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魯言拉理】全方位補足短板,系統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強調的不僅是‘小康’, 而且更重要的也是更難做到的是‘全面’。 ”全面小康是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全面發展的小康;是惠及全體人民的小康;是城鄉區域共同發展的小康。 要解決好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 必須牢牢抓住全面這一核心要求, 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五個方面系統地解決好發展的不平衡問題。

在經濟建設方面,

繼續貫徹新發展理念, 推動經濟發展品質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不斷做大做強實體經濟, 調整優化產業結構, 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 真正實現經濟更高品質、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 在政治建設方面, 繼續堅持党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 健全人民當家作主制度體系, 積極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 推進全面依法治國。 在文化建設方面, 聚焦文化發展品質不高, 意識形態領域鬥爭依然複雜等矛盾, 繼續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 堅定文化自信, 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 在社會建設方面, 繼續推進社會體制改革, 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
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在生態建設方面, 聚焦環境品質供給難以滿足需求等矛盾, 大力推進綠色發展, 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 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 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在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同時, 全面推進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 促進現代化建設各個環節、各個方面協調發展, 不能長的很長、短的很短。 ”這要求我們正視短板, 想方設法補齊短板, 實現全面發展、協調發展。

農村貧困人口脫貧是民生領域最突出的短板。 “天下順治在民富, 天下和靜在民樂。 ”5年來, 我國的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

貧困人口減少6800多萬, 易地扶貧搬遷830萬人, 貧困發生率由10.2%下降到3.1%。 2018年要再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000萬以上, 完成易地扶貧搬遷280萬人, 任務依然相當繁重。 一要加大精准脫貧力度, 保證現行標準下的脫貧品質。 在精准扶貧, 分類施策, 繼續實施“五個一批”工程的基礎上, 深入推進產業、教育、健康、生態扶貧, 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 分類施策的同時注重綜合性施策, 根據家庭和個人的致貧原因, 長短結合, 多管齊下, 確保穩定脫貧。 二要堅持大扶貧格局, 注重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 激發脫貧內生動力。 將扶貧開發與經濟社會發展、強化社會保障有機結合, 實現治標與治本的統一;將發展經濟與生活方式、社會結構的調整有機結合,
實現局部與全域的統一。 三要瞄準特定貧困群眾精准幫扶, 向深度貧困地區聚焦發力。 四要堅持科學扶貧, 攻堅期內脫貧不脫政策, 做到脫真貧、真脫貧。 五要堅持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 強化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責任制, 加強扶貧資金整合和績效管理。 六要推動市場化“造血”扶貧。 以中央企業資金為引導, 帶動社會資本投入, 對貧困地區具有特色和發展潛力的產業進行投資。 充分發揮央企扶貧基金等基金工具的放大效應, 組建基金聯盟並形成統一的央企扶貧品牌, 探索市場化的“造血”扶貧模式, 最大限度地幫扶貧困地區發展經濟。

公共服務高效化是補民生短板的重要途徑。 充足的公共服務供給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是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指標。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努力, 目前我國基礎性公共服務需求基本得到滿足;但保障性需求缺口日益凸顯, 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民眾的獲得感;發展性缺口隨著需求層次的提高也在不斷增加。 面對三個層次不同的供給任務, 新時期各級政府的政策重心與供給方式也要發生變化。 首先, 繼續堅持普惠性、保基本、均等化、可持續的發展方向, 進一步鞏固擴大基礎性公共服務供給數量與品質。 其次, 創新公共服務供給模式, 鼓勵社會資金進入養老、醫療等領域, 重點解決醫療、就業、養老、教育等保障性公共服務的缺口問題。 第三, 暢通需求表達機制, 提升政府對人民群眾公共服務需求的甄別能力和整合能力,
充分發揮政府、市場、社會的合力, 推動公共服務供給的個性化、社會化和智慧化, 前瞻性地滿足民眾不斷增長的發展性公共服務需求。

區域均衡發展問題是新時代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重大課題。 新中國成立69年來, 我國絕大部分地區實現了經濟跨越式發展。 但是, 由於地理環境較為惡劣, 基礎設施相對落後, 發展基礎較為薄弱, 部分農村尤其是一些西部地區、邊疆地區發展仍然滯後。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實施城鄉、區域協調發展戰略, 實現協調發展、均衡發展。 一方面要科學把握鄉村發展趨勢,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分類施策, 推動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與組織振興。 另一方面要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促進生產力佈局優化,重點實施三大戰略,支援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加快發展,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生活水準大體相當,逐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

(節選自《紅旗文稿》2018年第8期,原題:新時代解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基本路徑,作者系天津師範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教授)

另一方面要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促進生產力佈局優化,重點實施三大戰略,支援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加快發展,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生活水準大體相當,逐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

(節選自《紅旗文稿》2018年第8期,原題:新時代解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基本路徑,作者系天津師範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教授)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