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風向變了嗎?最高層會議同時點名樓市、股市、債市、匯市

政治局會議中首次同時提到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5大市場。 更加穩定的資本市場有望獲得更高估值, 將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

萬眾矚目, 高層會議首次同時點名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五大市場。 機構認為, 資本市場有望吸引更多資金流入。

4月23日, 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 傳遞出多個重要信號。

當天召開的政治局會議要求, 做好下一步工作, 首先要全力打好“三大攻堅戰”,

同時要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 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 注重引導預期, 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 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

此次會議上專門提到“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 機構分析稱, 這是政治局會議中首次同時提到5大市場。 更加穩定的資本市場有望獲得更高估值, 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

注意新增4方面表述

證券時報“券商中國”分析認為, 當天召開的政治局會議, 與2月24日會議相比, 表述上出現變化, 增加的內容主要在四方面:

一是持續擴大內需

二是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 積極支援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發展

三是降低企業融資、用能和物流成本

四是要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

回顧2月24日會議, 則重點強調這幾方面內容:

一是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 要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 實施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

二是要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 深化基礎性關鍵領域改革, 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

三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推進區域協調發展戰略, 擴大消費和促進有效投資, 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 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準。

四是要全面加強政府自身建設, 堅持依憲施政、依法行政, 提高政府效能, 更好為人民服務。

新華社:會議傳遞經濟工作四大信號

下一步宏觀調控方向如何?高品質發展如何落地?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著力點是什麼?改革開放怎樣向深入推進?

新華社刊文指出, 會議釋放出當前經濟工作四大信號。

信號一:全力打好“三大攻堅戰”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

信號二:主動對表高品質發展要求支持各地探索有效途徑;

信號三: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

信號四:改革開放更加積極主動以改革深化消除風險隱患。

從博鼇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 到支持海南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逐步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 中國釋放深化改革開放的強烈信號。

機構解讀:史無前例, 五大市場同時提及

▇此次會議上專門提到“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 如是金融研究院管清友認為, 這是以往從來沒有的。

中泰證券李迅雷對此解讀稱,

更加穩定的資本市場有望獲得更高估值, 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 但對於樓市, 相關政策難以明顯轉向, 部分人口流出的三四線城市房價面臨較大壓力。

▇ 廣發宏觀郭磊認為, 貨幣政策雖難言轉向, 但基調已有微調。 華泰策略也認為, 與去年底的政治局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相比, 基調略有轉向。 管清友同樣認為, 貨幣財政基調看似沒變, 但實際上留了寬鬆的口子。

▇會議強調, 完成全年目標任務需要付出艱苦努力。 華泰策略認為, 貿易衝突對經濟的壓力已顯現。

▇ 時隔三年再提擴大內需, 而且會議兩處強調“內需”。 廣發宏觀郭磊認為, 這表明在貿易摩擦大背景下, 內需已被視為經濟的壓艙石。 中泰證券李迅雷同樣認為,

中央對短期經濟穩定的重視程度明顯提升。

機構具體觀點如下:

【李迅雷:擴大內需是當下必然選擇】

1、時隔三年再迎擴大內需。 2014年12月, 中央政治局會議曾提出“釋放內需潛力”, 從2015年開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今, 歷次政治局會議文件均表述為“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適度擴大總需求”, 我們認為, 近三年中央是在容忍經濟波動的背景下, 加大結構調整和改革的力度。 “本次會議”則提出“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 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 或表明中央對短期經濟穩定的重視程度明顯提升, 特別是“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等表述, 或表明防止經濟短期大幅波動成為重要考量。

2、擴大內需是當下必然選擇。 2017年GDP增速為6.9%, 其中, 內需貢獻了6.3%, 淨出口獻了0.6%, 內需對GDP的貢獻較2016年大幅下滑了1個百分點。 2018年一季度淨出口大幅度波動, 對GDP的貢獻率較2017年底大幅度滑落。 我們認為, 當前中美經貿摩擦擴大到全面貿易戰的可能性較低, 但短期對關鍵領域的打擊, 仍有可能對中國淨出口產生影響, 外需存在波動加大的可能。 在此背景下, 擴大內需也成為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的必然抓手。

3、如何理解“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 結構調整是長期任務, 擴大內需是短期應對。 當前的擴大內需會圍繞結構調整展開, 特別是“要主動同高品質發展的要求對表, 對得上的加緊推, 對不上的及時改”等表述, 表明擴大內需不會重複以往的“大水漫灌”, 而是會選擇“精准滴灌”。因此,擴大內需也有望顯現結構性特徵,重點或在於擴大製造業投資、提振消費,以及減輕企業負擔和增加居民收入。在此背景下,針對性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以及結構性減稅措施有望相繼出臺。

4、擴大內需有望穩定預期。現階段持續擴大內需,主動平滑經濟短期波動,有望形成相對穩定的經濟預期。特別值得關注的是,“本次會議”明確提出“要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及時跟進監督,消除隱患”。我們認為,更加穩定的資本市場有望獲得更高估值,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為改革開放40周年創造良好氛圍。與此同時,樓市相關政策難以明顯轉向,伴隨著房地產相關稅收法規的出臺,部分人口流出的三四線城市房價面臨較大壓力。

【廣發宏觀郭磊:貨幣政策基調已有微調】

第一,會議同時肯定了一季度經濟的“穩定性”和“協調性”,Q1增速實際上錨定全年增速區間。

第二,會議兩處強調“內需”,表明在貿易摩擦大背景下,內需已被視為經濟的壓艙石。

第三,會議強調貨幣政策要“注重引導預期”,“把調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顯示貨幣政策雖難言轉向,但基調已有微調。

第四,會議強調“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如我們前期所述,推動工程師紅利是推動產業升級、維護產業安全的核心路徑。

第五,會議沒有直接提去杠杆,而強調的是防風險,關於防風險部分的基調亦更為積極穩妥,對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的界定是“健康發展“和”消除隱患”。

第六,我們可以將會議精神總結為16個字,即“穩定經濟、擴大內需、深化改革、防範風險”。

第七,在確認了Q1增長資料、貨幣政策面對社融的姿態後,前期的兩個擔憂被證偽。此次政治局層面的政策定調進一步落地,宏觀基本面環比趨於清晰。

【管清友:貨幣財政基調看似沒變,但實際上留了寬鬆的口子】

會議公告一如既往的簡短,但其中還是有很多信號值得關注:

第一,不擔心擠水分、擠泡沫造成的經濟下行。對一季度經濟指標的描述是“總體穩定”,和去年“增長和效益回升”有區別,但依然用了“穩中向好”這個定性,還是有點超預期的。因為增長和效益確實都在明顯的向下,不要只盯著一季度6.8%的實際增速,名義GDP增速已經從11.2%掉到10.2%了,而去年一季度是從7.9%反彈到11.7%。這種定調只能說明,中央並不擔心名義GDP的下行,這和擠水分、擠泡沫有關係,甚至是中央樂見的“好事”,這很重要。

第二,貨幣財政基調看似沒變,但實際上留了寬鬆的口子。“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這兩句和去年沒變化,但看貨幣財政政策關鍵不是看這兩句,要看後面幾句。上次後面跟的是“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這次跟的是“注重引導預期,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很明顯,上次要管住閘門,偏緊,這次要擴大內需,偏松。今年經濟下行的壓力是客觀存在的,適度微調是大概率事件,這次降准就是一個信號,雖然是對沖性的,沒有全面降准力度那麼大,但任何寬鬆都不是一步完成的,看清方向最重要。

第三,對總量指標繼續淡化,以後要多看結構指標。總量上一筆帶過,重點強調結構改善,用了兩個較好,一是協調性較好,二是協同性較好,這似乎是在回應一季度外界對各種分項指標與總體指標不吻合的質疑。確實,我們現在看經濟指標的邏輯框架需要變革。工業與服務業的結構調整可能導致工業增加值資料失靈,內外需結構的變化可能導致出口資料失靈,投資消費的結構調整可能導致固定資產投資資料失靈。

第四,頂層領導機制的變化越來越清晰,執行力將明顯增強。今年之所以把三中全會提前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趕緊把機構和人事的問題搞定,這樣才有條件搞改革。一季度,除了國務院的機構改革,黨的機構也做出了適應性的大調整。一系列領導小組改組為委員會,尤其是中央財經委員會非常重要,這次特別進行了回顧。党管經濟,機制越來越常態化、規範化,執行力可能會明顯增強。

第五,強調博鼇亞洲論壇和海南的開放,對全域是一個強烈的改革開放信號。博鼇是一個視窗,海南是一個前站,中央這次給予史無前例的高規格為的不只是海南,而是以此為契機,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值得注意的是,對海南的描述有一個小變化,之前習總書記在博鼇講的是“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這次會議直接簡化為“逐步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結合近期一些海南的政策來看,恐怕對海南的開放力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

第六,高品質發展需要新的“錨”,央行的金融業綜合統計只是開始,這些錨估計會陸續推出。頂層的目標已經從高速度增長轉向高品質發展,但支援這種目標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辦法”尚不健全,這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前提。如果錨都不准,方向肯定會有問題。這不是新事,各個部委都在做,最重要的就是央行的金融業綜合統計,有了統計、標準,才能真實的評價和考核,才能正確的決策。

第七,2018將成為核心技術紅利年。中美貿易戰不可怕,可怕的是金融戰和技術戰,這次中興事件給中國敲響了警鐘,中央空前重視。在核心元器件、核心基礎設施尤其是網路基礎設施上受制於人,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軟肋。最近中央連續開會,肯定會有大量的支援資金和政策出臺。但也必須認識到,這些技術和核武器不一樣,有客觀規律,需要時間和積累,舉國體制能否奏效打個問號,但不管怎樣,我們別無選擇。

第八,中央現在不只關注銀行和樓市,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視資本市場風險。專門提到“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點了五個市場的名字,這在之前從來沒有過。信貸是傳統的銀行風險,樓市是傳統的房地產風險,把股市、債市、匯市加進來是這幾年的是一個重要變化。主要是因為這幾個市場都暴露了大風險,2013年的錢荒和2016年的債災,2015年的股災,811之後外匯儲備蒸發一萬億,什麼市場一旦出現這樣的系統性風險,政策層是一定不會放過的。

【華泰策略:重點關注"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

“持續擴大內需”這一要求是2015年以來政治局會議上首次出現。“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這樣的表述更是首次出現。

與去年底的政治局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相比,基調略有轉向,從“調結構為主”轉向“調結構與擴內需”並行,反映貿易衝突對經濟的壓力已顯現。

雖然政策基調有一定的轉變,但鑒於日本教訓中國不會採取重新大幅刺激基建和地產的舉措,更多地是通過減稅和推動技改來穩定製造業投資,以及釋放消費的潛力。

貿易衝突進一步昭示了對長久期資產、研發支出投入的重要性,是買近期到買遠期的交易轉換的加持因素,而非阻礙因素。但短期內,前期緊信用預期下估值受壓制的地產、銀行板塊的估值或有一定修復。

【國信宏觀固收:調控局面在發生微調緩和】

本次會議公告稿有三處有別於前:

1、將調結構與擴內需相結合。以往的經濟工作會議中,更多強調的是調節結構,而本次會議稿則指出:“要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注重引導預期,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相比於前期,面對“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的形式,中國經濟調控不僅要調整經濟結構,還需要注重擴大內需。

2、再度提出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長久以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已經長期被淡化,在各次經濟工作會議中,更多以降低企業經濟成本為替代,而這種經濟成本更多集中在降低企業的用能、物流成本方面。例如在2017年底的政治局會議公告中,只提出了“降低用能、物流成本”。而本次會議公告,提出“降低企業融資、用能和物流成本”,我們整理了2011年以來的各次政治局關於經濟工作會議的公告稿,發現這次首次提出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措辭。

3、支持新興行業發展。“積極支援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發展”,在“當前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的背景下,中國更需要加強自身修煉,加強新興產、模式、業態的發展。

會議詳細內容

(Wind綜合新華社、證券時報、券商中國及多家機構研報)

而是會選擇“精准滴灌”。因此,擴大內需也有望顯現結構性特徵,重點或在於擴大製造業投資、提振消費,以及減輕企業負擔和增加居民收入。在此背景下,針對性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以及結構性減稅措施有望相繼出臺。

4、擴大內需有望穩定預期。現階段持續擴大內需,主動平滑經濟短期波動,有望形成相對穩定的經濟預期。特別值得關注的是,“本次會議”明確提出“要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及時跟進監督,消除隱患”。我們認為,更加穩定的資本市場有望獲得更高估值,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為改革開放40周年創造良好氛圍。與此同時,樓市相關政策難以明顯轉向,伴隨著房地產相關稅收法規的出臺,部分人口流出的三四線城市房價面臨較大壓力。

【廣發宏觀郭磊:貨幣政策基調已有微調】

第一,會議同時肯定了一季度經濟的“穩定性”和“協調性”,Q1增速實際上錨定全年增速區間。

第二,會議兩處強調“內需”,表明在貿易摩擦大背景下,內需已被視為經濟的壓艙石。

第三,會議強調貨幣政策要“注重引導預期”,“把調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顯示貨幣政策雖難言轉向,但基調已有微調。

第四,會議強調“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如我們前期所述,推動工程師紅利是推動產業升級、維護產業安全的核心路徑。

第五,會議沒有直接提去杠杆,而強調的是防風險,關於防風險部分的基調亦更為積極穩妥,對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的界定是“健康發展“和”消除隱患”。

第六,我們可以將會議精神總結為16個字,即“穩定經濟、擴大內需、深化改革、防範風險”。

第七,在確認了Q1增長資料、貨幣政策面對社融的姿態後,前期的兩個擔憂被證偽。此次政治局層面的政策定調進一步落地,宏觀基本面環比趨於清晰。

【管清友:貨幣財政基調看似沒變,但實際上留了寬鬆的口子】

會議公告一如既往的簡短,但其中還是有很多信號值得關注:

第一,不擔心擠水分、擠泡沫造成的經濟下行。對一季度經濟指標的描述是“總體穩定”,和去年“增長和效益回升”有區別,但依然用了“穩中向好”這個定性,還是有點超預期的。因為增長和效益確實都在明顯的向下,不要只盯著一季度6.8%的實際增速,名義GDP增速已經從11.2%掉到10.2%了,而去年一季度是從7.9%反彈到11.7%。這種定調只能說明,中央並不擔心名義GDP的下行,這和擠水分、擠泡沫有關係,甚至是中央樂見的“好事”,這很重要。

第二,貨幣財政基調看似沒變,但實際上留了寬鬆的口子。“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這兩句和去年沒變化,但看貨幣財政政策關鍵不是看這兩句,要看後面幾句。上次後面跟的是“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這次跟的是“注重引導預期,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很明顯,上次要管住閘門,偏緊,這次要擴大內需,偏松。今年經濟下行的壓力是客觀存在的,適度微調是大概率事件,這次降准就是一個信號,雖然是對沖性的,沒有全面降准力度那麼大,但任何寬鬆都不是一步完成的,看清方向最重要。

第三,對總量指標繼續淡化,以後要多看結構指標。總量上一筆帶過,重點強調結構改善,用了兩個較好,一是協調性較好,二是協同性較好,這似乎是在回應一季度外界對各種分項指標與總體指標不吻合的質疑。確實,我們現在看經濟指標的邏輯框架需要變革。工業與服務業的結構調整可能導致工業增加值資料失靈,內外需結構的變化可能導致出口資料失靈,投資消費的結構調整可能導致固定資產投資資料失靈。

第四,頂層領導機制的變化越來越清晰,執行力將明顯增強。今年之所以把三中全會提前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趕緊把機構和人事的問題搞定,這樣才有條件搞改革。一季度,除了國務院的機構改革,黨的機構也做出了適應性的大調整。一系列領導小組改組為委員會,尤其是中央財經委員會非常重要,這次特別進行了回顧。党管經濟,機制越來越常態化、規範化,執行力可能會明顯增強。

第五,強調博鼇亞洲論壇和海南的開放,對全域是一個強烈的改革開放信號。博鼇是一個視窗,海南是一個前站,中央這次給予史無前例的高規格為的不只是海南,而是以此為契機,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值得注意的是,對海南的描述有一個小變化,之前習總書記在博鼇講的是“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這次會議直接簡化為“逐步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結合近期一些海南的政策來看,恐怕對海南的開放力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

第六,高品質發展需要新的“錨”,央行的金融業綜合統計只是開始,這些錨估計會陸續推出。頂層的目標已經從高速度增長轉向高品質發展,但支援這種目標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辦法”尚不健全,這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前提。如果錨都不准,方向肯定會有問題。這不是新事,各個部委都在做,最重要的就是央行的金融業綜合統計,有了統計、標準,才能真實的評價和考核,才能正確的決策。

第七,2018將成為核心技術紅利年。中美貿易戰不可怕,可怕的是金融戰和技術戰,這次中興事件給中國敲響了警鐘,中央空前重視。在核心元器件、核心基礎設施尤其是網路基礎設施上受制於人,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軟肋。最近中央連續開會,肯定會有大量的支援資金和政策出臺。但也必須認識到,這些技術和核武器不一樣,有客觀規律,需要時間和積累,舉國體制能否奏效打個問號,但不管怎樣,我們別無選擇。

第八,中央現在不只關注銀行和樓市,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視資本市場風險。專門提到“推動信貸、股市、債市、匯市、樓市健康發展”,點了五個市場的名字,這在之前從來沒有過。信貸是傳統的銀行風險,樓市是傳統的房地產風險,把股市、債市、匯市加進來是這幾年的是一個重要變化。主要是因為這幾個市場都暴露了大風險,2013年的錢荒和2016年的債災,2015年的股災,811之後外匯儲備蒸發一萬億,什麼市場一旦出現這樣的系統性風險,政策層是一定不會放過的。

【華泰策略:重點關注"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

“持續擴大內需”這一要求是2015年以來政治局會議上首次出現。“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這樣的表述更是首次出現。

與去年底的政治局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相比,基調略有轉向,從“調結構為主”轉向“調結構與擴內需”並行,反映貿易衝突對經濟的壓力已顯現。

雖然政策基調有一定的轉變,但鑒於日本教訓中國不會採取重新大幅刺激基建和地產的舉措,更多地是通過減稅和推動技改來穩定製造業投資,以及釋放消費的潛力。

貿易衝突進一步昭示了對長久期資產、研發支出投入的重要性,是買近期到買遠期的交易轉換的加持因素,而非阻礙因素。但短期內,前期緊信用預期下估值受壓制的地產、銀行板塊的估值或有一定修復。

【國信宏觀固收:調控局面在發生微調緩和】

本次會議公告稿有三處有別於前:

1、將調結構與擴內需相結合。以往的經濟工作會議中,更多強調的是調節結構,而本次會議稿則指出:“要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注重引導預期,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相比於前期,面對“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的形式,中國經濟調控不僅要調整經濟結構,還需要注重擴大內需。

2、再度提出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長久以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已經長期被淡化,在各次經濟工作會議中,更多以降低企業經濟成本為替代,而這種經濟成本更多集中在降低企業的用能、物流成本方面。例如在2017年底的政治局會議公告中,只提出了“降低用能、物流成本”。而本次會議公告,提出“降低企業融資、用能和物流成本”,我們整理了2011年以來的各次政治局關於經濟工作會議的公告稿,發現這次首次提出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措辭。

3、支持新興行業發展。“積極支援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發展”,在“當前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複雜”的背景下,中國更需要加強自身修煉,加強新興產、模式、業態的發展。

會議詳細內容

(Wind綜合新華社、證券時報、券商中國及多家機構研報)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