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手術做到一半沒發現腫瘤,家屬索賠8萬……

腫瘤哪兒去了?

今天, 一則關於一位女子體檢查出腫瘤, 做了手術卻沒有找到腫瘤, 因此引發了與醫院之間糾紛的新聞, 被多家媒體轉載。

根據《成都商報》的報導:今年2月23日, 53歲的宜賓市民謝女士在宜賓市第三人民醫院體檢時, 腹部B超發現“盆腔內見大小約6.4cm*5.4cm混合性回聲塊影, 邊界較清, 由無回聲及團絮狀中強回聲組成”。

圖片來自成都商報用戶端

謝女士隨後被醫院以“畸胎瘤”收入婦產科治療, 科室討論意見認為:“盆腔包塊>5cm, 性質及來源不明, 有手術指征。 ”而患者病歷則顯示:“鑒別診斷為卵巢腫瘤, 良性可能較大, 不排除惡性腫瘤, 需進一步手術, 術後病檢鑒別。 ”

2月26日晚上8點左右, 謝女士被推進手術室, 但經過兩個小時左右後, 醫生卻出來告訴家屬沒有找到腫瘤, 但子宮有些偏大, 前後四次詢問家屬是否需要切除子宮, 最終家屬未同意切除子宮。

後來, 謝女士又在家屬陪同下到當地三甲醫院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就診,

得出結論為“無須治療, 定期複查即可。 ”雙方由此產生糾紛, 並在當地政府和衛生行政管理部門組織下進行調解, 起初醫院道歉之外, 願意賠償2萬元, 但謝女士一家沒有接受。

4月17日, 雙方又在宜賓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進行調解, “醫調委”組織醫學專家對醫療診療過程進行合議評估, 最後建議“醫院承擔全責”, 院方經過研究決定賠償患者誤工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費、精神撫慰費等共計5830元, 另退還交納的醫療費3182元。 但謝女士一家要求醫院一次性賠償8萬元, 雙方未能達成一致, 醫院建議走司法途徑。

圖片來自成都商報用戶端

腫瘤去哪了

那麼, 謝女士體檢B超所見的腫瘤到底去哪了呢?

原北京婦產醫院婦科主任醫師姜淑清告訴《醫學界》, 類似謝女士這樣的病例她們在臨床上也遇到過, 不過並沒有發展到上了手術臺才發現腫瘤沒了, 而是在複查中就排除了。

姜淑清醫生介紹, 出現這種情況一種可能是黃體囊腫, 另一種情況是輸卵管積水, 還有種情況可能是大便蓄積。 針對不同情況, 醫生會建議病人隔一段時間再來複查, 或者在排空大便後再查。

從姜淑清醫生的介紹中可以總結為兩個要點:

一是要對病人進行至少兩次檢查, 如果是未絕經女性, 二次複查要在月經結束之後三天再查;

二是兩次檢查間隔時間不能太短, 在北京婦產醫院, 由於病人從門診到住院, 通常都需要半個月以上, 正好是一段很好的觀察時間。

姜淑清醫生還指出, 這種類型疾病, 通常通過醫生徒手檢查結合B超檢查就足夠了, 很少需要做CT。

但結合謝女士的經歷可以看出, 她從2月23日體檢到2月26日手術, 中間僅僅間隔了三天, 即使醫院進行了複查, 也不符合姜淑清醫生所說的“兩次檢查間隔時間不能太短。 ”而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得出的“無須治療, 定期複查即可”的結論則與姜淑清醫生所說相吻合。

至於醫院先後四次詢問謝女士家屬是否要切除子宮的做法, 姜淑清醫生認為, 子宮偏大完全不是切除子宮的適應症, 現在對於得了子宮肌瘤的患者, 醫生也都會努力為其保住子宮, 所以對醫院的這個做法她無法理解。

《醫學界》聯繫了宜賓市第三人民醫院, 想進一步瞭解更詳細資訊, 但該院宣傳科吳主任表示, 醫院已經此事移交區委宣傳部門, 想瞭解情況與區委宣傳部門聯繫。

賠償多少合適

宜賓市醫調委建議醫院全責, 醫院也未回避責任, 但雙方的分歧在於賠償多少。

而由於對賠償金額產生分歧, 醫院建議走司法途徑也合理合法, 根據《四川省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置暫行辦法》中第十九條:

公立醫療機構發生賠償額在二萬元以下的醫療糾紛,

可以通過雙方自行協商解決;賠償額過二萬元的糾紛, 原則上應當選擇人民調解、行政調解或司法訴訟途徑解決。

中國醫師協會維權委員會委員、北京市華衛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劉凱律師也表示, 醫院建議走司法途徑的答覆沒有錯, 中國的醫療糾紛之中沒有懲罰性賠償, 而患方提出的賠償金額往往多少帶有懲罰的意味。

此外, 劉凱律師還認為:“從技術層面講, 誤診應當被容忍, 如果不允許醫生誤診, 要求通過影像學檢查得出100%準確的診斷結論, 也不可能。 ”

將建13家市屬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