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特朗普的“資本犯罪”會觸發下一場金融危機嗎?

目前全球債務水準已經高於金融危機前夕的峰值。 IMF最新資料顯示, 到2023年, 美國債務與GDP的比率預計將擴大至116.9%。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多次對市場就全球債務水準高企問題發出警告, 無論是IMF總裁拉加德在香港的演講、還是最新公佈的IMF“財政監測”(Fiscal Monitor)報告都指出, 目前全球債務水準已經高於金融危機前夕的峰值。

財政監測報告顯示, 全球債務已處於歷史高位, 2016年達到了創紀錄的164萬億美元的峰值, 相當於全球GDP的225%。

與2009年的高峰相比, 目前全球債務又增加了GDP的12%。

IMF指出, 過去十年裡, 私人和公共債務都大幅增加。 164萬億美元的全球債務中, 63%是非金融私人部門債務, 37%是公共部門債務。

IMF表示, 在全球債務的激增中, 公共債務起了重要作用, 這既是全球金融危機中經濟崩潰與政策反應的體現, 也反映了2014年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以及新興市場及低收入發展中國家支出快速增加的影響。

平均而言,

發達經濟體的債務已達到了GDP的106%, 這在二戰以來尚屬首次。 在新興市場和中等收入經濟體, 債務與GDP之比平均達到50%, 達到了20世紀80年代債務危機時的水準。

此外, 這些債務中有近一半是非優惠性的, 因此這些國家的利息負擔與稅收收入之比在過去10年翻了一番。 在所有的國家, 債務變動背後都存在著巨大的基本赤字——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基本赤字均創下了歷史新高。

金融危機風險凸顯

之所以高企的政府債務和赤字令人擔憂, 是因為政府債務高企的國家很容易受到全球金融環境突然收緊的影響, 當無法進入市場融資, 經濟活動也會受到威脅。

IMF警告稱, 經驗表明, 各國可能會受到公共債務與GDP之比出現意外巨大衝擊的影響,

這會使展期風險加劇。 值得注意的是, 巨額債務和赤字將限制政府的能力, 使其無法在經濟下滑時出臺有力的財政政策來支持經濟。

歷史經驗表明, 薄弱的財政狀況會加深經濟衰退程度並延長其持續時間(如金融危機之後的情況), 這是因為政府無力推出足夠的財政政策來支持經濟增長。

建立財政空間十分重要, 特別是在私人部門債務達到歷史高位且還在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尤其如此。 一些國家的私人債務過高, 可能面臨著出現急劇且成本高昂的去杠杆過程。

此前一次由高額債務帶來的“災難”至今仍觸目驚心, 十年前爆發于華爾街的金融危機又稱“次貸危機”, 其後續影響之一是幾乎席捲整個歐洲的債務危機。 而就在上周, 作為債主的歐盟和IMF本周還在開會討論是否延緩希臘債務, 並為此爭論不休。

IMF研究顯示, 經濟危機過後, 具備足夠財政和貨幣緩衝的國家產出下降幅度低於1%, 而無緩衝的國家下降幅度接近10%。 由此可見, 無論在私人領域還是公共領域的債務累積背後都暗藏巨大危機, 在經濟運行良好時期借貸問題或許並不凸顯, 但是一旦經濟下行將出現加深並延長困境的風險。

美國債務狀況糟糕度將趕超義大利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 本次IMF公佈的資料中, 美國的債務狀況令人震驚。 IMF最新資料顯示, 到2023年, 美國債務與GDP的比率預計將擴大至116.9%, 而義大利將縮小至116.6%;就財政負擔而言, 美國也將“領先”莫三比克和布隆迪。

IMF的報告再度引起人們對於美國債務問題的擔憂。 去年美國政府通過的減稅政策涉及1.5兆億美元, 3月美國政府又批准了1.3萬億美元的政府開支議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一年之後, 美國債務規模增長一萬多億, 美國全國債務規模首度超過21萬億美元大關。

The Daily Telegraph撰文將特朗普在經濟週期頂端施以過度的財政刺激形容為經濟中的“資本犯罪”, 報導指出, 特朗普的刺激政策其實缺乏負責任的目的, 因為總體需求並不欠缺, 產量的短缺也已經解決, 財政乘數目前小於一。 而最終的結果可能是IMF指出的“期限溢價突然降低, 風險溢價上升, 全球金融環境大幅縮緊。 ”

花旗銀行的經濟學家Willem Buiter警告稱, 假以時日, 市場開始質疑美國償付能力的致命時刻即將到來。

IMF的財政事務主管Gaspar表示, 美國是唯一一個沒有計劃減少債務的發達國家。 他認為, 美國的減稅政策將加劇美國的債務, 而目前美國政府的赤字已占全國收入的5%,債務占GDP的比例也在不斷攀升。

IMF敦促美國重新調整其財政政策,以使政府債務占DGP的比例能在中期有所下降。Gaspar表示,“我們敦促美國決策者在經濟活動已經加速的情況下,避免提供不必要的刺激經濟的順週期政策。”

全球經濟有三大當務之急

除了此次IMF公佈的研究報告,此前國際清算銀行也曾發表過類似的結論,數字甚至更為驚人。但二者異曲同工,都凸顯了金融危機後的零利率和量化寬鬆所滋生的借貸激增令全球經濟的各個角落都陷入了這一沼澤。

低息已經延續了一個時代,這令全世界對提升借貸成本都更為敏感。而一旦發生震動,財政緩衝這一武器已經彈藥告缺,軟弱無力。

此外則更為隱秘,事關全球美元債務。據統計,離岸美元債務自2000年以來已經翻了四倍,達16萬億美元。包括衍生品在內有30萬億美元。萬一再遭遇2008年那樣突然的追加保證金通知,美聯儲又在升息,美元流動性就會隨之枯竭。

IMF表示,市場不應被用於對沖大量美元貸款的貨幣交換市場目前平靜的表像所蒙蔽。交換市場在緊張時期並不具有可靠的後盾。銀行隨之將扮演市場壓力的放大器。融資壓力將使得銀行縮減對非美借貸者的美元借貸。最終,銀行可能會拖欠他們的美元債務。在這一過程中,美聯儲緊縮貨幣政策以及美元飆升可能會成為危機的引爆器。

IMF總裁拉加德指出,目前全球經濟有三大當務之急,其中之一就是防範財政和金融風險。拉加德表示,必須利用目前的機會之窗為應對未來挑戰做好準備。

對多數經濟體來說,它意味著減少政府赤字,鞏固財政框架,以及將公共債務推入逐步下降的軌道。此外,還要求提高匯率靈活性,以應對波動起伏的資本流動,尤其是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這些工作有助於降低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並縮短其持續時間。

此外,拉加德還表示,除了極為重要的宏觀經濟工具外,關鍵還在於通過增加企業和銀行業部門緩衝的方式,加強金融穩定性,尤其是在中國和印度等大型新興市場國家。這意味著在必要時減少企業債務,以及充實銀行資本並提高流動性。它還意味著落實各項政策以順應房地產市場的蓬勃發展。

最後IMF指出,更加重要的是,需要建立一個更為強大的全球金融安全網。所有這些政策行動結合在一起,可有助於維持當前的經濟回升態勢。

而目前美國政府的赤字已占全國收入的5%,債務占GDP的比例也在不斷攀升。

IMF敦促美國重新調整其財政政策,以使政府債務占DGP的比例能在中期有所下降。Gaspar表示,“我們敦促美國決策者在經濟活動已經加速的情況下,避免提供不必要的刺激經濟的順週期政策。”

全球經濟有三大當務之急

除了此次IMF公佈的研究報告,此前國際清算銀行也曾發表過類似的結論,數字甚至更為驚人。但二者異曲同工,都凸顯了金融危機後的零利率和量化寬鬆所滋生的借貸激增令全球經濟的各個角落都陷入了這一沼澤。

低息已經延續了一個時代,這令全世界對提升借貸成本都更為敏感。而一旦發生震動,財政緩衝這一武器已經彈藥告缺,軟弱無力。

此外則更為隱秘,事關全球美元債務。據統計,離岸美元債務自2000年以來已經翻了四倍,達16萬億美元。包括衍生品在內有30萬億美元。萬一再遭遇2008年那樣突然的追加保證金通知,美聯儲又在升息,美元流動性就會隨之枯竭。

IMF表示,市場不應被用於對沖大量美元貸款的貨幣交換市場目前平靜的表像所蒙蔽。交換市場在緊張時期並不具有可靠的後盾。銀行隨之將扮演市場壓力的放大器。融資壓力將使得銀行縮減對非美借貸者的美元借貸。最終,銀行可能會拖欠他們的美元債務。在這一過程中,美聯儲緊縮貨幣政策以及美元飆升可能會成為危機的引爆器。

IMF總裁拉加德指出,目前全球經濟有三大當務之急,其中之一就是防範財政和金融風險。拉加德表示,必須利用目前的機會之窗為應對未來挑戰做好準備。

對多數經濟體來說,它意味著減少政府赤字,鞏固財政框架,以及將公共債務推入逐步下降的軌道。此外,還要求提高匯率靈活性,以應對波動起伏的資本流動,尤其是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這些工作有助於降低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並縮短其持續時間。

此外,拉加德還表示,除了極為重要的宏觀經濟工具外,關鍵還在於通過增加企業和銀行業部門緩衝的方式,加強金融穩定性,尤其是在中國和印度等大型新興市場國家。這意味著在必要時減少企業債務,以及充實銀行資本並提高流動性。它還意味著落實各項政策以順應房地產市場的蓬勃發展。

最後IMF指出,更加重要的是,需要建立一個更為強大的全球金融安全網。所有這些政策行動結合在一起,可有助於維持當前的經濟回升態勢。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