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互聯網>正文

閆雲達辭個職都鬧得沸沸揚揚,這難道不是郭德綱自己作的嗎

文/馬慶雲

平地一聲雷。

4月23號晚上七點半, 德雲社雲字輩大師哥閆雲達宣佈辭職。 辭個職, 人之常情, 卻讓閆雲達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平臺上寫的像一個炸雷。 原文如下。

聲明:本人閆宗海即日起退出德雲社。 該還的還, 終究是自己名字寫著順手。

好嘛, 退出德雲社, 本不是什麼大事情。 德雲社作為一個註冊的文化傳播公司, 人員來去, 本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可這後邊緊跟著的一句, 就顯得太針對郭德綱了。 該還的還, 什麼意思?自己的名字寫著順手又是什麼意思?這一刀, 明擺著紮向郭德綱。

老郭前幾年鬧了一出收回雲字的鬧劇。 德雲社修家譜, 嚷嚷著把曹雲金與何雲偉等人的雲字收回去。 說是師傅給的名字, 既然不是德雲社弟子, 就應該把名字還回去。 何雲偉這邊倒是痛快, 在參加某電視臺節目的時候, 直接把自己名字標注成何偉了, 不靠雲字吃飯。 曹雲金也不含糊,

直接拿收名字砸掛郭德綱, 說自己要是愛新覺羅什麼什麼的, 就不怕收名字了, 反正字多。

這次閆雲達作為雲字輩的大師哥, 宣佈退出德雲社, 多少讓人唏噓。 郭德綱剛剛擺平曹雲金的砸掛, 這又立馬後院起火, 而且起火的是大師哥, 多少讓人覺得, 老郭難道真的是人品有問題嗎?

我素來主張, 出了事情, 少論人品, 多講事由。 對於閆雲達來講, 眼看著出走的曹雲金如今混的風生水起,

一邊說相聲, 一邊拍電影, 可謂是倒郭陣營相聲演員裡邊混的最為出色的了。 而何雲偉雖然相聲票不好賣, 但總能影視劇裡邊客串, 也算是餓不死的主兒了, 比不少需要靠代言藥品的相聲演員強百倍。

德雲社未出走的演員裡邊。 後起的嶽雲鵬最先紅了, 相聲說的萬人空巷, 拍電影, 也已經是客串片票房輕鬆過十億, 主演電影也能順利過億的人了。 可謂是市場含金量直逼郭德綱本尊。

師弟張雲雷吧, 雖然出道晚, 但架不住老郭真捧, 最近也是紅透了半邊天。 郭麒麟, 是老郭長子, 更是不用說。

馬上開播的《中國相聲人》, 郭德綱老師是主持人, 可謂是挑大樑的。 這麼好的平臺, 真應了老郭那句話, 想捧誰捧誰, 想讓誰紅誰就紅。 也正是這句話, 可能成為壓垮閆雲達的最後一根稻草。 郭德綱當年在綜藝節目上將想讓誰紅讓誰紅的時候, 沒考慮後果, 也許是一時氣話, 但架不住徒弟們當真啊。

出走的自然不在乎, 但在跟前的可都聽心裡邊去了。 那些沒紅的弟子們, 有的, 就不想自己能耐不行上想了, 反而開始想是不是師父不捧。 越這麼想, 矛盾衝突越大。 等於說, 郭德綱給自己挖了坑, 最後自己在裡邊打掉牙往肚子裡邊吞。

大師哥, 不出名, 哪裡說理去呢?也只能找口出狂言的師父要資源了, 想著被捧一捧。 一旦碰壁, 也就免不得說出該還的雲字還回去, 還是用自己的名字好了。 如此這些, 難道是徒弟們不講道理嗎?我看未必, 更多的, 應該是郭德綱老師給給自己挖了本不應該挖的大泥坑。

德雲社作為註冊的現代文化傳播公司, 應該嚴格按著現代的商業運行規則來辦事才是。 人員流動, 再正常不過, 不能人走了, 就出惡語。 若是真害怕徒弟繼續說相聲, 不如簽一份競業合同, 一旦辭職, 多少年內, 不能從事這個行業。 競業合同, 也是行內常見的事情。 可德雲社, 目前為止, 據我所知, 也沒有這份合同存在。

因為郭德綱愛面子, 又試圖拿著傳統的師徒關係去維繫。 這就是老郭的命門了。 傳統的師徒關係, 是建立在資源並不豐富的前提下的, 落地就那麼一片, 場子不大,人員不多,師父能給的也極其有限。現在市場經濟則不然了。師父擁有充沛的資源,能夠動用大量的電視臺、網路和院線資源了。師父一句話,確實比自己有多大本事都重要了。

這也就造成,徒弟們本身過分懶惰了,水準不行但又過分覬覦師父。而傳統師徒關係,在師父那裡,成為壓迫徒弟的一種精神工具。而在徒弟那裡,成了跟師父要飯的直接飯碗。最後搞得,兩邊都比較尷尬。但又因為已經有了曹雲金、何雲偉這樣的出走的人,郭德綱太害怕後院繼續起火了。

一個現代的文化公司運營,不依靠現代的經營管理方式,而還叫囂著古代的落後的師徒制度,一定會造成更多的徒弟不滿,造成更多的等待郭德綱陷落的大泥坑。而老郭方面,雖然一直宣導古代的師徒制度,但曹雲金確然拿出了老郭收徒時候的學費收據——收學費,又是現代的,還談什麼雙重標準呢?

這麼來看,還是奉勸郭德綱一句,少談點古代的師徒制度,多搞點現代的文化公司經營理念吧。不然,閆雲達之後,再後院起火,多骨諾米牌效應來了怎麼辦?公司現代起來,人員辭職,再正常不過,閆雲達之屬,想搞事情,好像也沒啥藉口可言吧。

場子不大,人員不多,師父能給的也極其有限。現在市場經濟則不然了。師父擁有充沛的資源,能夠動用大量的電視臺、網路和院線資源了。師父一句話,確實比自己有多大本事都重要了。

這也就造成,徒弟們本身過分懶惰了,水準不行但又過分覬覦師父。而傳統師徒關係,在師父那裡,成為壓迫徒弟的一種精神工具。而在徒弟那裡,成了跟師父要飯的直接飯碗。最後搞得,兩邊都比較尷尬。但又因為已經有了曹雲金、何雲偉這樣的出走的人,郭德綱太害怕後院繼續起火了。

一個現代的文化公司運營,不依靠現代的經營管理方式,而還叫囂著古代的落後的師徒制度,一定會造成更多的徒弟不滿,造成更多的等待郭德綱陷落的大泥坑。而老郭方面,雖然一直宣導古代的師徒制度,但曹雲金確然拿出了老郭收徒時候的學費收據——收學費,又是現代的,還談什麼雙重標準呢?

這麼來看,還是奉勸郭德綱一句,少談點古代的師徒制度,多搞點現代的文化公司經營理念吧。不然,閆雲達之後,再後院起火,多骨諾米牌效應來了怎麼辦?公司現代起來,人員辭職,再正常不過,閆雲達之屬,想搞事情,好像也沒啥藉口可言吧。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