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過眼雲煙,曇花往事,那只是一種淡淡的記憶

在時間的隧道中, 爬行在情感交織藤蔓中的飲食男女, 穿行在數不清, 言不盡的曖昧目光中, 被釀成如酒的風情。 心翻花爛漫, 沸騰若愛情真正來臨。 一次一次這樣的經歷, 仿佛這世界真的充滿了愛。 陶醉, 往往在玫瑰夢游的月光裡, 嫣然盛。 不覺中, 春雨, 隨風而至。 吹落的花瓣撒了一地, 玫瑰花瓣也一樣飄零, 一樣落寞。

此時, 小麗正落寞在自己座駕的方向盤上, 因為找不准方向, 就來搔擾我。 她總是在這樣的情緒中在電話裡跟我述說她的糾結。

她說, 她正陷入一個老男人火辣曖昧中。 我歎息道:這是你生命中第幾次遇見了。 她說自己也記不清了。

其實這樣的事常有,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可愛還是多情。 但這一次似乎真的認真了, 她對這個看上去並不起眼的老男人動心到無法自持。 我問, 是動心他的錢還是人?她說, 都有。 沒錢的男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女人心動的, 但有錢的就一定會。

小麗說過, 假如有個男人肯為她花20萬買輛車的話, 她就會愛上他。 我以為那個老男人一定給小麗買車了, 才會讓她這樣。 但這個判斷很快被她否定了。 她說, 他只是請她吃過飯, 是他若即若離的態度讓她不知所措。 她問:老男人表達愛都是這個樣子嗎?我問:什麼樣子?

她說, 用錐子般的目光打量你, 誇你美卻從不說愛。 我笑問, 準備送你車了嗎?她說, 沒這意思。 他是個小氣的人。 我說, 那你幹嘛搭理他。 她說, 不知為什麼, 他成了她意料之外的幻想。 她的心無時無刻不被這個男人牽扯著。 她茫然了, 我對她的茫然也感到茫然了。 但有一點我不茫然, 小麗此時, 正處於荷爾蒙旺盛期。

一個月之後, 再見到小麗時她表情平靜, 目光淡定。 當我問及那個老男人時, 她笑了, 說, 已成曇花往事, 還是家中的男人實用。 我逗她, 沒有車就沒有愛, 是吧。 她點頭又搖頭。 然後若有所思。 我猜想, 小麗此時心的平靜, 是因為荷爾蒙的平靜。

曖昧, 常常流竄於市井, 在男女之間閃回。 但真的只是曇花。 呈現的風情, 著實令人心動, 很快如過眼雲煙。 往事, 只是記憶, 很淡的記憶。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