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濟甯蒜苔價格遭遇史上冰點,7毛一斤!農民急哭了

昨天下午, 在魚台、豐縣、沛縣等蒜苔收購點, 筆者親自感受蒜苔價格遭遇“冰點”, 一位60多歲的大伯, 9斤蒜苔賣了6塊錢, 7毛錢一斤的價格, 再次突破今年價格的新低。 大伯手頭捏著乾癟的一張紙幣和一枚硬幣, 一籌莫展。 而去年同期, 雇人拔蒜台, 每斤的價格為一元每斤。

眼下正是蒜苔大量上市的時間, 經常到逛菜市場人們可能已察覺, 今年的蒜苔價格和往年相比, 低的令人咋舌。 然而, 以此為生的蒜農們, 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了。

據瞭解, 今年蒜苔下來後, 起初每斤在兩元三四, 接著就是一元四五, 到現在, 七八毛錢, 一路斷崖式的下跌,

讓農人們不知所措。 去年的高價蒜種, 遭遇冰點的價格, 依靠蒜地賺錢的願望, 化為泡影。 同時, 也為接下來大蒜的價格, 蒙上了厚厚的一層陰影。

任何事情發生, 都絕非偶然, 今年蒜台價格暴跌, 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就是種植面積擴大。

由於前幾年價格高行情相對理想, 一些從來不種植大蒜的地方, 也紛紛效法金鄉, 僅魚台、沛縣和豐縣等地, 今年的擴種面積有可能超過百分之三十。

這些先前全部種植小麥的田地, 無盡全部被蒜田所取代。 來自魚台唐馬的蒜農甄大娘說, 目前家裡共有6畝地, 前年, 家裡種了一畝半大蒜, 但在今年, 幾乎全部種上了, 像他這樣的家庭, 不在少數。

新蒜苔上市, 價格慘遭“攔腰斬”, 但是人工費卻不降反升, 聽隔壁嬸子說, 今年雇人拔蒜苔每斤超過了一元, 比去年價格還高。

有人說, 付出就有收穫, 但對農產品而言, 這句話顯得格外輕飄。

物以稀為貴, 收穫量大了, 供過於求, 蒜苔價格自然不會太高。

下午三點半, 筆者來到豐縣歡口鎮薛廟村, 看到一對老年夫妻正在院內捆綁蒜苔。

他們每人身邊放著一把紮帶。 兩個人一邊整理, 一邊把蒜苔一捆捆地用紮帶仔細地綁好。

我上前搭話, 妻子臉上帶著無奈地笑容說:“現在蒜苔的價格真讓人難以承受, 七八毛錢一斤還嫌東嫌西, 搞不好, 還要退回來!”

他們把蒜苔一根一根的梳理、拉直……

連根部也是碼得整整齊齊。

他們的做法, 哪是在面對七毛一斤的蒜苔啊, 感覺像是呵護一個剛剛睡著的嬰兒。

丈夫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毫無表情的說:“去年這個時候蒜苔還批到兩塊多呢!今年柴米油鹽都沒怎麼降價,蒜苔反倒這麼便宜了,每天早早的起床,功勞不去說,連“苦勞”也給抹殺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這幾把蒜苔,他們整理了二十分鐘。

然而,即使低至這樣的價格,夫妻倆個仍然認真地把地裡的蒜苔收回來,給那些他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蒜苔,一個最起碼的尊嚴。

夫妻兩個開著一輛電動三輪車,一同到田間勞動,一同收工回家,即使面對著再大的困境,也要維護他們自己最起碼的生活節奏。

每個蒜苔收購點,都擠滿了前來售賣的農人們。

這位大姐靜靜地等在那裡,表情茫然……

下午四點鐘,這位老大爺拉著滿滿的一車,這,也許是他和家人一整天的收穫,但這些,又能賣多少錢?

為了防止陽光暴曬,每戶人家都蓋上了一層遮陽的布料或蛇皮袋。

路上,像趕集一樣的“熱鬧”。

他們,用汗水收穫的,只是微薄的希望。

在鏡頭裡,這些畫面滿有詩意,但對真正在田間勞作的鄉人而言,卻是一件苦不堪言的差事。

你以為自己在外賺錢很難很難,但農民賺錢是難上加難;你以為在外生活很苦很苦,但農民幹活是苦上加苦。

他們忙活一整天的收入,也許不足你一包煙錢。

種蒜是件比較麻煩比較纏手的農作物,原以為會象去年那樣,一畝地有數千元的收入,但從眼前的實際來看,今年的境況不言而喻。

而我所在的城市,買蒜苔還要四塊多錢一斤。

而老家鄉村的他們,卻令人心寒的如此這般……

丈夫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毫無表情的說:“去年這個時候蒜苔還批到兩塊多呢!今年柴米油鹽都沒怎麼降價,蒜苔反倒這麼便宜了,每天早早的起床,功勞不去說,連“苦勞”也給抹殺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這幾把蒜苔,他們整理了二十分鐘。

然而,即使低至這樣的價格,夫妻倆個仍然認真地把地裡的蒜苔收回來,給那些他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蒜苔,一個最起碼的尊嚴。

夫妻兩個開著一輛電動三輪車,一同到田間勞動,一同收工回家,即使面對著再大的困境,也要維護他們自己最起碼的生活節奏。

每個蒜苔收購點,都擠滿了前來售賣的農人們。

這位大姐靜靜地等在那裡,表情茫然……

下午四點鐘,這位老大爺拉著滿滿的一車,這,也許是他和家人一整天的收穫,但這些,又能賣多少錢?

為了防止陽光暴曬,每戶人家都蓋上了一層遮陽的布料或蛇皮袋。

路上,像趕集一樣的“熱鬧”。

他們,用汗水收穫的,只是微薄的希望。

在鏡頭裡,這些畫面滿有詩意,但對真正在田間勞作的鄉人而言,卻是一件苦不堪言的差事。

你以為自己在外賺錢很難很難,但農民賺錢是難上加難;你以為在外生活很苦很苦,但農民幹活是苦上加苦。

他們忙活一整天的收入,也許不足你一包煙錢。

種蒜是件比較麻煩比較纏手的農作物,原以為會象去年那樣,一畝地有數千元的收入,但從眼前的實際來看,今年的境況不言而喻。

而我所在的城市,買蒜苔還要四塊多錢一斤。

而老家鄉村的他們,卻令人心寒的如此這般……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