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時尚>正文

恐怖故事:鬼夢一生

一, 古代

又做那個夢了。 大紅的花轎, 大紅花的嫁衣, 大紅色的鞋子。 一個女人面對著一面銅鏡, 細細的描寫自己的妝容, 細細的抿著紅紙, 給嘴唇染上紅色。 眼看著妝就要畫好了, 那個女人準備抬起頭, 看看鏡子裡的自己。 那個人是誰呢?那張臉——是她自己!

崔子姣又一次驚醒,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夢到這個夢了。 因為感覺太真實就像自己親身經歷, 或者正在經歷的一樣, 讓她覺得毛骨悚然。 睡在她旁邊的老公孫超也醒了,

起身抱住她, 問她:“怎麼了, 寶貝?”他們結婚已經七年了, 崔子姣也知道自己不再年輕了, 不過老公對她還是那麼好, 那麼親熱, 不僅僅別人羡慕, 自己也感動。

“沒事, 就是又做那個夢了, ”崔子姣說, 撓撓自己的頭髮, 拉著孫超躺下來, 然後閉上眼睛。 她努力的想要自己睡著, 不過她怎麼都睡不著了。

如果說那個夢是自己的前世, 那麼新郎會是誰呢?因為她是新娘, 所以一定會有一個新郎。 會不會是孫超呢?他們結婚之前, 家裡的長輩因為迷信, 曾經請人給他們算過命。 結果, 那個白頭發的道士搖搖腦袋, 說:“你們夫妻有前世姻緣, 一榮俱榮, 一損俱損, 切記。 ”不過, 孫超是不信這些的。 孫超在一個大公司上班, 平時就很忙, 接觸的也是那些時尚前衛的人,

如果被知道是信仰帶著迷信色彩, 一定會被嘲笑。

第二天, 孫超早早就出門了, 他還說, 自己不會回家過夜了, 最近公司要加班做一個大項目了。 崔子姣就是傳統的家庭女性, 孫超說什麼就是什麼, 她不會拒絕, 也不會懷疑。 不過, 今天的崔子姣卻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她要出門一趟, 找那個道士問問。

如果崔子姣沒有記錯, 道士擺攤的地方就在孫超公司不遠處。 說來也是奇怪了, 一個大公司旁邊龍蛇混雜, 什麼怪像都有。 本來她想讓孫超帶上自己, 不過想想孫超一定會拒絕, 還會生氣, 就打了出租跟在後面。

崔子姣跟計程車司機說:“師傅, 麻煩跟著前面的那輛車, 那是我老公。 ”計程車師傅雖然覺得奇怪,

但顧客就是上帝, 按照崔子姣的指示一直跟著。 不跟不知道, 這一跟, 就發現了問題。 孫超的車, 按理說應該是去公司的, 但是他曲曲折折的繞路, 並沒有去公司, 反而是去了最近在新建的郊區。

崔子姣安慰自己, 孫超一定是公司有事情才會到這邊來的。

最後, 孫超的車在一個新建的社區前面停了下來, 他輕輕鬆松的就進了社區, 而且還吹起了口哨, 看起來心情十分的好。 崔子姣偷偷的跟在後面, 這時候一個年輕女人從樓裡跑出來, 撲進了孫超的懷裡。 孫超順手就抱住女人, 還光明正大的親了一口。 女人臉紅了, 輕輕的捶打他的胸口, 嬌嗔說:“這大庭廣眾的, 讓人看到怎麼辦?”孫超看到女人害羞的樣子, 更加來勁了, 他又親了一口女人,

然後捏住了她的腰, 說:“怕什麼, 我家那個母老虎又不在。 ”

崔子姣聽到這話, 整個人都跟失了魂一樣。 如果單純是出軌, 或許她還沒有那麼難過。 但是, 自己在孫超的眼中, 不僅僅人老珠黃, 而且是一個母老虎啊。

崔子姣上了回去的計程車, 暗暗發誓一定要教訓一下孫超。

二, 夫妻

崔子姣沒有回家, 她去找了那個道士。 那個道士果然是有兩下子的, 他看到崔子姣一點兒也不吃驚。 雖然好幾年沒有見過面, 但是他還是記得崔子姣。

“夫人, 你現在信了我的話了?”道士還是那個樣子, 沒有比幾年前老, 也沒有變得年輕。 崔子姣那裡顧得了這樣的小細節, 一股腦就把孫超出軌的事情說了出來, 希望道士可以幫自己懲罰孫超。

不過道士搖搖頭, 說:“修行之人, 不做惡事, 萬事萬物都是有緣的。 夫人你之所以會發現他出軌, 正是證明你們命運相連啊。 ”

崔子姣聽懂了道士的言外之意, 從錢包裡掏出所有的現金, 擺到他的面前, 說:“大師, 既然如此, 我就請你幫我解夢。 ”崔子姣又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經常做的那個自己穿著紅嫁衣的夢告訴了道士。 這個夢激起了道士的興趣, 不過他依舊沒有動那些錢, 閉著眼睛念著什麼咒語, 最後說:“夫人, 貧道法術有限, 不能夠幫您解決。 不過, 夫人何不問問自己, 夢裡的新郎是誰呢?”

夢由心生, 崔子姣這點還是知道的。 如果這是這樣, 自己是不是控制夢裡的新郎呢?崔子姣立刻就明瞭了。

孫超這一離開, 不只是一天而已。 整整三天都沒有回家,

也沒有往家裡打電話。 他知道崔子姣不會過問, 他只要隨便的編一個理由, 就可以糊弄過去。 所以當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 崔子姣也照樣準備好了熱騰騰香噴噴的晚餐。 他心裡想, 外面的女人雖然好, 不過糟糠之妻更加的貼心。

正吃著飯呢, 崔子姣突然就說:“老公, 這三天很累吧。 要伺候那個女人, 我看她不是省油的燈啊……”孫超的筷子掉下桌子, 他明白崔子姣的意思, 不過還是想要解釋:“不是, 老婆, 我和她只是……”

崔子姣笑了, 她看起來很冷靜, 也很像不介意一樣, 說:“沒關係, 老公, 我會原諒你的, 就讓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永永遠遠的做一對夫妻。 ”孫超意識到事情不妙了, 伸手想拿自己的包, 可是覺得身體沒有力氣, 視線也模糊了……

刀……包裡有一把刀。

崔子姣拿出孫超放在公事包裡的拿把刀,她當然知道了,孫超為了跟那個女人在一起,甚至想把自己殺了。不過沒關係,她不會丟下孫超一個人的。

崔子姣把孫超脫到臥室裡,幫他換上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男士中式婚禮服。復古的袍子,襯得他那張經過歲月洗禮的臉更加帥氣了。崔子姣也換上了衣服,然後閉上了眼睛。

她又做那個夢了。

夢裡的新郎,就是孫超。

幾天後,鄰居發現了因為食物中毒而死亡的兩夫妻,報上還特地刊登,希望廣大市民引以為戒,注意飲食安全。

只有夢裡的崔子姣知道,她是故意的。

視線也模糊了……

刀……包裡有一把刀。

崔子姣拿出孫超放在公事包裡的拿把刀,她當然知道了,孫超為了跟那個女人在一起,甚至想把自己殺了。不過沒關係,她不會丟下孫超一個人的。

崔子姣把孫超脫到臥室裡,幫他換上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男士中式婚禮服。復古的袍子,襯得他那張經過歲月洗禮的臉更加帥氣了。崔子姣也換上了衣服,然後閉上了眼睛。

她又做那個夢了。

夢裡的新郎,就是孫超。

幾天後,鄰居發現了因為食物中毒而死亡的兩夫妻,報上還特地刊登,希望廣大市民引以為戒,注意飲食安全。

只有夢裡的崔子姣知道,她是故意的。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