比不斷提升,火電盈利空間承受多方擠壓。2017年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發佈,電力行業率先進入碳交易市場。碳排放作為化石能源的“原罪”,目前仍缺乏真正經濟實用的控制手段,現階段想要通過電力行業實現減排目標,只能繼續在成本上施壓,火電行業經營壓力又將加大。提高清潔能源占比的同時,各上市公司持續做強火電主業,力求機組清潔、高效。根據業績報告,截至2017年底,華電國際60萬千瓦及以上的裝機比例達到51%,30萬千瓦及以下機組絕大多數完成供熱改造,87台需要進行超低排放改造的機組已改造完成82台。華能國際煤電機組全部實現超低排放,60萬千瓦以上機組超過50%,包括14台百萬千瓦級超超臨界機組。國電電力6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占比61.5%,超低排放改造完成71.56%。大唐發電超低排放改造完成95.1%。中國電力19台煤電機組均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在已有的外部壓力下,發電企業為了達到政策要求、履行市場電量,在機組安全、能效、環保等方面還要繼續自我加壓。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